第九百六十七章 放愛一條生路

第九百六十七章 放愛一條生路

「他都同意離婚了,你得趕緊打起精神來好去辦理手續。」周眉提醒著雲箏。

雲箏抬起紅腫的雙眼看向她,神色間有幾分詫異:「你都不勸我再好好考慮一下嗎?」

從她最初跟江敬寒在一起,許多人就都覺得是她高攀了江敬寒。

江敬寒已經是聲名顯赫的精英律師,且經營著江城最有名的律所,那人又有一副好看的皮囊與身材,而她只是個大學生,並且那時她家道中落,有的只有年輕美色。

所有人都覺得是她主動接近江敬寒,是她看上了江敬寒的錢財,是她故意用年輕與美貌爬上了江敬寒的床成了江太太。

她經常不給江敬寒面子,經常跟江敬寒鬧,所有人都說她作,都說她不知好歹,身在福中不知福。

可誰又知道她從未想過要高攀江敬寒,從未想過會跟江敬寒在一起,在她眼裡,江敬寒無論年紀還是身份地位,都跟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而且她跟江敬寒結婚的時候,她一點都不愛江敬寒,如果不是因為她母親的治療需要高額的醫療費維持,她根本不可能跟江敬寒走到一起。

「你都以命相拼求離婚了,我還勸你幹什麼?」周眉輕聲這樣說了一句,雲箏心頭一暖,再次落下淚來。

當然她這次哭不是難過的哭,而是開心地哭,開心有人能理解她的決絕與慘烈了。

周眉在床邊坐下,抬手將雲箏攬入了自己懷裡,讓小姑娘靠在自己肩頭狠狠哭了一場。

今晚之前她完全不知道雲箏曾經遭遇的一切,她還以為雲箏就是一個被江敬寒寵著的無憂無慮的小女孩,卻不想她身上也背負著很多東西。

哭過一場之後雲箏的情緒徹底冷靜下來了,她抹了把眼淚對周眉說:「謝謝你安慰我,今晚剛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真的沒有力氣活下去了。」

周眉正色說:「愛也好,恨也好,好好活著,才能有未來。」

雲箏重重點了點頭。

是啊,好好活著才是最重要的事,那些她討厭的人還好好地活著呢,她怎麼能先倒下?

她要比她們活的更好,她要狠狠地報復他們,要讓他們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

「幹什麼?」外面傳來易慎之不悅的一聲。

隨後是年輕男孩的聲音響起:「我找雲箏,我是來給她送離婚協議的。」

「阮東銘,是你嗎?」屋內的雲箏聽到聲音后連忙這樣問了一句。

「是我。」外面男孩應了一聲。

「是你朋友?」周眉問向雲箏,雲箏點了點頭。

周眉於是起身去開了病房門,對在那兒攔著男孩的易慎之說:「這位是雲箏的朋友。」

然後她又對看起來長相斯文又俊朗的男孩說:「請進。」

易慎之不情不願地放人進去,他知道這個男孩,是雲箏的追求者,江敬寒提過好幾次,每次都咬牙切齒。

以前江敬寒吃醋雲箏跟年輕男孩走的近,他們都故意揶揄江敬寒,說他一把年紀了了跟年輕的小鮮肉比,沒有任何競爭力,還說他老牛吃嫩草跟雲箏有代溝。

可玩笑歸玩笑,如今在江敬寒跟雲箏鬧掰的時候這個小子來給雲箏送離婚協議,易慎之看這個叫阮東銘的男孩百般不順眼。

隨著那個叫阮東銘的男孩子進了病房,周眉也適時退了出來,她對病床上的雲箏說:「你們先聊。」

周眉覺得雲箏既然拜託這個阮東銘幫她重新弄了一份離婚協議,那兩人之間肯定也有要說的話,她不方便在旁邊聽。

她關上病房門出來之後易慎之說:「你怎麼不在裡面了?」

周眉說:「人家兩人是朋友,他們肯定有些不方便外人聽的話題需要聊,我在旁邊多不禮貌。」

易慎之哼道:「有什麼不禮貌的?那個臭小子追雲箏追好久了,你不在裡面待著,說不定他會趁人之危跟雲箏表白。」

易慎之擔心江敬寒會被人撬牆角,雲箏這個時候恨極了江敬寒,就怕別的男人這個時候趁機而入,踩著江敬寒上位。

周眉橫了他一眼:「看不出來你還挺關心江敬寒的?」

易慎之張了張嘴,最後也沒說什麼。

他能不擔心嗎?他們幾個都是彼此交過性命的兄弟,別看平日里大家整天互相吐槽揶揄,但正事上也絕對不會含糊。

周眉知道易慎之在擔心什麼,她淡淡地說:「雲箏年輕又漂亮,她身邊有追求者是正常的,江敬寒既然都決定放手了,早晚要面對這些。」

說起江敬寒放手簽了離婚協議這件事,易慎之也是心裡不好受。

「也不知道他是真放手了,還是想怎樣。」他低低跟周眉傾訴了一句。

周眉篤定地說:「按照我對他的了解,他的放手可能只是暫時的。」

就眼前的情況來看,江敬寒跟雲箏之間已是窮途末路,沒法繼續走下去了。

可也有句話叫做退一步海闊天空,周眉覺得江敬寒是那樣精明的人,不可能看不到這條路,痛快簽離婚協議,也是給他跟雲箏之間的愛放一條生路。

周眉只是接著易慎之的話這樣分析了一通江敬寒的心思,誰知易慎之卻頓時打翻了了醋罈子:「按照你對他的了解?你竟然對他這樣了解?」

不待周眉說什麼,他又很是氣憤地抗議道:「你對我恐怕都沒有這麼了解吧?」

周眉:「……」

他這是發什麼神經?怎麼什麼醋都吃?

江敬寒對雲箏偏執了這麼多年,斷定他是暫時放手又沒有多難,他有必要就認為她對江敬寒很了解嗎?

然而看著男人一副誓不罷休的態度,周眉想了想說:「我對你也很了解,想聽一聽嗎?」

「當然。」易慎之求之不得。

就見周眉朝他走近了一步,貼在他身邊輕聲說:「你這邊耳垂下有一顆痣……」

周眉說著抬手輕輕捏了一下男人的耳垂,易慎之渾身一僵,難以置信地垂眼看向了面前的女人。

她、她竟然這樣大膽,她這不是在說對他的了解,她這分明是在撩撥!

周眉也實在是沒辦法了,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要他閉嘴。

如果她跟他正經地聊對他的了解,只怕是聊不出個所以然來他不會罷休,她乾脆撩了撩男人,讓他昏頭昏腦的同時,也放棄對她的追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六十七章 放愛一條生路

84.01%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