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信徒是大爺

第443章 信徒是大爺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臉色煞白,難以置信。

那種被頂級掠食者鎖定的感覺,無比強烈。

要不是對任狂有着絕對信心,他們早就轉身逃了。

任狂打量著血色藤蔓,臉色凝重。

這和他看到的,帶着一絲聖潔氣息的長生藤不一樣。

這更像是墮落的,發狂的邪惡之物。

數百條觸手,密密麻麻,扭曲著,伸縮著,帶給人無比的震撼。

任狂觀察了一陣,道:「大家別慌,這只是長生藤的幼體,沒那麼可怕。」

眾人一怔,幼體?

幼體都比五星強者還要強大了,還不可怕?

那真正的成熟體,該有多恐怖?

艾薇兒道:「如此看來,是長生藤贏了,對吧?」

二者既然相生相剋,長期糾纏下,總有個勝利的一方。

任狂心中,卻是升起莫名的感覺。

上次他便感覺到這塊石碑像個睿智的老翁。

現在看來,當初的感覺確實沒錯。

這一塊暗黑鎮天碑,老了!

或許,上一次傳輸完先天陣道之後,它便耗盡了最後的能量。

此刻,石碑帶給他一種陌生的氣息。

充滿敵意,殺意。

這就對了。

任狂現在運轉的是暗黑屬性,吞噬過暗黑之心,他的暗黑屬性,已經達到很高的純凈度。

而長生藤是據說是地球仙界產物,和聖堂氣息,水火不容。

湯姆森顫聲道:「天神,現在怎麼辦?」

這詭異的血藤,竟然佔據了聖碑。

這簡直天理不容。

「你們都退下,越遠越好,這裏,只能交給我了。」

艾薇兒剛要開口。

任狂擺擺手:「你也一樣,血藤攻擊性很強,人多反而礙事。」

大家也看出來了,這傢伙,吞噬精血,可以成長進化。

長這麼大,肯定和外面那些傢伙的奉獻分不開。

突然,所有人都是一怔,臉色大變。

修為低的人直接慘叫一聲,身子半跪下去。

重力,再一次增強。

長生藤似乎在阻止這些血食的離開。

任狂冷哼一聲:「自詡正義,守護這個世界,其實本質上,還是弱肉強食,你也好不到哪裏去。」

轟!

那是社稷圖重重刺在地上,將石碑散發出來的詭異波動打斷。

社稷圖給任狂的感覺很怪。

明明輸入那麼多魂力臨摹,但其實,他什麼也感知不到。

不過,此刻,他倒是感覺到了。

有一絲奇怪的波動,從社稷圖中散發出來。

雖然不強,但卻非常詭異。

嗡!

石碑發出一股可怕的靈魂波動。

所有人情不自禁捂住腦袋,大聲慘叫起來。

魂力衝擊波,直接攻擊大腦。

哪怕艾薇兒,也是頭疼欲裂。

任狂首當其衝,一個人承受着絕大部分的衝擊。

他臉色一變,發出一聲悶哼。

魂力矩陣動力全開。

鎮魂鈴上,流淌過一道金色的光芒。

錚!

如同古箏撥動。

一聲輕輕的震蕩之音蔓延。

石碑如同浪潮般撲來的靈魂衝擊波,煙消雲散。

任狂大喜。

鎮魂鈴果然沒有欺騙自己,有它當外層防護,自己意志海將會無比安全。

嗖嗖嗖!

血藤上百條觸手齊齊揮舞,如同離弦之箭,向任狂扎來。

似乎要將任狂紮成刺蝟。

眾人大驚失色,紛紛驚呼。

艾薇兒也是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因為,這攻擊之強悍,已經達到五星以上層次。

任狂,畢竟還不是五星。

而且,任狂剛才還承受了大部分的魂力波衝擊。

此刻能否回過神來都是未知。

面對着漫天血色藤蔓,任狂也有些頭皮發麻。

不過,他並沒有受到詭異精神波動的影響。

所以,不存在反應遲鈍的問題。

下一刻,任狂動了。

藤蔓落下,紛紛刺空。

任狂像一條幻影,尋找到那一絲不肯可能的縫隙。

卡卡卡!

身邊岩石地面,不斷崩裂,碎片飛揚。

艾薇兒和湯姆森神父大驚。

任狂,沒有逃走,反倒是向石碑衝去。

難道他也瘋了?

