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幸運金幣

第644章 幸運金幣

「預言?!」

階梯之上傳來的聲音透露出滿滿的震驚,這也是海爾波除了冷漠與狂傲以外,第一次顯露出別的情緒。

「沒錯。」

湯姆抬起腿,向台階踏去,在他的左腳落在第一級台階上的瞬間,數不清的蛇群從台階兩側的草叢中湧出,密密麻麻地填滿了樓梯,讓人頭皮發麻,無處下腳,「我是一個預言家。」

[「繼續走下去,」納爾遜的聲音在湯姆的耳邊響起,「這是海爾波慣用的伎倆,那些攝魂怪便是在這一步遲疑的下場。」

湯姆笑了笑,重重地踏在台階上,腳邊的毒蛇突然暴起,張開腥臭的大口向他的腳腕咬去,但湯姆視若無物,任由毒蛇咬在他的腳腕上,鋒利的毒牙與湯姆的皮膚交錯而過,毒蛇鑽進了另一邊的草叢中,倘若在剛剛的那一步他的腳步有半分的顫抖,那麼毒液已經順著血管蔓延到了全身。

[「很好,」納爾遜坐在皮提亞的對面,在她擔憂目光的注視下,一字一頓地說道,「如果,你在西西里島便已經退縮,那麼等待你的命運便是成為被束縛在陰屍軀殼中的傀儡,這也是海爾波龐大軍團『徵兵』的方式,他從來不會在意表面的敬畏與忠誠,因為當你真正遇到他時,你一定會獻上敬畏與忠誠,靈魂的恐懼與認同才是他需要的忠心。」

湯姆邁開腳步,拾階而上,迅速地靠近山頂恐怖的神廟。

「轟!」

一道驚雷在他的頭頂炸開,將周遭的一切映得慘白,包括那些盤桓在台階上的毒蛇,如同一具具倒在路上的枯骨。

在見到這樣的襲擾已經不足以讓湯姆動搖后,蛇群退去了,留下乾乾淨淨的石階,彷彿剛剛的一切只是幻影。

海爾波的聲音也再次響起:「告訴我,你為什麼來這裡,你為什麼選擇找我。」

「我看到您的光輝會照耀整個半島,進而向整片大陸輻射,它會越過海洋,飛上天空,」湯姆的右手緊貼胸口,感受著金幣的震顫,添油加醋地複述著納爾遜的頌詞,「它是瘋狂的、永遠不會停止生長的巨木,把一切陽光下的子民都囊如懷中,海洋對它只是坦途,大洋彼岸的大陸上有無數的羊羔在等待它們的君主,它會在廣袤的大陸架與冰蓋上修築路橋,讓神秘的國度不再神秘,它會讓世人用一樣的尺、說一樣的話、走一樣的路、拜一樣的神!」

海爾波愣住了,遲遲沒有回應,顯然,哪怕像他這樣熱愛被追捧的人,也從來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吹噓,湯姆的這段話甚至讓這位以卑鄙著稱的黑巫師開始陶醉起來。

是啊,我為什麼不能是神呢?

他再次想起了湯姆在西西里島上的反問,在湯姆不間斷的溢美之詞中,眼睜睜地看著他爬上階梯,走進了蛇骨的口中。

金幣另一邊的納爾遜也陷入了沉默,他知道湯姆很擅長這方面的造詞遣句,但並沒有料到居然如此擅長,正在暗處交鋒的兩位巫師不約而同地被打亂了思路,直到湯姆快步踏入神殿之中,他的臉上始終掛著朝聖一般的表情,腳步也從沉重變得雀躍,看起來自然無比。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這裡的神廟,竟也和皮提亞身處的阿波羅神廟一樣,外表金碧輝煌,裡面卻連傢具都沒有,連雜物的擺放位置都一模一樣。

湯姆睜大眼睛,大殿中長明的燭光讓他的眼前一片蒼白,

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麼刺眼的光了,貪婪地注視著這些珍惜的光源,但就在他的眼睛好不容易適應強光后,蠟燭們齊刷刷地熄滅了,只剩下和外面一樣的黑暗。

[「海爾波已經花費整整三年在某個足以改變環境的強大魔咒上,這也是半島從象徵意義上的黑暗轉入字面意義的開端,根據那些逃入阿波羅神廟庇護下的巫師描述,半島上其他地方除了某些在強大巫師庇護下的城邦外,已經陷入了長久的永夜,特別是在半島的南端,阿波羅神廟以南,植物已經停止了生長,海爾波既然要統治,必然不會統治焦土,這個魔法的持續時間不會特別長,也就是說,它已經離成功越來越近了。」

