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發怒的嚴首長

第一百一十三章 發怒的嚴首長

警衛員在村中走動時,聽到婦女們的八卦——

與田老師勾勾搭搭的那個好看的城裡男人又來了,聽說那男人以前跟田老師談過,後來因為田老師下鄉才散了。但這男人心底一直放不下田老師,昨兒專程為了她下鄉,今兒為了她去學校代課。田老師終於抵不住,這會正與那男人郎情妾意地對唱情歌,等唱完了,就得去找剛認了親爹的顧嚴柏鬧離婚。

一聽到「離婚」二字,警衛員心中一跳,顧不得辨別真假,跑回去告知了首長。

聽了消息的嚴首長噌地起身,沉著臉往學校趕,步伐太快,警衛員要小跑才能跟上。

打量著首長的臉色,警衛員有些忐忑地勸道:「首長,許是誤傳了,田同志不是那樣的人。」

「我當然知道,動作快點。」嚴首長催了一聲,兩步踏過橫在溪流上的木橋,低聲罵了一句,「媽了個巴子,居然敢撬我老嚴家的牆角,老子弄不死你。」

警衛員迅速低頭,當作沒聽到,緊跟首長的步伐。

不到一分鐘就趕到了校門口。

悠揚的琴聲,滿院子的師生,擁簇著一個白衣黑褲的青年,深情的唱著情歌,終於打動了田寧,自教室里走出來,青年紳士的朝田寧出一隻手,含笑邀請:「一起嗎?」

警衛員見此有些急了,抬腳跨入校門,但被首長叫住了。

「等等看。」嚴首長站著院門口,背著手,銳利的雙眼微微眯起,望著人群中心那對容貌出色分外登對的青年男女。

警衛員低應了聲「是」,退到嚴首長身後,大氣不敢出。

田寧走出教室,對上方岩深情款款的眼神,嘴角勾起一抹譏笑:「你覺得自己唱得不錯?」

方岩有一瞬的錯愕,隨後笑道:「自那年之後,沒了唯一的聽眾,我就不再唱了,如今撿起來,是生疏了些。」

方岩這話又勾起了原主的記憶。

記憶中,有個少年在手風琴上按下最後一個音律,而後湊在少女的耳邊低聲道:「以後你就是我唯一的聽眾,這首喀秋莎我只唱給你聽,好不好?」

少女臉頰緋紅,咬著唇點了頭……

復甦的記憶牽動著身體殘留的情感,但田寧只按了一下指關節就壓了下去,輕笑一聲道:「那你的聽眾可真不合格,歌詞沒唱對,情感表述不正確,她也沒給你指出來。」

田寧這話聽著有些怪異,但她笑了,笑得那樣美,宛如帶著露珠的山茶花,既有年少時的清純,又有經歷風雨後的絢爛,讓方岩移不開眼,不知不覺中將手風琴遞過去,溫聲道:「願聆聽你的指教。」

田寧冷淡拒絕:「不用,我清唱。」

當然,最重要的是她根本不會手風琴,會的是原主,但她不打算用原主的技能。

方岩收回手風琴,溫柔笑道:「那我給你伴奏吧。」

田寧沒有理會他,面向滿校師生或好奇或八卦或譏諷或痛心的目光,直接開口清唱:「正當梨花開遍了天涯,河上飄著柔曼的輕紗……」

她嗓音清甜,歌聲悅耳又歡快,聽眾的耳朵都酥了,登時忘了之前的紛紛擾擾,全身心地沉浸到她美妙的歌聲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發怒的嚴首長

29.2%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