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明送

第333章 明送

「OMG!!」

「查爾斯·奧克利毫無徵兆地攻擊了澤維爾·麥克丹尼爾!」

「麥克丹尼爾表現得極其憤怒,他對查爾斯·奧克利進行了反擊,OhNo!」

奧克利不單單因為敢打架而被路易認為是80-90年代的第一打手,更因為他能打。

麥克丹尼爾的勾拳,被奧克利輕易地閃過,然後他向前一推把對手推翻在地,接下來便是用體重壓制,朝着麥克丹尼爾臉連出幾拳。

這是路易在現場見過的最粗暴,最慘不忍睹,最血脈僨張,最一面倒的球場鬥毆。

只有前年他執教凱爾特人對陣76人時,蘭比爾從身後抱住J博士「勸架」后所發生的一切可以相比。

裁判們着急上火地趕到事發現場,奧克利已經把麥克丹尼爾打到頭破血流。

結果,不過是麥克丹尼爾被開拓者的隊醫用擔架抬出場,而奧克利吃了兩個技術犯規慘遭驅逐。

紀念體育館里的12666位觀眾送出了震耳欲聾的噓聲。

球迷的憤怒與不滿,正一步步地擴散。

「他也太敢下手了吧?」路易對奧克利的所作所為是有預期的,只是,菜鳥時期的他就這麼猛了嗎?

湯姆賈諾維奇笑問:「他有沒有讓你想起比爾?」

「得了吧,那條惡狗才不會這麼為我出頭呢。」路易用屁股想都知道蘭比爾會怎麼做,「他會朝麥克丹尼爾狂吠,引誘對方動手打他,再想辦法做些小動作傷害他,以達到激怒對手的效果。」

說起這個,湯姆賈諾維奇想到了許多凱爾特人時期發生的事。

沒錯,正如路易所說,蘭比爾是個陰險的人,他不會像奧克利那樣直接動手。

對他來說,動手是最下層的手段,真正的好手段是把對手激怒,逼對方打自己,再使對手被驅逐。

既能讓對方生氣,又找不到辦法消氣,還利用裁判剝奪了對方的比賽資格,這是三贏。

每當蘭比爾得手的時候,總能看見他臉上像是X高潮一樣滿足。

奧克利就是個純粹的執行者了,他並不在這其中找到快感或者滿足,他只是把這當成自己的職責。

隊友被欺負,教練被侮辱,他都要出頭。

路易換了A.C·格林代替奧克利出場。

另外,他還把趙遠征叫到身邊說:「你回更衣室告訴奧克,罰款的事情不用擔心,我會幫他搞定。」

如果是奧克利自己惹的禍,路易不會管。

這次畢竟對方是為他出頭,路易有必要為他賠償經濟損失。

畢竟,奧克利的拳頭打到麥克丹尼爾身上的時候,他可是舒服的不要不要的。

回想他和洛林無數次肉搏,又有幾次能達到剛才那個瞬間的快感與滿足?

開拓者方面,麥克丹尼爾被人為傷退,導致阿德爾曼只能將德雷克斯勒換回三號位上來。

麥克丹尼爾的替換者叫肯尼·卡爾(KennyCarrPF),1977年的六號秀,201公分的大前鋒。這種身材的四號位,都是作風強硬的公牛。

卡爾也是如此,但他天生長有一對巨大的腳掌,最初開始打籃球的時候,連適合的球鞋都找不到。或許也恰恰是過大的腳掌,讓他在進入職業聯賽后傷病不斷,始終不能將自己的潛力兌現。

他就像這個年代的薩林傑。

奧克利和麥克丹尼爾的鬥毆,使比賽的性質發生了一點變化。

雙方開始鬥氣了,喬丹殺氣騰騰地跑動。

損失了麥克丹尼爾的開拓者,防守強度仍然很大。

不可否認的是,開拓者具備將戰術紀律糟糕,還沒有天賦型選手的球隊窒息的防守壓力。

可是,他們的防守壓力來源並不是防守體系好,而是球員天賦高。

就像美國隊去打世界比賽,早些年靠天賦可以逼死絕大多數球隊,21世紀以後,歐洲籃球的水平追上來了,夢之隊開始翻車。

尼克斯和開拓者的天賦水準差距還沒大到那個地步。

斯托克頓用尤因的擋拆,過了利弗。

邁克爾·湯普森協防,但隨即漏掉尤因的切入。

斯托克頓面無表情地拋高球。

尤因禁區升空,雙手接球怒扣。

4比6

菲爾·傑克遜發現,尤因在擋拆后的選擇越來越好了。

「之前他並不能發現那些機會。」禪師說,「這對他個人來說,是個『飛躍』式的進步。」

路易不說話,因為沒什麼好說得。

追蛋格林說如果在庫里身邊打球,你不能讓自己變得更好,那你就太爛了。別以為這是跪舔,事實上,任何一個無球大神,特別是庫里這種隨便跑跑位都能牽制對方防守的怪物,對隊友的提升是立竿見影的。同理,所有和斯托克頓打擋拆的球員,如果不能在他掌控的擋拆中表現得更好,那就真的是太爛了。