湯姆閉上眼睛,將自己也沉入了黑暗之中。

[「在嘗試溝通迷離幻境時,我找到了一些還未消解的記憶,他的魔力比我預期的要強大很多,正面的對抗會異常艱難,但好在他對魔法的運用尚顯稚嫩,」納爾遜揮動魔杖,在皮提亞詫異目光的注視下信手拈來地喚出幾本厚厚的筆記,飛快地說道:「你一定要當心,我採集了一些邊緣的烏雲分析,它的構成有些許迷失霧的影子,他應當已經開始探索死亡了,這應當就是他建立黑魔法根基的雛形。」

皮提亞恍然地看著納爾遜忙碌的背影,她不理解,納爾遜為什麼能在短短的一個月內發現這麼多她都不了解的情報,也許未來的人長著三個腦子?他說的迷離幻境又是什麼?皮提亞忽然感覺到頭顱深處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刺痛。

「你需要儘可能地誤導他研究、開發黑魔法的方向,」納爾遜說道,「如果無法削弱他,也不要讓他變得更強,我已經在嘗試聯繫防抗他的人了。」

「保持通話的暢通,湯姆,如果你遇到一定要切斷通訊的情況,也務必不能切斷我這邊對信息的接收,相信我,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破解我創造的東西,」納爾遜沉聲說道,「他對命運有種迷信與畏懼,利用好它,過段時間我會把他的行為邏輯詳細地送到你手上,既然你已經去了,我相信你能收穫他的信任,最後……」

納爾遜沉默了很久,沉聲說道:「祝你好運,這是……我的預言!」

湯姆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心道:「你不是不信命嗎?」

悉悉索索的雜音從黑暗中傳來,湯姆低下頭,一條叼著蘋果的毒蛇從身邊的立柱下爬出,白森森的毒牙深深地刺入蘋果的表皮,幾乎一瞬間就令它老化腐敗,鮮艷的紅色在呼吸間被皺巴巴的黑色取代,發酵的汁液從破口的表皮中流出,一時間讓整座神殿內都被爛蘋果和酒精的味道塞滿。

湯姆只嗅了一口,就幾乎醉了,他屏住呼吸,盡量地降低呼吸的頻率,但因思考而變得燥熱的身軀卻發出了抗議,但湯姆依舊堅持著,直到看到毒蛇向那枚已經腐爛得不成樣子、汁液流干、變成一塊乾癟的黑色垃圾的蘋果注入毒液,僅僅眨眼的功夫,它便再次變得豐盈起來,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只有神殿中瀰漫的酒精味證明著湯姆所見的並非幻覺。

他的瞳孔微微縮小,在毒牙插入果肉的交界處,他注意到了一抹一閃而逝的綠光。

「你還看到了什麼?」

海爾波的聲音從毒蛇的腹中傳來,在攀爬中離湯姆越來越近,「我可以告訴你我看到了什麼,我看到了畏懼,我看到了膽怯,我看到了懺悔,我看到了你痛哭流涕,想要祈求我原諒的凄慘模樣。」

「我沒有。」

湯姆坦然地搖了搖頭,「命運不會欺騙我。」

「你很狡猾,年輕人,野心勃勃,眼睛里有和我年輕時一樣的眼神……這樣湊近看,你和我還有幾分相像呢。」

叼著蘋果的毒蛇順著湯姆的褲腿向上攀爬,冰涼的尾巴在他的胸口拍打著,感受著湯姆竭力壓抑的、宛如冷血動物一般平靜的心跳,它竄上湯姆的肩膀,一圈圈地纏繞在湯姆的脖子上,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夠輕易地將他埋葬在窒息的絕望之中,但它並沒有這樣做,而是高高地昂起頭顱,甩著腦袋挪到湯姆面前,用那雙海藻般濃郁的綠眼睛和他對視。

毒蛇的豎瞳緩緩地擴張開,變成兩處深不見底的洞窟,湯姆平靜地看著它,同樣深邃的黑色中都不存在彼此的倒影。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蛇尾慢慢地伸向湯姆的手臂,勾起那枚被他緊緊攥著的金幣,當毒蛇出現之時,金幣中細密的零件在一瞬間沉寂靜止,納爾遜與湯姆的聯繫也被湯姆單方面切斷,陷入靜默,這讓它只能感觸到這枚「幸運硬幣」和尋常金幣一致的金屬的冰涼觸感,納爾遜不久前才提及的情況很快就發生了。

毒蛇的下腹緊貼著湯姆的胸口,他的心跳始終沒有變化,直到它用尾巴纏起金幣,將它從湯姆手中抽離時,湯姆如死水般平靜的心跳終於激起了一絲漣漪。

「我不忍心把一個像你這麼有趣的人變成一攤爛肉,」毒蛇將下頜骨以一種恐怖的角度打開,它明明不算大,但也足夠一口咬下湯姆的腦袋,那顆不斷腐化又不斷新生的蘋果從它的口中落下,恰到好處地落入湯姆長袍的褶皺中,被他別在了腰間,蛇口一開一合,露出和真人別無二致的表情,「月桂的花紋,你見到我的小太陽了嗎?」

