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二章 揍到破相

第九百七十二章 揍到破相

他上一次喝成這樣,還是得知雲箏母親雲柔車禍重傷的時候。

雖然他的初心是好的,可造成了這樣慘烈的結果,他內疚又自責,尤其看到雲箏在醫院裡哭的撕心裂肺,他喝了一晚上的酒,讓酒精來麻醉自己。

也用了一晚上的時間來考慮,自己對雲箏到底是放手還是繼續得到。

最終他選擇了後者。

最終一切真相大白,所有的苦都是他自己釀成的,他只能咽下。

周眉看江敬寒這幅樣子,跟易慎之提議:「要不讓他去客房睡?」

易慎之還沒等說什麼,就聽江敬寒自己說:「不用了,我就在這兒躺著,順便聽聽你們怎麼罵我。」

傅廷遠沒好氣地說:「沒人罵你,罵你的話當初都罵過了,現在我們沒什麼好說的。」

他們幾個當初沒有一個人同意江敬寒繼續跟雲箏糾纏下去,真的是罵也罵過了,就差打了,如果可以的話,傅廷遠作為他們之中最年長的那一個,是真的很想揍他一頓將他揍醒的。

然而他們也知道,揍不醒,所以乾脆由著他了。

傅廷遠回了江敬寒一句之後,江敬寒沒再說什麼。

半晌之後他忽然問道:「她怎麼樣?」

這個她自然指的是雲箏。

俞恩說道:「早上我給她打過電話,她挺好的,還說……」

還說離婚協議給江敬寒送去了,俞恩不知道江敬寒臨出門之前有沒有收到,所以有些欲言又止。

江敬寒自己接話道:「還說離婚協議給我送去了?我收到了。」

俞恩跟傅廷遠幾人互相看了一眼,江敬寒自己又說:「我簽了字,讓那跑腿的又給她送回去了。」

「我約了她三天後去辦離婚手續。」

三天後雲箏才能出院,她的傷口縫了好幾針還要拆線。

索性當時她發了狠拿刀子朝她手腕割去的時候他撲過去阻攔了一下,她的傷口才沒有多深,不然傷到了手腕上的筋腱,可就不僅僅是傷口癒合的問題了。

一想到這些,江敬寒的胸口就又開始翻滾著疼痛,好似他一張口就能吐出血來。

他最後這句話猶如重磅炸彈,讓易慎之幾人無比震驚。

簽署離婚協議是一回事,真的辦理離婚手續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們都在擔心江敬寒平復一下情緒後會出爾反爾,更甚至拖著不辦離婚手續也是有可能的。

沒想到他竟然這樣痛快乾脆,直接就約好雲箏辦離婚手續了。

「三天後民政局上班嗎?」俞恩這樣問了一句。

「花錢找人。」江敬寒淡淡地回。

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錢辦不到的事情,她想要個解脫,他就給個痛快。

不過江敬寒隨即又自嘲地笑了一聲,這個世界上還真有錢辦不到的事,那就是雲箏的心,他無法撼動。

他掏出了自己的滿腔真情給她,他不惜重金為她,最終還是換來這樣的下場。

「既然都走到這一步了,就看開一些。」傅廷遠語重心長地勸了一句。

江敬寒從躺椅上起身走了過來,落座后他抬手自己從咖啡壺裡倒了一杯咖啡出來,語氣瀟洒:「我確實看開了,你們如果有合適的女人,記得介紹給我。」

周眉難以置信地看向了他。

昨晚她還很是篤定地對易慎之說,江敬寒的放手應該只是暫時的,或許等過段時間他跟雲箏都冷靜一下,兩人之間會有不同的結局。

結果現在江敬寒說給他介紹別的女人,周眉都有些懷疑自己的判斷了。

易慎之乾脆瞪著江敬寒罵道:「你又發什麼瘋?你真的打算放手了?」

江敬寒喝了口咖啡:「我不放手難道要繼續等她?等她回心轉意想起我的好?」

「不可能的,我們之間隔著她媽的車禍,沒戲了。」

「你們一個個的孩子都有了,我現在卻單身了,我不趕緊再找一個結婚生孩子,只怕是以後我的孩子要叫你們孩子叔叔了。」

江敬寒的話無比自嘲且諷刺,他說完之後嫌咖啡太苦,又拿過糖罐來一口氣給自己加了好幾塊糖。

見易慎之他們都不說話,他又勾唇笑了一下:「你們這是怎麼了?不是說忘掉一段感情的最好辦法就是開啟一段新感情嗎?我這也是在讓自己解脫。」

俞恩淡淡道:「我立刻給蘇凝打電話,讓她給你介紹幾位美女,她們娛樂圈裡都是漂亮的女明星,有很多都很迷你,做夢都想嫁給你。」

「只要你跟雲箏一辦好離婚證,保證你接著就可以領結婚證。」

江敬寒:「……」

傅廷遠為自家太太的機智而微笑,當即就力挺她:「蘇凝想必很愛做這樣的月老。」

江敬寒抿了抿唇,懶得再理會那夫妻倆。

他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他接起來之後就聽電話里的人說:「江先生,您讓我們盯的那個男人出現在醫院門口了。」

「直接打到他破相。」江敬寒毫不客氣地下達了命令。

掛斷電話后,他的臉上滿是寒氣。

易慎之蹙眉道:「你讓人打的不會是阮東銘吧?」

江敬寒神色幽冷:「我跟雲箏現在還沒離婚,他這是覬覦有夫之婦,難道不該打嗎?」

易慎之他們都沒再說什麼,江敬寒的話沒錯,阮東銘出現在醫院肯定是去探望雲箏,而雲箏現在跟江敬寒還是婚姻存續的狀態,阮東銘這樣殷勤確實不合適。

終究是年輕了一些,太沉不住氣了。

可雖然阮東銘的行為不道德,但江敬寒也不該直接讓人就揍阮東銘,他倒是先警告一下阮東銘啊。

然而江敬寒命令都已經下了,想必醫院那兒阮東銘這頓揍已經挨上了,他們阻止也來不及了。

易慎之心想阮東銘也是自找的,他都說了不要招惹江敬寒這個瘋子了,現在好了吧,大過年的被揍到破相,未來幾天阮東銘怕是沒法出門見人了。

當然,能做出這樣又損又狠的事來,也確實是江敬寒的風格。

不過易慎之想起剛剛江敬寒說的話來,忍不住就冷眼瞥向江敬寒:「不是都說放手了嗎,怎麼還這樣缺德讓人揍阮東銘?」

江敬寒神色如常:「還是那句話,婚還沒離呢。」

昨晚易慎之說阮東銘去醫院給雲箏送離婚協議,他就恨上阮東銘了,當即就找了人在醫院門口盯著,並且命令只要阮東銘一出現,就立刻揍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七十二章 揍到破相

84.97%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