尤因這不過是正常發揮。

等他哪天能光靠和後衛打擋拆拿下10000分,再來說說「飛躍」也不遲。

喬丹正在跑動中,路易讓艾利斯死貼着他。

如果讓喬丹接球,艾利斯的防守只能白給。

防無球的時候,艾利斯在進攻端通過無球跑動練就的耐力勉強可以發揮作用。

一心想接球給小老弟找回場子的喬丹,沒有接到球,球權被德雷克斯勒浪費了。

這老哥低位拿球,單手抓住,知道的以為他在模仿隊友,不知道的以為他在打表演賽。

炫耀自己手大就算了,腳底下交代得不幹凈。

這是個含詹量巨大的回合,德雷克斯勒的腳下輕輕地一動,連帶着軸心腳跟着挪動。

裁判如何能夠接受這種毫無爭議,絕對扎眼,不可能不吹,否則就讓張伯倫前陣子在媒體前口嗨成真的事情發生⑴?

德雷克斯勒被吹走步違例。

蒼天有眼,路易拍手對裁判的吹罰表示欣賞。

看見德雷克斯勒滿臉鬱悶的模樣,路易微笑地建議道:「克萊德,如果你把名字改成詹姆斯的話,也許裁判就不管你的腳下動作了。」

德雷克斯勒註定不可能理解路易這個領先時代30年的包袱。

嚴格來說,開拓者仍然是個小陣容。

差別是四號位上的人換成了卡爾,他是個正牌四。之前的四號位德雷克斯勒上一次打大前鋒得追溯到大學時代。

可是,卡爾的身高和德雷克斯勒差不多,左右兩隻腳早年都大修過,運動能力難以和滑翔機相比。

擺小陣容的好處顯而易見,能比較充分地拉開空間,防守端還有一些換防。

只是,有些問題他們要在協防上下更大的功夫,沒有大中鋒,鋒線能否利用自己的天賦做好防守?

路易麾下的尼克斯,已經成為了單打得分率最低的球隊。

斯托克頓開着這輛車,再次打出漂亮的進攻。

尤因先給斯托克頓擋拆,再到右側底角,給被喬丹盯死的艾利斯做了個漂亮的下掩護。

只見艾利斯利用尤因的下掩護,成功地把喬丹甩開,跑到弧頂接球三分。

「唰!」

7比6

「哇哦,尼克斯的比賽簡直了!這是真正的團隊籃球,你能看到帕特里克·尤因是如何幫助隊友創造得分機會的,他簡直就像另一個比爾·拉塞爾!」

海因索恩是第一個指出路易把尤因當拉塞爾用的解說員。

路易沒有機會看拉塞爾的比賽,也沒興趣去找幾十年前的比賽錄像,如果說他把尤因用得像拉塞爾,那完全是個巧合。

倒不如說,他把尤因當成暮年鄧肯來用。

他意外的是尤因的掩護質量,或許是平時被路易罵得太多,他擋拆和掩護的時候,從來都是本着寧可自己拆不開,沒得分機會,也要把人掛住的理念。

這是路易灌輸的。

擋拆牆可以不移動,可以不得分,但你不能蜻蜓點水那樣隨便做個假把式就要拆開內切。

一旦尤因那麼做,路易就會暴跳如雷。

現在尤因已經養成了擋拆務必把人掛死的概念,加上他的寬肩厚背,效果非常好,若是再加10斤左右的肌肉,全聯盟估計沒有誰的擋拆掩護效果能超過他。

喬丹很快回了一球。

那是一記三分線內一步的干拔,艾利斯的防守果真是個擺設。

8比7

忽然,法特·利弗做了個讓路易和許多人都看不懂的防守選擇。

他向後退了兩米,放出機會給斯托克頓投籃。

「好傢夥,明著送分?」路易話音剛落,斯托克頓拔起投籃。

10比8

斯托克頓的三分威脅雖然不能和艾利斯比,但他從進隊那天起就被路易催著練三分,每次訓練完都會投數百記任意位置的三分來鞏固首發位置,如今作為尼克斯的發動機,出手機會不多不代表他不能出手。

利弗送這一波,堪稱迷惑行為。

德雷克斯勒在利弗送完,迅猛地運球突入底線,雙手暴扣,把比分追平。

⑴張伯倫那句著名的「當年聯盟為了限制我的發揮而制定規則,現在的聯盟為了讓球員更好地發揮而修改規則」就是在1985年的一個紀念老張單場100分的新聞採訪里出現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餘下的,只有噪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餘下的,只有噪音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3章 明送

87.47%
目錄
共38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