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一場空

第九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一場空

「怎麼可能!」阮東銘根本不相信江敬寒的話,甚至還覺得江敬寒卑鄙至極,竟然將責任推到他身上。

「你少在那兒血口噴人,雲箏跟我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因為我而放棄那所學校!」

江敬寒倒也不惱,兀自語氣幽幽道:「為什麼因為你放棄,你不知道?」

阮東銘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面色一僵。

雲箏是為了不連累他……

有過之前他被江敬寒找人揍的經歷,按照雲箏的性格斷然不會再連累他,所以她才會做出避開那所心儀大學的決定。

而她不想連累他,其實一定程度上也證明了雲箏不愛他,因為若是愛一個人,無論遭遇什麼,都會兩個人一起共進退。

想到這些,阮東銘的心情一時間五味雜陳,他極力掩飾著自己心底的慌亂,怒目瞪著江敬寒說道:「不管她最後選了哪所學校,總歸她是逃離了你身邊。」

說到這裡阮東銘又有些得意地大笑了起來:「江敬寒,你以為自己無所不能,以為自己有權有勢就可以強取豪奪,以為自己能得到她的心,如今不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四年了,她都沒有愛上你,你說你是不是個失敗者?」

阮東銘說到最後的時候笑的有些癲狂,甚至口不擇言了起來。

也不怪他憤怒成這樣,實在是當初痛失所愛的滋味太刻骨銘心。當初一入大學他便對雲箏一見鍾情,正好雲箏在組民樂團,而他正好會拉二胡,於是便趕緊搶著去加入。

好不容易有了在一起相處的機會,可沒多久雲箏家裡就出了事,再然後就是雲箏不得已嫁給了江敬寒,他得知消息后差點瘋掉。

他能感受到那個雲箏雲箏對他也有些好感,正想著兩人再培養一下感情就能正式交往,誰知雲箏卻迅速嫁了江敬寒。

他這輩子都咽不下江敬寒將雲箏搶走這口氣,還有這次雲箏選了英國那所學校的事,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江敬寒!

面對著阮東銘這番難聽的話,江敬寒臉上的笑容也沉了幾分,他冷冷道:「她愛不愛我,我不知道,但我可以斷定,她確實不愛你。」

不然她無論如何都應該抓住這次跟阮東銘在一起的機會,而不是寧肯換一所不太好的學校,也要避開阮東銘。

阮東銘被江敬寒這一句話給擊中了心裡的痛處,他失控之下揮拳朝江敬寒打了過去,他很久之前就想這樣做了,也只有這種方式才能讓他發泄心裡的怒氣。

只是阮東銘沒想到,江敬寒想對他動手也想了好久了,江敬寒也有一肚子的火氣要發泄。

阮東銘更沒想到江敬寒是個練家子,出手招招狠戾惡毒,他簡直苦不堪言,最後是經過的路人見兩人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了,不得已選擇了報警。

路人一開始以為兩人只是一言不合動起了手來,在一旁好意勸說了幾句,結果根本勸不聽,又一看江敬寒赤紅著眼想要弄出人命來了,趕緊報警了。

警察來了之後將兩人給拉開,阮東銘已經沒了力氣,直接倒在了地上。

江敬寒身上也掛了彩,男人唇角上滲著血,配上他陰沉沉的眼神,簡直跟從地獄里出來的惡魔一樣嚇人。

辦案警察倒是認識江城這位大名鼎鼎的律師,按理說律師最懂法了,不應該做出這種打架鬥毆的事情來,可眼下這位江大律師算是知法犯法了。

「先叫120,將人送醫院。」其中一位警察看到阮東銘倒在地上,怕他有什麼生命危險,趕緊這樣交代了一句。

「不用叫救護車,我要叫律師。」阮東銘艱難睜開眼這樣說了一句,「我要告他,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阮東銘也想了,這一次他不忍了,上次江敬寒找人揍了他,他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吞,這一次他要反擊。

江敬寒在江城最近可是風頭正盛,更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可若是這樣一個大人物還是個律師,知法犯法地毆打別人,大家還會找他或者他律所的律師來打官司嗎?

他要讓江敬寒聲名狼藉,哪怕不能撼動江敬寒商業帝國,也要讓江敬寒掉一層皮!

江敬寒聽到阮東銘的話,邊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帕來擦拭自己的雙手和臉上的鮮血,邊勾唇輕蔑地冷笑了一聲。

全江城最優秀的律師幾乎都在他的律所,阮東銘就算找了律師,難道還能打贏他不成?

倒也不是江敬寒用手裡的資源和權勢壓迫阮東銘,而是他認為阮東銘就該打,況且今日也不是他先出手的,他家門口還有旁邊鄰居家的監控都能拍到一切。

轉身將手裡的手帕丟進旁邊的垃圾桶,江敬寒重新返回后冷眼對阮東銘說:「我奉勸你一句,在你告我之前,先想一想今天是誰先動的手。」

阮東銘狠狠抿緊了自己的唇,江敬寒嗤笑:「你先挑釁,最後沒打過我,反倒要來告我?」

「那我可要看看你能不能告贏我了。」

江敬寒的語氣極其篤定,氣得阮東銘不顧臉上的傷口又吼了起來:「那上次呢,上次在醫院門口你讓人毆打我呢?」

江敬寒慢悠悠地回:「我再奉勸你一句,說話注意用詞,小心我告你誹謗。」

「你說我讓人毆打你?有證據嗎?沒有那就請你斟酌好你的用詞,要知道誹謗罪名說大也挺大。」

「江敬寒!」江敬寒口口聲聲給他講法,阮東銘簡直要被憋屈死了。

雖然醫院那次沒有證據證明是江敬寒指使的,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背後就是江敬寒,甚至連雲箏都默認了不是嗎?

阮東銘心裡這個恨啊,可江敬寒那人道行實在是高,三言兩語就讓他沒法再說什麼。

最後兩人被警察一起都帶去了警局錄口供,因為阮東銘死活不同意和解,要是兩人和解了,就各回各家了,可因為阮東銘不甘心就這樣放過江敬寒,於是兩人只能來了警局。

江敬寒全程很淡定,無條件配合警察的程序。

阮東銘給他爸打了個電話,讓他爸帶著律師來警局,電話里他爸聽說他被人打了心都要碎了,要知道阮東銘前幾天被打還沒徹底康復,這又被人打了,阮父能不心疼自己的寶貝兒子嗎?

所以他根本沒問阮東銘是跟誰打的架,就直接帶著律師來了警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離婚後前夫總是想追我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百九十六章 竹籃打水一場空

86.46%
目錄
共115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