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地位最低

第九百九十章 地位最低

范璋接過了那張卡片,不過他只看了一眼就遞給了易慎之,然後淺笑道:「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雖然不像你們這樣身價不菲,但好歹也是小有名氣的畫家,住酒店的錢還是能負擔得起的。」

他在美術圈雖然有些格格不入,但經濟上也還算優渥富足。

每個人對藝術的欣賞都不一樣,他的畫也有很多人欣賞,且他的畫也價格不菲,他平時又沒有什麼太多花錢的地方,這麼多年下來也有不少財產。

以及他從早些年就開始理財,也跟著靠譜的朋友做過一下小小的投資,都賺的盆滿缽滿。

易慎之微微蹙眉,解釋道:「我並沒有看輕你的經濟能力的意思,我只是覺得你住在公寓會比住酒店方便。」

「聽說您廚藝很好,或許可以給我媽展示一下。」

易慎之又加了這樣一句。

天地良心,他絕對沒有輕視范璋的經濟能力的意思,他要是看不起范璋的話,根本就不會同意范璋再繼續接近他媽。

更甚至他提供自己的公寓讓范璋暫住,是為了讓范璋展示他的廚藝,等於間接在那兒促進兩人的感情升溫。

范璋自然也能感受到易慎之的心意,所以笑道:「我明白你的好意,我也知道錢不能代表一切,不過既然是追自己心愛的女人,我也要拿出我的誠意來。」

范璋都這樣說了,易慎之也不好再說什麼,收起了自己的那張名片來。

從這一點來看,范璋還算是個有原則的男人,不愧是他媽曾經欣賞心儀過的男人。

易慎之既然查了范璋,自然也就查了范璋的經濟能力,也了解范璋算是個隱形的富豪,雖然跟他的實力沒法比,但跟他媽相比的話,兩人算是旗鼓相當。

「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出發了。」范璋先說了這樣一句,兩人隨後起身離開。

而在兩人談話的過程中,那廂周眉則是陪著溫辛在買一些特產帶走,溫辛要送給那邊的朋友和工作夥伴,也算是一個正式的道別。

溫辛的神色看起來倒是沒有絲毫擔心,不怕易慎之跟范璋會談的不愉快。

她了解自己的兒子,雖然易慎之面對范璋的時候表情很是冷淡,但溫辛知道知道他不是個不懂事的人,既然他默認了范璋接近他,那代表他對范璋還算是滿意的。

至於范璋那裡……

溫辛不知道範璋會跟易慎之說什麼,但她可以肯定的是,范璋也不會跟易慎之起什麼衝突,這一點她是憑直覺斷定的。

年少時她心中的范璋就是個正直溫和的人,最近她又聽范璋說了他這些年在行業內的堅持,愈發可以肯定他依舊是那個內心溫良的男人。

范璋的人品沒有問題,她如今需要確認的則是他們兩人是否適合在一起,有時候兩個人在一起光有感情是不夠的,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地方的磨合。

不是有人說過嗎,愛是一回事,而婚姻又是另外一回事。

兩個人要在一起長長久久的生活,需要三觀等各方面的契合,更需要包容,她都這把年紀了再投入一段感情,她希望是能跟對方相處愉快的。

如果事事都合不到一起,總是吵架鬧彆扭,那她還不如一直單著。

等溫辛跟周眉兩人買好特產結賬出來的時候,易慎之跟范璋也走了過來,兩個男人一年輕一成熟,身上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但不可否認的是,兩人都很出眾。

連著跟易慎之上了好幾回熱搜,周眉如今已經習慣了跟易慎之在一起的時候被過度關注,易慎之走過來攬住她的腰時,她還算淡定。

反倒是溫辛不好意思了起來,她一直都沒有在公眾面前拋頭露面,還是不習慣被外界的眼光過多關注。

范璋跟易慎之一路走來吸引了機場大廳好多人的目光,待范璋在溫辛面前站定,主動幫溫辛拎手裡的特產時,溫辛很是不好意思地說了一聲:「謝謝。」

兩人之間並沒有確立任何關係,所以相處起來自然不像易慎之跟周眉那樣親密,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關係,但溫辛在別人的注視下也有些窘迫。

「時間不早了,我們該走了。」范璋察覺到溫辛的不自在,主動側了側身將溫辛擋在了自己的身體一側,一定程度上阻擋了許多探究的目光。

溫辛點了點頭,然後滿臉不舍地對周眉說:「我們先走了,你們回去的時候開車小心。」

周眉從易慎之的掌心裡走出來,上前給了溫辛一個大大的擁抱:「您可要趕緊處理完那邊的事,早點回來,我們都會想你的,還有小易。」

今天他們都沒敢帶孩子來送溫辛,怕小人兒捨不得溫辛會嚎啕大哭,於是將孩子留在家裡讓董姐帶了。

「我會的。」溫辛輕輕拍了拍周眉的肩,然後推好自己的行李箱就打算隨范璋一起離開,易慎之在一旁滿臉黑線。

所以他呢?

她老人家沒有任何跟他道別的話或者道別的擁抱?

她全程都看著周眉說的,眼裡根本沒他這個兒子。

范璋在一旁給了易慎之一個同情的眼神,很顯然人家婆媳倆的感情更深。

易慎之無奈,只好自己主動上前,給了自家美麗的母親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叮囑:「一路順風。」

「謝謝。」自家兒子抱過來,溫辛這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兒子,不顧她隨後就又板起臉來警告道,「你可別惹周眉生氣啊,我隨時會跟董姐打聽你的表現。」

易慎之:「……」

早知道他還不來這個擁抱了呢。

范璋跟周眉都低聲笑了起來,易慎之將笑的開心的女人摟進了自己懷裡哼道:「您放心好了,我現在在這個家一點地位都沒有,怎麼敢惹她生氣。」

「你能認清自己的地位就好,我們走了。」溫辛一點都沒替易慎之說話,范璋微笑著跟周眉和易慎之道別,隨後跟溫辛一起轉身過安檢去了。

等兩人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里,周眉喃喃地感慨:「我真的好捨不得啊。」

易慎之在一旁愈發心情鬱悶了,他過幾天要出個差,之前跟周眉提及的時候她一臉的平靜和理所當然,如今卻對著他媽的背影說捨不得……

他這待遇真是,一言難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九十章 地位最低

85.94%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