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他可不捨得死

第九百九十四章 他可不捨得死

男人的背景雖挺拔但卻透著無盡的蕭瑟與頹然,俞恩跟周眉互相對視了一眼,又各自無奈地搖了搖頭。

她們都是經歷過分分合合的人,深深明白愛情這回事有多傷人。

很顯然,江敬寒如今是肉眼可見被傷得很重的那一個。

聽傅廷遠跟易慎之說,過年這期間江敬寒幾乎沒出過門,終日自己待在家裡,倒也沒再喝酒,畢竟之前酗酒將自己喝進醫院裡了。

俞恩有些擔心江敬寒的身體,也怕他一個大男人不擅長自己做吃的,所以讓傅廷遠邀請江敬寒平日沒事到他們家去吃飯。

不過傅廷遠否決了俞恩的提議:「他的廚藝好著呢。」

俞恩很是驚訝:「他還會做飯?」

俞恩認識江敬寒雖然也算得上有好幾年了,但因為她之前跟傅廷遠的感情也很淡漠,所以跟江敬寒他們並不是很熟悉,完全不知道江敬寒還有一手好廚藝。

傅廷遠解釋:「當初剛跟雲箏結婚,雲箏整天變著花樣折磨他,讓他下廚做飯就是其中之一,原本江敬寒家裡有做飯的阿姨,廚藝也很不錯,但云箏就是故意折磨他,非要讓他親手做她才吃,不然就餓著。」

俞恩問:「所以江敬寒就為了雲箏專門學了做飯?整天下廚?」

「不然還能怎麼辦?他離了人家不能活。」傅廷遠想起當初江敬寒說他為了雲箏學做飯,只覺得他簡直瘋了,更是頗為恨鐵不成鋼地訓了江敬寒幾句,他為了討小姑娘歡心真是卑微到了極點。

如今,嗯,真香啊。

他不也為了能更好地照顧俞恩還有兩個孩子,生生將自己也修鍊成了大廚嗎?

想到這裡他又安慰俞恩:「不用擔心他,他可不想死,他能捨得丟下雲箏?」

江敬寒那人佔有慾那麼強,這輩子只要他還惦記著雲箏,只怕是不會捨得讓自己死掉,雲箏只能屬於他一個人。

「我給他打過電話,然後他給我發了一些照片,都是他自己在家做的美食,日子過的挺好,可能就是不愛出門而已。」

江敬寒跟雲箏離婚的事之前就有傳出來,一堆人都在笑話雲箏,說她小小年紀愛慕虛榮貪圖富貴,用身體和美色爬上了江敬寒的床,這樣的不擇手段果然不會長久。

還說如今她被江敬寒給踹了,就是她最好的報應。

這要是換做以前,輿論但凡有一絲對雲箏不好的傳聞,江敬寒都會第一時間找人給壓下去,不想讓雲箏看到那些不好聽的話。

但這次江敬寒沒讓人壓,不知道雲箏在國外能不能看到那些難聽的話。

江敬寒這段時間一直躲在家裡不出門,有一部分原因是獨自療傷,還有一部分原因應該是討厭那些媒體追問他離婚的事。

傅廷遠也沒跟俞恩說江敬寒給他發的美食照片,都是雲箏愛吃的菜。

他整天做人家雲箏愛吃的菜,不是自討苦吃?

傅廷遠都懶得多說江敬寒什麼了,他越是整天想著雲箏,越是放不下,往後日子還長著呢,雲箏在國外留學的這些日子,難道他要一直這樣自虐著?

醫院。

按照江敬寒以往強勢霸道的行事風格,哪怕他放手讓雲箏去了國外,也會派人將她給盯的死死的,可是這一次他沒有。

因為他知道一旦自己盯著她的事被她察覺到了,那他跟雲箏之間必然是徹底毀滅了,雲箏的性格極其逆反,得知他盯著她還不知道能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

再給他來一次割腕自殺,只怕是他先活不下去了。

所以江敬寒不敢讓人盯著,於是就只能每天自己對著她留下的物品獨自默默想念著。

她留在家裡的東西,除了他讓阿姨給她送去的那幾樣,其他的她什麼都沒回去收拾,他也就那樣一直留著了。

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壞事。

好事是他可以睹物思人,壞也壞在越是睹物思人越是覺得度日如年。

每一天每一秒,他都生活在這樣的煎熬中,想讓家政阿姨幫他把她的東西都清空,可又捨不得……

傅廷遠說他是在自虐,確實如此。

雲柔的病房一如既往地安靜、乾淨。

江敬寒將自己帶來的花一枝枝慢慢修剪好,然後再插在桌上的花瓶里,順便慢悠悠地跟雲柔聊著天:「想必您都知道了吧,您女兒都安頓好了。」

「她倒是過完情人節再走啊,結果現在留下我自己一個人,情人節還要面對傅廷遠易慎之他們的恩愛,多凄慘。」

「想當初我是我們四個中最早結婚的那一個,整天在他們幾個面前秀恩愛,沒想到如今輪到我羨慕他們了。」

江敬寒邊繼續插花邊嘆了口氣:「人真是種奇怪的生物,以前我沒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從來都不過這些節日,也不給誰過什麼生日。」

「可跟她在一起的這些年,大大小小的節日紀念日生日,我都記在心裡,都已經刻在骨子裡習慣了,現在可倒好,沒人過了。」

「您那個女兒啊,可真是夠會折磨人的。」

「剛跟我在一起的時候,因為對我沒什麼感情,甚至還有些煩,所以整天找我麻煩,一轉頭就是一個折磨我的招兒,一會兒讓我親手做飯給她吃,一會兒嫌我不過各種節日。」

「我想著她終究年紀小,我就依著她吧,我改。」

「我學會了做飯,只要沒事就一日三餐親手做給她吃,可她吃了沒多久就嫌了,整天待在學校吃食堂。」

「我將大大小小的各種紀念日都記住了,一到節日就給她製造浪漫和驚喜,禮物一送好幾個,她又嫌我太誇張,以後不准我再過什麼節日。」

「您說,她是不是真能折騰人?」

江敬寒邊這樣跟雲柔控訴著雲箏,邊將花都插好了。

他這才擦乾淨手走到雲柔床邊坐下,低聲說了一句:「情人節快樂,希望您能趕緊醒過來,說不定您到時候也會有人給您過情人節呢。」

江敬寒這話說的頗有幾分不著調,雲柔怕是要被他給氣的醒過來了。

雲柔這樣一個一把年紀且在病床上躺了好幾年的人了,他竟然調侃她以後能過情人節。

可這也是真實的江敬寒,也代表著他對雲柔的關心也很真。

江敬寒解釋了一句:「您也別覺得我這話說的不著調,易慎之的媽媽最近剛收穫了一份感情,雖然還不知道最後結果怎樣,但至少證明了愛情無關年紀,即便到了你們這個歲數,也依舊可以重新擁有愛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九十四章 他可不捨得死

86.89%
目錄
共114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