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裂痕

第522章 裂痕

確切地說,她也不知道梁父被他帶到哪裏看管起來了,但後天開庭,他卻是一定要出席的。

怎麼辦?

給慕少雋打個電話嗎?想到昨晚兩人遇到的情景,她又如何開口呢?畢竟人家沒有義務幫自己。

難道要去賠罪?想到他昨晚「冒犯」自己,又不太甘心。

因為惦記着這件事,令她在瞰園工作的一整天,內心都不太安寧。

下班后才想起來,鄭博弈今天好像也沒跟她聯繫,便發了個微信給他。

鄭博奕回的還是蠻快的,只說這兩天要集中處理之前建築倒塌那件事,可能沒時間陪她。

梁安陌也沒多想,只叮囑他再忙也要注意身體,鄭博奕都一一答應下來。

她對他們的感情還是很有信心的,有句詩不是這麼說的嘛。感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所以就算心頭有些煩憂,有了愛情的甜蜜,也衝散了不少。

她晚上跟援助律師見了個面,他又叮囑了下她們母女出席庭審時的一些注意事項。

梁安陌都一一應下來,梁母則一直忐忑不安。

這樣過了一晚,眼見時間不能再拖,梁安陌趁蘇瑾禾午睡的時候,還是厚著臉皮給慕少雋打了個電話。

「梁小姐,你好。」鈴聲響了很久,通話才有被接通,傳來的卻是另一個男人的聲音。

「你是鍾特助?」之前她在慕少雋身邊工作,兩人是通過電話的,所以她很快就辨認出來。

這位鍾特助與江晞辰身邊的王岩一樣,都是天子近臣,業務能力非常強,平時亦是被老闆所依仗。

「對。」鍾特助應。

「我找慕少雋。」梁安陌說明來意,且她打的也是慕少雋的手機號碼。

「是這樣梁小姐,慕總正在開一個很重要的會,不太方便接聽電話。要不,等他開完,我代為轉達一聲?」鍾助理道。

「好。」梁安陌只得答應。

她掛了電話之後,一直等到下班,慕少雋也沒有回自己電話。而且不知他是不是在故意躲著自己,再打時,那邊已經是關機狀態。

眼見明天就是開庭時間,沒有辦法的梁安陌,沉吟了會兒,最後看了一眼時間,還是開車直奔慕少雋下榻的酒店。

「梁小姐。」

「梁小姐。」

因為前段日子她出入頻繁,大堂的服務生都已經跟她熟絡起來。而梁安陌為免被阻攔,亦是刻意表現如常,直到上了電梯才算悄悄鬆了口氣。

來到客房前,她抬手按了按門鈴,卻遲遲沒有人來開門。

難道是慕少雋還沒回來?還是說他在躲著自己?

梁安陌這麼想着,眼睛盯着面前的電子門鎖,猶豫了下,手指還是伸向了指紋識別區域。

咔嚓!

門竟真的打開了。

梁安陌驚訝於慕少雋居然沒有取消自己指紋識別的同時,心頭也升起一抹複雜。

可既然已經打開了,勢必要進去的。

她深吸一口氣,抬腳進去的時候心裏又是忐忑的。害怕慕少雋坐在沙發上,守株待兔似的等著自己;又怕他不在,那就意味着自己還要再費更多的心思見到他。

越過玄關往客廳看,空的,無疑答案是後者。

梁安陌彷彿還不太甘心,目光仔細地在室內掃過,甚至把卧室和書房都找了一遍,發現真的沒人。

現在怎麼辦?

偌大個雪海城,憑她一己之力想要找到慕少雋太難了。思來想去只有賭一把,因為憑她跟在慕少雋身邊這些日子的經驗,他很少會在外留宿,除非迫不得已。

目光在室內又環伺了一圈,最後看中落地窗前的長毛地毯,她脫了鞋,一邊坐上去看夜景一邊想,但願慕少雋回來,不會告她非法侵入他人住宅什麼的。

可在她的度日如年中,時針已經指向了午夜12點鐘,慕少雋仍然沒有回來的跡象。

工作的一天的梁安陌,也終於撐不住慢慢闔上眼睛……

她感覺自己只是打了個盹,驚醒地睜開眼睛,卻發現天已經亮了,且她還睡在卧室的病床上。

怎麼會呢?她記得很清楚,自己是在落地窗前的毛毯上賞夜景來着。

慕少雋回來了?!

她檢查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好,立馬從床上起身。浴室、衛生間的門都是敞開的,一眼就可以看到人根本不在。出了門,就見他的行李箱還擺在客廳里。

人呢?

怕他躲著自己,梁安陌想也沒想便往外跑去。其實是心存僥倖,運氣好的話,或許還可以攔住沒來得及離開的他。

不想開門,就與鄭博奕撞了個正著。

「安陌?」顯然,鄭博奕也是吃驚的。

「我來找慕少雋有事,可他不在。」梁安陌解釋,之後又着急地問出自己關心的問題:「你有沒有看他?」

「所以沒有他的房卡,你也可以自由出入他的房間?」鄭博奕問。

這也不能怪他,任誰看到自己女朋友,從別的男人房間里出來都不會舒服,更何況現在是凌晨四點鐘,說明梁安陌已經待了一夜。

「不是!你聽我解釋,不是你想的這樣。我真的找慕少雋有急事,可是他一直躲着我,出入他的房間,也是因為我找不到人。」梁安陌道。

「我才是你男朋友,有什麼事不可以找我幫你解決?」鄭博奕反問。

「你不相信我?」或許因為他的口吻太過嚴厲,讓着急解釋的梁安陌一下子意識到這個問題。

也或許是她潛意識裏認為,鄭博奕一直是無條件相信自己的,所以才有些驚訝和意外。

「我該相信你嗎?」原本母親給他看的那些照片,就是他心裏的一根刺。

不曾親眼所見,還可以自欺欺人,告訴自己她是不得已的。哪怕同床共枕過也沒關係,現在的男人女人,誰沒有談過幾場戀愛?只要她心裏的人始終是自己,只要她願意和自己在一起,其他自己都可以不在乎。

可是兩天的午夜夢回,他只要想到她與慕少雋曾經有過那麼親密的關係,心就像被架在火上烤一般。而既然那麼親密過,她又是如何在慕少雋身邊,完成角色轉換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被渣后我逆襲了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被渣后我逆襲了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2章 裂痕

88.32%
目錄
共59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