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回頭草與嫩草

第九十八章 回頭草與嫩草

傅廷遠冷笑了一聲:「肚子疼?」

她這個借口還真是夠拙劣的。

周眉又替俞恩解釋道:「女人每個月的那幾天,真的挺難受的,我感覺她不像是說謊。」

電話里俞恩的聲音確實有氣無力,周眉也是女人,深知女人經期里的各種難受不適。

俞恩是肚子疼,她自己則是頭疼。

每次大姨媽到來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必定頭疼,不吃止疼葯熬不過去。

傅廷遠蹙眉,女人每個月的那幾天?

他以前怎麼不知道俞恩還有這個毛病?

俞恩跟他在一起的三年,除卻偶爾的感冒,他沒聽她說過什麼身體不適。

後來又想,他以前不知道的事情多著呢,索性改口道:「那就叫鍾文誠一起去。」

「好的。」周眉應了一聲,說到鍾文誠,她又連忙說,「昨晚我們一起吃飯的時候,俞恩說……鍾總跟她表白了。」

「什麼?」傅廷遠以為自己聽錯了,「表白?」

他雖然看出來鍾文誠對俞恩心思不一般,但他可沒想到鍾文誠竟然真的表白了。

周眉點頭:「俞恩說就是俞世群他們鬧到鐘鼎去的那天。」

「老牛吃嫩草,他不嫌臊得慌?」傅廷遠毫不客氣地毒舌了鍾文誠一通。

然後又嫌棄地說:「別叫他了,我自己去。」

他現在想到鍾文誠就煩,見面之後說不定他還能動手,所以最好別見面了。

周眉忍著笑說:「好的。」

周眉自然知道傅廷遠為什麼忽然改了主意不跟鍾文誠一起,肯定是被鍾文誠表白俞恩的事給氣到了。

俞恩確實是大姨媽到來肚子不舒服,但沒到下不來床的誇張地步,她是故意找了個借口,推脫跟傅廷遠同行。

不過她想了想還是給鍾文誠打了個電話,說了傅廷遠要去見容清堯的事。

俞恩不知道傅廷遠會不會邀請鍾文誠一起去,但是她覺得鍾文誠一起去的話會比較好。

因為最近她在寫劇本的過程中跟鍾文誠微信里討論了很多,鍾文誠也去的話,會更加深刻地將她劇本的內容講述給容清堯。

於是,半個小時之後,傅廷遠跟周眉在容清堯的工作室門外,見到了同樣趕來的鐘文誠。

傅廷遠的臉色當即就拉了下來,倒是鍾文誠,神色自若地說:「俞恩說傅總您要來見容清堯,這段時間她寫劇本的過程中我們每天都保持密切溝通和討論,所以我對劇本和劇情了解的更深刻一些,我們一致認為我也過來比較好。」

每天都保持密切溝通和討論?

他們一致認為?

傅廷遠冷冷看了鍾文誠一眼,臉色再次沉了幾分。

一句話都沒說,他率先邁步進了容清堯的辦公室,鍾文誠跟周眉點頭寒暄過後也隨後進入。

辦公室里,容清堯神色清雋地看著兩人,有些懷疑地問:「師兄,傅總,你們二位確定是合作夥伴的關係?」

鍾文誠跟容清堯畢業於同一所學校,只不過鍾文誠比容清堯要早幾年而已。

不怪容清堯這樣問,實在是傅廷遠跟鍾文誠之間的氣氛太詭異,根本不像是要合作製作一部電視劇的樣子,倒像是下一秒就能打起來的敵人似的。

確切地說,主要是傅廷遠個人情緒不對勁。

鍾文誠淡定從容得很,他差不多知道傅廷遠為什麼忽然這樣敵視他了,八成跟俞恩有關。

面對著容清堯的疑問,鍾文誠先開口接了話。

他將自己帶來的劇本梗概遞給了容清堯一份說:「傅總新婚將近,要處理的事情肯定很多,疲憊之下情緒不太好也可以理解。」

鍾文誠故意提傅廷遠跟沈瑤要結婚的事,故意給傅廷遠添堵。

容清堯微笑了一下:「傅總記得到時候發請帖。」

沈瑤前幾天頻繁出入婚紗店珠寶店,容清堯這樣接話也沒什麼不對。

傅廷遠心底一股濁氣湧上了上來,舌尖抵了抵后牙槽,他轉頭涼涼瞥向鍾文誠:「鍾總,老牛吃嫩草,不怕嚼不動?」

「還好,比起回頭草來,嫩草好吃多了。」鍾文誠也不是省油的燈,這句話可是真真很戳傅廷遠的心窩子了。

傅廷遠勾起唇角輕嗤了一聲,勉強壓住了要掀桌的衝動。

都說好馬不吃回頭草,他自己都鄙夷自己最近莫名其妙惦記著俞恩的行為了。

容清堯從兩人的三言兩語中已經大概分析出了兩人交惡的原因,大抵是為了女人。

紅顏禍水。

最終還是他主動提及《容妃傳》這個劇本的事情,這才將話題徹底轉移。

容清堯說:「微涼這個編劇我還挺欣賞她的,她之前編劇的那幾部劇,台詞挺有深度。」

容清堯對俞恩的稱讚,讓傅廷遠的心情好了幾分。

可下一秒他又眸色深邃地看向了容清堯,不會又多一個因為欣賞而對她有什麼想法的男人吧?

容清堯迎著傅廷遠的視線挑了挑眉,又繼續說:「既然是師兄你做導演的處女作,又是傅總的投資,我當然要接。」

容清堯又說:「不過我也想推薦一個演女二的演員。」

鍾文誠饒有興緻:「你想推薦誰?」

容清堯說了一個名字:「宋灼灼。」

鍾文誠蹙眉想了半天,最後說道:「沒聽過。」

容清堯笑了起來道:「一個十八線的小演員,不過潛力無限。我也不是要走後門,師兄你先找她試戲,如果不行的話就算了。」

鍾文誠點頭應了下來:「好的。」

他又看向一旁的傅廷遠,幽幽說道:「沒想到這個女二還挺搶手,剛剛傅總的未婚妻也給我打電話,說要試戲。」

鍾文誠又說:「傅總,沈瑤不是要隱退然後全心全意做傅太太了嗎?忽然又要出來拍戲,你們倆唱的這是哪一出?」

傅廷遠冷冷反問:「你哪只耳朵聽到我說她是我未婚妻了?」

容清堯優雅抿了一口咖啡,一副吃瓜群眾的姿態淡淡坐在那裡看戲。

鍾文誠攤了攤手:「這不是全江城的人都默認的事實嗎?」

傅廷遠呵了一聲:「全江城的人都默認,不代表我就認了。」

他說完之後又翩然起身跟容清堯告辭:「既然都談好了,那你就跟鍾總走合同吧,我先走了。」

然後便衣袖一揮,帶著周眉頭也不回走人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八章 回頭草與嫩草

8.51%
目錄
共115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