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喜歡就直說

第474章 喜歡就直說

四目相對,梁安陌內心其實非常忐忑,卻又必須故作鎮定。

慕少雋眼中則有意外一閃而逝,隨即道:「喲嗬,你們會所還提供上門服務呢?」

沒錯,他是故意的。

雖然心裡跟自己說與他無關,內心還是有一些莫名的憤怒,他也並未去深究。

可這話落在梁安陌耳朵里,無疑是侮辱。但又怪得了誰呢?誰讓她命如草芥。

梁安陌壓著心頭浮起的羞憤,假裝若無其事地上前。

慕少雋則下意識地退了一步,避免與她接觸。這樣明顯嫌棄的舉動,也無疑更加刺痛梁安陌的心,彷彿她是多麼骯髒的存在。

「放心,我沒有病。」梁安陌說著,並幫他將門帶上。

慕少雋皺眉,斥:「出去!」

「很抱歉,我不能。」梁安陌回答,然後逕自地走向客廳,這行為怎麼看怎麼有點強硬。

可誰又知道,對她來說今晚這關自己一定要過,無論對象是誰。

「強買強賣嗎?」慕少雋又故意刺激道。

聽到賣這個字的時候,梁安陌眼裡明明有傷,卻硬擠出一抹若無其事地笑來:「沒錯,我提前收費了。」

他把她當成那樣的女人也好,銀貨兩訖后,誰也不會成為誰的負擔。

慕少雋聞言,眼神卻變的更冷。或許他之前說這話,要的是她的解釋,哪怕是辯解呢?

可她做這種事被自己撞破之後,竟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不管誰花的錢,你回去告訴他,讓他自己慢慢享用。」慕少雋道。

這話真真句句都如刀子,刀刀都割在梁安陌的心上。

她垂在身側的手再次攥緊,安慰自己從小再難聽的話都聽過,這根本不算什麼。

見他卧室沒關,便繼續往裡走。

當然,並沒有進門,就被慕少雋用力關上,他倚在門板上,道:「我有潔癖。別人用過的,他可不用。」

「我沒有……」她著急辯駁,說到一半又停下來,這種事還真是難以啟齒。

「補張膜也花不了多少錢,是吧?」也不怕風大閃了她的舌頭。

梁安陌攥著裙子的手再次收緊,心裡卻安撫自己:不信很正常,就連她親生母親都沒信過,更何況他一個外人。

梁安陌思緒飄忽地想著慕少雋高大的身子突然欺近。

梁安陌下意識地後退,他大概是想將她逼出房外,不想她卻一步步倒退到落地窗上。

「還不走?」慕少雋問。

她也想走,又怎麼願意被他像看垃圾一樣瞧著?可她不能走。

見她沉默,也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慕少雋鬆口:「行,那就在這兒脫吧。」

前面是他,後面是大片的落地窗。可能是單面那種,外面看不到裡面的情景。可縱然如此,又有幾個女人有這樣的勇氣?

察覺他的意圖后的梁安陌,下意識地屏住呼吸。

「你敢,我就成全你。不敢,就麻利地滾。」慕少雋罵她,也是毫不留情。

對,這就是成心羞辱自己,她又怎會不知?

可想到家裡的母親,她還是慢慢鬆開了攥著裙子的手,伸向後背。

拉鏈一點點拉開……男人的目光從她身上一寸寸掃過,恥辱就如凌遲的刀,颳得她渾身都疼。

梁安陌卻只能強逼著自己,不肯退縮。

慕少雋眼眸一沉,突然就吻住她,不同於前一次的人工呼吸,亦或是蜻蜓點水。

這個吻是很深入的索取,甚至毫不憐香惜玉地撕扯,所以相纏的口腔里,很快被血腥味填滿。

可她木頭一般的毫無反應,讓他總是覺得不夠……

兩人從落地窗到沙發,最後怎麼到床上的,梁安陌已經記不清。

只覺得非常混亂,再就是疼……

一夜糾纏,外面的天色已見微亮。

昏迷過去的梁安陌,重新睜開眼睛。她忍著渾身的疼痛,澡也沒洗,穿上衣服就離開了酒店。

這會兒時間尚早,小區里也沒什麼人。出租房的門沒關,打開門,就見母親還被綁在椅子上,而家裡已經沒了看守的那些人。

「嗚嗚——」狼狽的梁母看到她,情緒非常激動。

梁安陌目光掃過四周,拿起地上的剪子,小心翼翼地幫她把綁手的繩子剪開,之後去剪腳上的。

而雙手自由后的梁母,一把撕開封嘴巴的膠帶,顧不得疼痛,喊:「安陌!」

女兒雖然看起來還好,但這身裝扮,還有頸間那些青紫的痕迹,都讓她明白髮生了什麼?

想到梁安陌為自己受的那些苦,梁母心疼地忍不住自責,抱著她哭起來。

相比起來,梁安陌的表情卻是一片麻木,她推開母親,只道:「沒事了。」便邁著沉重的步子回到卧室。

她沒有力氣洗澡,躺在床上目不轉睛地盯著天花板上,腦海里卻都是昨晚翻雲覆雨的畫面。

說不心痛都是假的,終於,她還是失去了最寶貴的一樣東西。

當然,那不僅僅是指她的初次,不止是身體的傷痛,更是她一輩子都洗刷不掉的恥辱。

閉目,一滴淚終於從眼角滑落……

——分割線——

慕少雋醒過來的時候,已是早上九點鐘。外面陽光明媚,而床上自然已沒了梁安陌的人影。

他掀被下床的時候,意外看到一灘血跡,在白色的床單上格外醒目,一時竟有點兒恍惚。

她真的是第一次?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反應騙不了人。

那有怎樣?還不是出來賣的?

慕少雋這麼想著,去浴室泡了個澡。

明明昨晚根本沒有克制,應該極度滿足才對,閉上眼睛卻都是那些混亂的畫面。

他深吸一口氣,告誡自己:僵硬、木頭一般,又什麼值得留戀。

換了衣服,正準備用早飯,昨晚那個朋友就已經進來了。

因為是發小,穿一條褲子長大那種,所以也很隨便。

他從客廳晃到卧室,又看了眼浴室:「嘖嘖嘖,看起來昨晚戰況相當激烈。」

慕少雋動作微頓,看著他道:「你送過來的?」

他還以為是那個姓劉的。

「還不是為了成全你,喜歡人家就直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渣后我逆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渣后我逆襲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4章 喜歡就直說

81.3%
目錄
共58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