明明張嘴說話的是毒蛇,但湯姆分明聽到聲音從他的身後傳來,他一動不動,用平生最大的演技,扮演著一位胸有成竹的預言家。

「那裡的確有在別處看不到的好陽光。」

「是嗎?」海爾波的聲音環繞著湯姆,周圍神殿內的景象時不時地閃爍著,「你喜歡她嗎?」

「她?」

「哈哈,」海爾波並沒有回應這個問題,他笑了兩聲,話鋒急轉,凌冽的寒風頓時將湯姆包裹,幾乎讓他的思維也跟著停滯下來,在湯姆的身體開始不由得打戰是,海爾波的聲音忽然在他的兩隻耳朵旁邊雷鳴般地響起,「如果你見到了女祭司,就應該知道,一個時代中只能存在一位預言家!」

說罷,他不等湯姆做出反應,用直刺靈魂的聲音柔聲說道:「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承認你的欺騙,我並不在乎這些。」

毒蛇收緊身軀,勒住湯姆的脖子,湯姆有無數次機會抽出魔杖撕碎這條毒蛇,但他最終還是忍住了,他相信納爾遜的預言。

「你不是預言家,但你的魔法足夠你在我的揮下獲得榮耀與權勢,年輕人,」海爾波的聲音充滿了蠱惑,湯姆看到一隻白皙的手從自己的右後方伸到面前,指尖夾著那枚鐫刻著月桂花紋的金幣,海爾波正站在他的身後,「你不必偽裝成能夠看透命運的模樣,我們擁有相似的長相、力量與慾望,告訴我你的目的,然後為我所用。」

毒蛇突然鬆懈身體,壞蘋果味的空氣湧入湯姆的肺里,他臨近模糊的意識迅速恢復清明,毒蛇從他長袍的褶皺中叼起蘋果,搖搖晃晃地立在他的左邊,在右眼的余光中,金幣的光芒成為了他發黑的視線中唯一的光亮。

「幸運金幣,哈?」

「您是預言家嗎?」

湯姆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出乎海爾波意料地,拋出了一個問題。

他明顯看到那隻擺弄著金幣的手頓了頓,海爾波正常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我不是。」

「但我是。」

湯姆看似什麼都沒有回答,但好像又什麼都回答了,即便是神,也會因他不了解的事物而產生誤判。

湯姆能夠看到海爾波一把握住了他的幸運金幣,身後傳來猛獸般咬牙切齒的聲音。

「證明給我看!」風度與溫和蕩然無存,褪去偽裝后只剩下血淋淋的暴虐,「為了不讓你拿某些從別處聽來的預言糊弄我,我要你告訴我,你來時的島上會發生什麼事!」

「如果您真的覺得預言家可以預測一切,那麼『別處』當然可以告訴我你會問什麼問題,並且提前準備好答案,」湯姆的嘴角挑起笑意,臉微微歪向硬幣的方向,他感覺到節奏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看似身處一個未知的時代,但他和納爾遜完全有能力製造海爾波難以預料的信息差,在海爾波被激怒之前,他望著金幣,輕聲說道,「不久之後,那裡會噴發火山。」

「不久之後?」

海爾波似乎沒抓穩金幣,讓它從手中滑落,但湯姆看到的卻是納爾遜的憤怒,他一把撈住了金幣,感受著掌心中熟悉的震顫,笑道:「就是現在。」

「現——」

「轟!」

神廟乃至神廟外的一切、石階、蛇群、迷霧都如同鏡子一般支離破碎,發出了清脆的爆響,在爆響的背後,是自然的暴怒,湯姆睜開眼睛,視線被赤紅色的光芒填滿,他揉了揉眼睛,轉過身,背後是一扇正在緩緩消散的光門。

腳下的大地劇烈地震顫,古堡的牆壁在天崩地裂中如積木般倒塌,在牆壁的裂縫中,他看到了古堡背後山頭上噴涌而出的憤怒的熔岩,一抹銀芒在火光中一閃而逝。

耳畔傳來的呼喊聲本不該屬於這座寂靜的島嶼,湯姆很快回過神來,寂靜才不應當屬於這座島。

他看著眼前煙花般絢爛的火山,樓板和磚塊從他的頭頂落下,卻沒有一塊砸中他。

湯姆張開手掌,人為地將金幣轉到了月桂的正面。

「幸運金幣,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霍格沃茲之我的同學是伏地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霍格沃茲之我的同學是伏地魔
上一章下一章

第644章 幸運金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