更多藤蔓加入圍追堵截的行列。

這比在槍林彈雨狂奔還要令人震撼。

任狂身影已經快到出現殘影。

他猶如在刀尖跳舞。

無數次和死神擦肩而過。

就連艾薇兒都速度咬住嘴唇,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害怕影響到任狂。

而信徒們,這一刻真正全身心的接受了任狂這個天神的存在。

神秘,強大,勇敢,無畏,奉獻,犧牲!

種種偉大的品質,盡顯無遺。

任狂此刻,眼神無波,像是一片平靜的湖水,沒有半點波瀾。

他嘴角輕輕上揚,似乎在笑。

這種極限考驗,讓人熱血沸騰。

他相信,鎮魂鈴不會讓自己死。

果然,意志海之中,鎮魂鈴宛如一座巨大的堡壘,金黃色光暈流轉,似乎正在努力工作。

任狂感覺自己魂力感知正在成倍上升。

很快,便達到了五星極限。

看似眼花繚亂的攻擊,在他眼中,似乎慢了許多。

而他是思維,則變得更快。

瞬息之間,甚至能計算出幾百條出售的未來軌跡。

這讓任狂真正有一種超脫宇宙,成為上帝的感覺。

他可以輕鬆的尋找到最安全的線路。

不斷接近。

百米,五十米,十米!

任狂有驚無險來到石碑面前。

長生藤似乎也感知到絕對危險,變得更瘋狂。

要知道,獻祭平台,已經算是進入了石碑的核心區域。

這個範圍,對於內行來說,可做的事情很多。

譬如,和石碑聯繫,甚至直接佔據核心,奪取陣眼。

任狂的魂力觸手,突然爆發,融入石碑之中。

轟!

一聲靈魂巨響,讓人大腦空白。

「醒來!」

任狂一聲怒吼,畫筒蓋子滑落,社稷圖抽出一截。

長生藤徹底暴怒。

一聲蜂鳴響起,重力暴增到二十倍。

任狂整個人變得沉重無比,直接壓碎了獻祭大陣,陷入地下。

任狂大笑:「來不及了,你莫非真以為石碑之靈已經消亡?」

魂力不要錢一般湧入石碑。

這一刻,任狂也發狠了。

只有石碑之靈掌握主動,才能被收進社稷圖。

這是剛才社稷圖出現瞬間,莫名浮現在他腦海中的意念。

所以,他只能將魂力輸入石碑,協助石碑反擊。

碰碰碰。

他身上攜帶的大量真丹紛紛爆裂,化為魂力浪濤。

與此同時,九星牽魂花也全力運轉,釋放出全部存儲。

如此強大的魂力浪潮甚至可以直接撐爆六星強者。

但進入石碑,卻如同泥牛入海。

任狂臉都黑。

看着烏雲壓頂,密密麻麻的藤蔓,他咬牙,眼中露出一絲決然。

狂刀!

任狂所有精氣神瞬間進入一個奇妙的境界。

腦海中大隻有那一刀分裂天地的刀芒。

拔刀!

所有魂力精血之力,加上屬性能力這一刻似乎不分彼此!

但凡任狂體內能調動的能量,這一刻,都融合在一起,組成一把虛幻的大刀。

這大刀甚至像是像素不夠一樣,在扭曲,時隱時現。

但,依然堅定的斬殺出去。

轟!

白光,充斥天地。

這一刻,就連血色藤蔓都黯然失色。

所有人都震撼莫名。

眼中,腦海中,都是一副令人不敢置信的畫面。

那是一個男人,怒目圓睜,正在拔刀!

刀還沒拔出,但整個世界,已經裂開。

清晰可見的裂紋,從眼前一直蔓延到世界盡頭。

撲哧!

所有人齊齊吐血,頭疼如炸裂。

靜!

