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執念

第256章 執念

「我之前送了宛瑜一條手鏈,是我爸當年送我媽的信物。他如今老了,想留個念想,所以我來問問。」許景堯回答。

「你跟你爸的關係什麼時候這麼好?」江晞辰諷刺。

許家和江家一樣亂,尤其許父風流成性,是一位真正的海王。

當年隱瞞許母已婚的事,騙色后又丟棄,這才有了許景堯的出生。

孟宛瑜與他相識於微時,還是她死了之後,許景堯才去的m國認親。

許母一輩子孤苦,臨死都悔恨當年被騙,所以江晞辰知道,以他的性格應該很恨他的父親才對。

「戲總要做不是嗎?」許景堯也沒隱瞞。

他現在雖在KQ集團任職,但羽翼尚未完全豐滿,所以他在蟄伏。

他的事江晞辰也不感興趣,便喊:「王媽,去宛瑜房間找找。」

孟宛瑜死的時候,正是江氏奪權最激烈的時候。江晞辰須迅速做出反應,才不枉費她的犧牲。所以埋她時也很倉促,更沒有任何陪葬,所以她的東西都是後來收起來的。

江晞辰不願意想起這些,可孟宛瑜死前並沒有什麼朋友,許景堯算唯一的一個,雖然他接近孟宛瑜的目的不純(喜歡孟宛瑜),所以他也沒有拒絕。

「是。」王媽答應。

「我跟你一起去。」許景堯起身。

王媽看向江晞辰,見他沒有說什麼,便領著許景堯去了副樓。

兩人上了三樓之後,許景堯看到有兩個保鏢守在門口,眼裡露出疑惑,王媽卻並沒多提,只打開另一間房門,道:「宛瑜小姐的東西都在裡面。」

當然,孟宛瑜的房間其實並非單雲落住的那間,江晞辰怎麼會捨得她玷污孟宛瑜的東西,不過是嚇唬她罷了。

許景堯踏進房間,看著裡面熟悉的擺設,恍惚間好像回到了過去一般。彷彿孟宛瑜從未離開,一轉身就能看到她從外面走進來。

可當目光落在柜子上的黑白照片,下面還有香安供奉,卻一下子清醒過來,心也跟著一痛。

他虔誠先上了柱香,手摸著她的照片緬懷許久,才打開孟宛瑜的首飾盒。

她本就寄人籬下,生前首飾寥寥無幾,所以一眼便看到了那條手鏈。

「許先生,找到的話就請離開吧。」王媽催促。

許景堯將手鏈收進兜里,起身便往外走去。這時保鏢看守的屋裡又傳來一聲巨響,接著是女人驚恐的尖叫。

守在門口的保鏢察覺不妙打開門,單雲落瞅准機會跑了出來,正好與許景堯撞在一起。

「救我。」她揪著他的袖子懇求。

「宛瑜?」許景堯則是滿臉震驚。

單雲落掃了眼他身後的屋內,也終於反應過來,這才是孟宛瑜的房間。

「我不是孟宛瑜,我叫單雲落。」單雲落回答。

「那你在這兒做什麼?」許景堯皺著眉頭問。

她還沒有回答,兩個保鏢便上前來拎她。

「慢著。」許景堯將單雲落護在身後。

兩個保鏢拿不准他的身份,所以一時沒敢動手。

「許先生,您是客人,最好不要管我們江家的事。」王媽開口。

「既然碰到了,我還是想要管一管。」許景堯卻道。

王媽與保鏢沒有辦法,只能帶著他和單雲落回到主樓客廳。

「江總,許先生他……」接下來的話王媽沒有說完,只因為一切都明擺著。

「不給我解釋一下,這怎麼回事嗎?」許景堯先發制人。

「難道這不是你今天來的目的?」江晞辰反問。

許景堯皺眉:「江晞辰,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他戲本來就演的好,也讓人分不清真假。

「不知道也沒關係。」江晞辰看了眼單雲落。

此時她唯唯諾諾地站在許景堯身後,完全沒有當初威脅自己的樣子。不知是真的學乖,還是又在演戲,倒是與許景堯有的一拼。

「你不跟我解釋一下嗎?圈禁她做什麼?只因為她與宛瑜長的像?」許景堯問。

「許總誤會了。這位小姐姓單,單雲落,是她主動要求來我們江家養病的。傷口裂開了幾次,我們也是遵醫囑,才不讓她到處走的。」蘇瑾禾道。

「我已經好了。」單雲落插言。

「既然已經好了,那就請單小姐離開吧。」蘇瑾禾道。

「……」單雲落的意思是,她既然說是為了自己養病,病好她就可以自由活動了,她卻要趕自己走?

「江太太,你是不是忘了我手裡的東西?」他們這麼對她,就不怕她曝光嗎?

「你手裡如果有東西,這些日子還能這麼老實?」只有一個解釋,她知道東西的存在,卻沒有操控權。

單雲落臉色難看,印證了蘇瑾禾的猜測。

「單小姐在我家沒待夠?沒關係,但客人應該有個客人的樣子,你這樣到處亂走很沒禮貌,不如回房間去吧。」

蘇瑾禾說完,兩個保鏢上前。

單雲落想到自己之前過的日子,沒人交流,也沒法作為,倒是壓抑的遲早得精神病。

一下子跪在地上,拽著許景堯的袖子,懇求:「求求你救救我,我不想待在這裡。」

「單小姐,不住這兒自己走就行了,怎麼搞的我們不准你離開似的。」蘇瑾禾道。

單雲落沒回答,可憐巴巴地看著許景堯。

或許那張臉與孟宛瑜長的太像了吧,他動了惻隱之心,動手將她從地上攙起來,道:「別怕,跟我走。」

聽那口吻,好像以後都由他來安頓單雲落。

蘇瑾禾看了眼江晞辰,許景堯來的太巧合,又要帶走單雲落,這令他們不得不懷疑。

可若說他們是一夥的,這也做的太明顯了吧?

「許景堯。」江晞辰見他拉著單雲落就要走,喊了一聲。

「你要阻止我?」許景堯一臉防備,夾雜著不忿。

她本就虧欠孟宛瑜的,死後,就連與她上的一樣的人,都不曾得到善待。

「我只是提醒你,最好查查這女人之前是做什麼的,別沖昏了頭。」

他對孟宛瑜的執念,要比自己深,比自己瘋狂,也容易被人利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渣后我逆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渣后我逆襲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6章 執念

43.46%
目錄
共5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