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交換

第314章 交換

因為唯有疼痛,才能使他冷靜下來。可是這份感情在心裏愈久,便積蓄的越多,後來多到他的內心無法承載。

他說自己病了,這個形容非常貼切。

可這樣濃烈的感情,若是蘇瑾禾也愛着他,那必然會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偏偏蘇瑾禾不愛,她愛上的那個人是江晞辰,所以這份感情她註定也無法回應。

「唐元宋,我一直把你當成朋友,或者說是親人。」她無意傷害他,但也無法欺騙,這是對他感情的尊重。

「可我不想做你的親人!」他抓着她的雙臂,情緒激動。

蘇瑾禾蹙眉,道:「你弄疼我了。」

唐元宋這才安定些,連忙向她道歉:「對不起,瑾禾,我也不知道怎麼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沒關係的。」蘇瑾禾看着他,真誠地道:「我可以陪你去看醫生。」

她覺得這是心理病,經過醫生疏導,他心裏應該會好受一些。

「我不用看醫生。」唐元宋卻道。

「可病了就應該看醫生呀。」她像哄孩子一樣誘哄。

「醫生救不了我,只有你可以。」他抓着她的手,就像抓住救命的稻草。

蘇瑾禾覺得眼前的唐元宋很危險,她強迫自己冷靜,也忍着將手抽回的衝動,道:「唐元宋——」

「噓!」他食指壓唇,對她做出噤聲的動作,之後又道:

「我們找一個沒人認識我們的地方生活,你說好不好?」

不好!

可蘇瑾禾不願意刺激他,也不敢刺激他,所以選擇沉默。

唐元宋接着道:「你放心,你不願意的事情,我都不會強迫你。孩子生下來,我也會當成自己的,與你一起疼愛他長大。我們忘了江晞辰,重新開始。」

他的愛其實很簡單,根本不是佔據她的身體,所以從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把她怎麼樣。

只是就想這樣安靜地跟她待着,沒有別的男人打擾,能時時看到她,他就心滿意足。

可這是唐元宋心裏暢想的藍圖,並不是蘇瑾禾心裏的。

她的未來一半即便沒有江晞辰,她也從未想過唐元宋,更何況還是這種看似深情的強迫。

「唐元宋,你這不是愛,你偏執。」她道。

「怎麼不是愛?」對於他的否定,他又要激動。

她可知他日日夜夜都心痛的睡不着,然後還要假裝若無其事地去見她,做到這樣到底有多難嗎?

「愛不是這樣的,你根本不懂。」她覺得不能再這樣順從下去了,不然他只會在這偏執里越陷越深。

「那你告訴我,愛是什麼樣的?」他雖然在問,可那眼神明明在告訴她,他堅信自己對她的感情就是愛情。

「唐元宋,愛一個人是希望她幸福。你覺得限制一個人的自由,她會幸福嗎?」就像他現在對她這樣。

「可若她的選擇是錯的呢?」唐元宋反問。

「你怎麼知道她的選擇就是錯的?」蘇瑾禾並不贊同。

「江晞辰他欺騙你,他的爸爸甚至害死了你的爸爸,你還要跟他在一起,難道這是對的嗎?」唐元宋乾脆挑明。

他心裏清楚,蘇瑾禾的這番言論,就是想讓自己放她走而已。

可他要提醒她與江晞辰之間的恩恩怨怨,在他看來,自己是在拯救蘇瑾禾,她才是當局者迷。

「唐元宋,這是我跟江晞辰之間的事。」這話對她來說有些刺耳,但將他排除在外,於私心無關。

「你就是被他迷住了,殺父之仇都可以忽略。」枉他費盡心機讓她知道真相。

「他爸爸的作為,跟他有什麼關係?」

「如果沒有他爸爸的推卸責任,沒準現在的江氏早就倒了,哪還有他現在的呼風喚雨?你敢說沒有關係嗎?還有徐莉,當年她也是參與這一切的人,你爸爸媽媽在天之靈,看到你跟仇人的相處的這麼融洽,還孝順她,你覺得他們能安寧嗎?」

殺人誅心,他要往蘇瑾禾心底最深處去刺,只有讓她痛了,她才會幡然醒悟。

蘇瑾禾的確沒有想過這些,一時找不到話反駁。

唐元宋以為她被說服,重新將她抱進懷裏,語重心長地道:「瑾禾,我都是為了你好。」

蘇瑾禾用力果決地推開他,拉開兩人的距離。

雖然她現在心裏很亂,但有一點是堅定的,她不愛他,所以不想與他有任何情人之間的聯繫,哪怕只是表面的,更何況被控制。

唐元宋還想說什麼,身上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眉頭微蹙了下,還是快速出了門。

「爸?」他按了接通鍵喊著邊往樓下走。

「元宋,你還好嗎?」那頭傳來唐父焦急的問話。

「怎麼了?」唐元宋立刻察覺出不對,就連腳步也停下來。

因為父親商場沉浮多年,性子沉穩,極少會用這樣的口吻說話。

「沒事——」唐父的話沒說完,手機好像就被人猛然奪了過去,隨即話筒那頭甚至傳來一個女人驚恐的尖叫聲。

「媽?是你嗎?」唐元宋緊張地問。

那頭卻沒人回答,死寂一般的靜。

可越是這樣越讓人不安,因為話筒有可能被人捂住了,至於唐父、唐母的情況更不得而知。

時間過了大概兩分鐘后,才有個涼涼的聲音傳過來:「唐少?」

雖然聽着氣定神閑,卻夾雜着微微的喘息,就好像剛剛運動過,也可以說剛剛動手打過人。

「你是誰?把我父母怎麼樣了?」唐元宋咬牙問。

「唐少都不看新聞的嗎?唐氏破產了,可是欠了很多錢呢。」男人繼續開口,看着地上鼻青臉腫的唐家父母,又道:「他們居然想跑路,你說我能不能容忍?」

「江晞辰乾的?」唐元宋又問,幾乎是肯定。

唐家的生意極其穩定,若沒有人惡意針對,絕對破不了產。

「我不認識什麼江晞辰,只是受人之託,給唐少提個醒。」那人回答的滴水不漏。

「他想怎麼樣?」唐元宋問。

「他當然是想你把屬於他的人還回來。」男人回答。

「我如果不呢?」要他放開蘇瑾禾,根本不可能。

「那我們就只能先切下令堂的一根手指了。」男人看着地上瑟瑟發抖的女人道。

那輕描淡寫的口吻,就像屠夫殺豬宰羊般容易。

「你敢!」畢竟是自己的母親,唐元宋終動怒。

男人笑了:「我可是黑社會,別說切根手指,就是更惡劣的事都做的出來,你信不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渣后我逆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渣后我逆襲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4章 交換

53.31%
目錄
共5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