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意中人

第500章 意中人

對,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她心中的那個少年。

她也曾在雪海兩次看到他,就是追逐不上他的腳步,以至於一次次錯過,只是今天沒想到會在這兒碰面。

他果然是回來了。

原來,前兩次真的不是她的錯覺。

慕少雋還牽着梁安陌的手,兩人靠的那樣近,所以對她情緒變化的感知,也最為清楚。

儘管梁安陌極力剋制,他還是感覺到了。所以順着她的視線,落到了面前那個叫鄭博奕的男人臉上。

而此時鄭博弈的目光,則看着梁安陌。

他唇動了動想說什麼,卻被慕少雋搶了先:「認識?」

慕少雋問著,手自然而然地搭在梁安陌肩頭,也幾乎將她圈在懷裏。

這無疑是在宣告主權。

「對。」

「不認識。」

誰知兩人卻同時說出不一樣的答案,前一句是鄭博弈說的,后一句則是梁安陌。

鄭博弈意外地看向她,梁安陌卻避開了他的目光,收斂起自己的情緒,仰頭對慕少雋「撒嬌」道:「不是說帶人家離開嗎?」

這刻意的親昵,令慕少雋玩味地挑了下眉,也更覺得兩人之間有問題。

其實這會兒的梁安陌,內心卻非常緊張。

她就怕慕少雋已經看出什麼,所以故意不走,又或者當場刨根問底什麼的。還好,就在她考慮要不要自己率先離開的時候,他已抬腳帶着她離開。

梁安陌緊繃的心弦這才鬆了下來,只是不知道是因為他與自己離開,讓她不至於太難堪,還是因為終於離開了鄭博奕的視線。

「哎,慕總。」宴會主人不甘心地叫,他亦置若罔聞。

心裏正懊惱,轉頭再看一眼鄭博奕,他的目光仍追逐著兩人離去的背影,確切地說是梁安陌的。

「你這什麼情況?」宴會主人問,大有點替他惋惜的意思。

鄭博奕自己倒沒怎麼在意的樣子,心思還在梁安陌身上,似是想不通她為什麼要假裝不認識自己。

見鄭博奕心思都寫在臉上,宴會主人只得警告:「那個女人少沾惹,別怪我沒提醒你。」

鄭博奕皺眉問:「為什麼?」

「那可是慕少雋的女人。」這不是很明顯嗎?

「你怎麼就能肯定?萬一隻是女伴呢。」他提起梁安陌的口吻,令他非常不舒服。

怎麼說呢?就好像已將梁安陌,定義成那種依附男人、拜金的那種女人,所以下意識地反駁。

宴會主人看着他的眼神,就差一個傻字吐出口,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繼續提點道:「最近喬娜娜的新聞你是不是沒看?」

如果不是關係太鐵,他也不願在這跟他廢話。

新聞鬧的這麼大,鄭博奕自然也關注過,就是不知道這兩者有什麼聯繫。

「聽說就是慕總為了這個女人做的。」宴會主人拍拍他的肩,離開。

他覺得自己提點得夠了,就留他站在原地慢慢消化,接受現實……

——分隔線——

彼時,梁安陌與慕少雋從宴會上離開。出了酒店后,司機已經將車子停在門口等待。

因為參加宴會兩人都會喝酒,所以專程換了車。

上車之後,司機請示要先送梁安陌回家,便一路往臨江的方向開去。

車內的光線隨着街上的霓虹忽明忽暗。慕少雋看了眼身側的梁安陌,她從宴會出來就很沉默。

雖然平時也不是多話的人,但還是令他感覺到了異常。

「那個男人,你真的不認識嗎?」慕少雋開口。

「認不認識?這好像跟慕總也沒什麼關係。」梁安陌道。

她的口吻並不疾言厲色,但還是令他聽到了排斥、撇清關係,甚至是怨懟,亦或者是遷怒的意味。

慕少雋被懟也沒有生氣,身子突然傾過來。

梁安陌沒動。

兩人在昏暗中相對,慕少雋道:「看來他對你很特別。」幾乎是斷定的口吻。

「一個同學而已。」梁安陌道,並不願意多談,但也承認了兩人認識的事實。

「哦,又是同學。」慕少雋的口吻又玩味起來。

梁安陌蹙眉:「我在雪海長大,又在雪海上的學,同學多不是很正常嗎?」

正常是很正常,不正常的是她現在欲蓋彌蓋的模樣。

慕少雋心頭也莫名有點不爽,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身子重新回自己的坐位,沒有再問。

此時的梁安陌,根本沒有心思關注他的情緒。

不久,車子停在梁安陌所住的房子樓下。

「到了。」司機提醒。

慕少雋瞧了眼外面,這可比她之前租的那房子的居住環境好多了。

梁安陌下車,彎著腰對慕少雋道:「天色不早了,慕總回去后,早點休息。」

這話表面聽着是關心,言下之意就是不請他上去了唄。

說完也不等慕少雋說什麼,便關上門,之後規規矩矩地站在那兒,一副恭送的姿態。

司機見慕少雋也沒說什麼,就將車子調頭開出去。

直到車子消失在視線內,梁安陌臉上的面具,好像再也維持不住,也跟着挎下來。

她嘆了口氣,正想轉身回家,卻見另一輛車子開過來,並停在了她的面前。

駕駛座的車門被推開,剛剛還在宴會上的鄭博奕出現。

四目相對,他眼裏都是難以抑止的情緒,梁安陌也好不到哪裏去。

當她反應過來,轉身要回家的時候,卻被他上前握住手臂,喊:「安陌!」

「鬆手。」梁安陌斥。

鄭博奕卻沒聽她的,而是追問:「剛剛為什麼要說不認識我?」

「既然你剛剛在宴會上,就應該從他們嘴裏聽到我是什麼人了?怎麼還會問出這種話來?」她臉上故意露出諷刺。

其實以這樣的方式見面,她內心感到自卑的同時,更多的是難堪。怕他相信自己是那樣的人,又別人知道他與自己認識,給他丟人。

「你是什麼樣的人,從來不需要別人來告訴我。」鄭博奕卻道。

他的口吻堅定,說出的話語也與當年一模一樣,成功地一下子將梁安陌身上的「鎧甲」擊穿。

她轉眸認真瞧着他,眼眶終於漸漸泛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渣后我逆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渣后我逆襲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0章 意中人

85.76%
目錄
共58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