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醒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醒

「你奶奶的事,娘是有錯,但娘不是故意的,娘可以給你奶奶磕頭認錯,下半輩子,娘給你奶奶當牛做馬贖罪。但兒啊,娘從來沒有對不起你,娘千辛萬苦把你生下來,娘當時半條命都去了呀,後來又用血奶把你養大……」

馬秋菊唱念做打,又伴着眼淚涕流,也引來了派出所里其他人探頭議論。

田寧嘴角噙起一絲譏笑,帶着孩子轉身朝外走。

嚴柏想去追,卻被哭鬧的馬秋菊死死抓着,掙脫不開。

嚴文靜想去幫忙,但被嚴首長攔住了。

在嚴首長看來,這個不在他身邊長大的兒子,就是心腸太軟,又太重感情,才會被馬秋菊仗着親娘的身份拿捏住,又被馬秋菊鬧得夫妻離心。

如今他這個當父親的能做的都做了,如果嚴柏不能清醒過來,那還不如讓他們夫妻離婚,他將兒媳和孫子孫女帶回京市安置,免得再被馬秋菊這惡毒女人磋磨。

嚴柏不知道親爹的心思,但眼見着妻兒的身影越來越遠,他的心口越來越冷,盯住眼前哭鬧的親娘:「你生了我,血緣關係斷不了,就如我跟奶奶的血緣斷不了。但親緣是可以斷的,你因為奶奶的事,為了求得嚴首長的原諒與我斷絕了親緣,如今又以什麼身份來求我體諒你?」

馬秋菊被問得噎住,張口想說什麼,但瞥見前夫冷厲的目光,身體不由得抖了一下,手就被兒子捋了下去,她想要再抓,卻只抓住空氣。

「老二啊!」

馬秋菊悲痛地大喊一聲,但嚴柏的身影沒有半點停頓,反倒加快速度跑出派出所,尋找妻兒。

馬秋菊不甘心,邁開小腳追趕,卻因為慌張絆在門檻上,直接摔到門外。

顧老頭趕忙去攙扶,一邊勸說道:「秋菊,事情已經這樣了,強求不得,我帶你回去,家裏還有老大、老三老四等着你……」

「回去,你們是不是忘了一件事?」嚴首長走了過去,冷聲問道。

「爹,我看他們不是忘了,是故意想賴掉。」嚴文靜道,「要不咱們還是把他們送去監牢吧。」

顧老頭身體發抖,連聲說道:「我沒忘,我沒忘,老婆子起來了,咱們去營業所,把存摺里的錢取出來還給老二。」

「我只提醒一次,嚴柏是我嚴家的長子,不是你們顧家的什麼老二!」嚴首長語氣冰冷的說道。

剛剛攙起馬秋菊的顧老頭,被嚇得是差點跌倒,連連道歉:「我錯了,我記住了,以後不會再犯了。」

嚴首長不再多給他一個眼神,轉頭跟嚴文靜道:「去把你大嫂找來,轉出來的錢直接落在她名下的存摺里。」

嚴文靜找來時,田寧被嚴柏攔住了,她也直接拒絕了她的提議:「那些錢是你大哥的工資,轉到他名下就行了。」

嚴文靜轉頭看向大哥,嚴柏將新得的戶口本遞給她:「用這個去開戶,落在你嫂子名下。」見田寧皺眉,他補充道,「當作孩子的撫養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醒

31.23%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