死一般的靜!整個地下世界,像是時間停止了流動。

所有人眼神都是一片迷茫。

他們,似乎迷失在那一刀的世界中。

不知道何時,艾薇兒眼中浮現一絲清明。

她臉色劇變,猛地站起:「狂?」

她的聲音顫抖,充滿惶恐。

這一刻,她的世界就像腦海中那被刀鋒破裂的世界一樣,快要崩潰。

前面的平台不見了。

石碑也不見了。

留下一個巨大窟窿,像是無盡深淵。

她跌跌撞撞的跑過去。

卻只發現散落在地的畫卷。

她的心瞬間沉下去,發出哭音:「狂,你在哪裏,被嚇唬我啊!」

她沖向前,看着下面深淵,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

這深淵,是石碑消失后留下。

下方幽深漆黑,深不見底。

她知道,任狂這招是拚命絕招,一旦發出,便沒有自保之力。

若死掉下這深淵,多半是凶多吉少。

「狂,你若死,我留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

「別害怕,我這就來陪你。」

艾薇兒咬牙,正要跳下深淵。

下方卻是傳來一個虛弱至極的聲音:「我……還沒死呢。」

「狂,你沒死?真是太好了。」

艾薇兒破涕為笑,來到邊沿處一看,喜不自勝。

任狂此刻,正懸掛在距離地面十多米的懸崖邊上。

他渾身浴血,像個紅人。

五根手指死死鑲嵌在岩石中,全靠最後一點身體本能之力堅持着。

艾薇兒飛躍而下,抓住任狂,將他小心翼翼的托舉上去。

任狂躺在地上喘粗氣。

眼睛卻是看向不遠處的畫筒,虛弱的道:「把社稷圖給我。」

艾薇兒皺眉:「你先恢復一下,再慢慢研究吧。」

任狂道:「付出這麼大代價,怎麼能不看看成果。」

艾薇兒吃驚的道:「真的……成功了?」

她有些激動的將畫卷撿起,遞給任狂。

任狂展開,卻是皺眉:「該死,我能量耗盡,沒法察看了。」

艾薇兒笑道:「不急,反正石碑消失了,我們成功了。」

她掏出幾顆專門恢復精血的小靈丹給任狂服下。

之前任狂幾乎將除了還魂丹之外所有丹藥消耗一空。

包括血丹。

這次損失太慘重了。

任狂想起來就心肝疼。

不過,貌似在最後一刻,鎮魂鈴也從石碑上弄來了什麼東西。

只可惜現在魂力耗盡,甚至連魂力感知都辦不到。

恢復了些許力氣后,湯姆森神父等人也走了過來。

看到任狂凄慘的樣子,眾人不僅沒有嫌棄,反倒是嚶嚶哭泣起來。

天神太偉大了。

為了拯救大家,付出如此慘重代價。

這一刻,他們心靈得到了慰藉。

湧起一股無法形容的安全感。

任狂,卻是怔住了。

他怎麼突然發現,自己身體內多了一股神秘的能量。

而且,這股能量還在緩緩增加。

一個隱晦的意念似乎也很吃驚。

「竟然是信仰之力,這小子真是奇葩。」

任狂閉上眼睛。

任由這股能量在身體中遊走。

溫暖,寧靜。

聖潔,無暇。

所到之處,傷痕竟然開始癒合。

雖然蘇落的木系本源,也有着恢復生機的能力。

但和眼前這信仰之力一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信仰之力,就像是無所不能的神力。

刀能傷害的經脈,原本極難癒合。

但信仰之力卻像是一隻神秘的聖手,所到之處,一切恢復。

任狂激動萬分。

追溯信仰之力,之後來到鎮魂鈴中。

任狂看到了一團光影,正紮根在鎮魂鈴的內部房間。

鎮魂鈴,像是巨大寶塔。

寶塔之中,也有諸多空間。

這些空間,都是由磁場矩陣構建而成。

以前任狂以為這只是鎮魂鈴的整體構架,沒什麼用。

但現在任狂卻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寶塔最核心之地,當然是任狂神魂分身佔據的王座。

王座大廳,和真正的大殿沒有任何區別。

再就是環繞王座的四壁房間。

密密麻麻,也不知道有多少間房屋。

王座上,多了一個光團,鑲嵌在王座後背。

要是任狂坐下,這光團便正好在頭頂百會穴位置。

原來,這就是鎮魂鈴最後一刻從石碑中搶走的東西。

任狂明悟了。

這光團的核心,是一顆珠子。

光團,只是珠子散發出來的光芒罷了。

不虧!

付出這麼大代價,收穫讓任狂很開心。

有了這信仰之力,任狂使用刀能就有底氣多了。

任狂仔細觀察著光團,臉色更加怪異。

意念深入光團,任狂瞬間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意識磁場共振!

就像是掌控萬靈轉換大陣的感覺一般。

湯姆森等人的意識靈體,很清晰的在光團之中展現。

他們的軀體有大有小,顏色也有清晰和暗淡的區別。

軀體大者,實力強。

光芒強者,信仰深。

任狂明悟。

這些人,是信徒。

他們的信仰,可以產生源源不絕的信仰之力。

這可是好東西啊!

任狂看向湯姆森等人的眼神,頓時變得慈愛了幾分。

信徒是大爺,必須伺候好。

任狂瞬間就做出了決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狂龍棄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狂龍棄少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3章 信徒是大爺

99.55%
目錄
共44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