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不覺得自己可憐?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不覺得自己可憐?

嘭!

102房間猛然被推開。

白衣黑褲的方言站在窗前,好整以暇地望着闖進來的岩柏,目光掃過他手裏攥皺的信件,唇線完美的薄唇勾起一絲笑:「你來了。」

砰!

一個拳頭揮來,方言躲閃不及,直接摔在地上,也摔碎了他面上偽裝的溫和,在一雙腳出現在眼前時,仰頭笑起來:「惱羞成怒了?」

手撐地面站起來,指着他手中的信件:「我與寧寧之間的過往,可不止這些……」

嘭!

嚴柏又一拳打過去,但這次被方言手掌擋住,同時開口譏笑:「你以為我還能被你打中……」

但話未說完,方岩就被踹中了腹部,倒飛出去撞在牆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人順着牆根滑到地上,蜷縮成蝦米,但不肯發出半點呻吟之聲。

他抬起頭,清俊的臉因為痛苦而有些扭曲,卻沖着走過來的嚴柏笑起來:「你若看完了信就該知道,寧寧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只會動手的莽夫。」

刺啦!

嚴柏將手中信件一撕兩半,方言笑得更大聲了:「你以為撕了就沒了嗎?寧寧給我的信,我每天夜裏都會讀,早已記在腦海里,刻在心裏,我可以一字一句的背給你聽:親愛的方言,我的愛人,思念如潮,將我淹沒……」

啪!

撕碎的信紙全部砸在方言的頭臉上,又如雪花一樣散落,卻沒有擋住嚴柏冷淡的聲音:「你就這樣活在臆想中嗎?偽造田寧的信件,偽造她一直愛你的假象,你不覺得自己可憐?」

被打中臉,被踹中腹部,被信紙鋒銳的邊角劃過眼角,卻遠不及一句平平淡淡的「可憐」直戳心口,方言猙獰地自地上站起來,直接撲向嚴柏:「你才可憐!因為寧寧從來都不曾愛過你,只是時代的錯誤讓你這鄉下的莽夫得到了擁有她的機會,你卻還不珍惜,任由你那刻薄的娘苛待她。不過現在沒關係了,我回來了,我要把她接回城,我要給她最豪華的婚禮……」

方岩軟綿綿的扑打,嚴柏根本沒放在心上,輕易的避開,但那些話卻讓他下顎緊繃,拳頭再次握起,最後又鬆開,砸下一句話掉頭走了。

「你跟田寧曾經有過什麼都是過往,如今我跟她有三個孩子,她若真選擇你,就不會扇你耳光,不會讓你在眾人面前難堪,不會戳穿你偽造的拙劣信件。」

「嚴大哥!」

氣喘吁吁的袁麗,終於追到招待所,歡喜地跑向走出102房間的嚴柏,卻被嚴柏避開,冷厲的目光讓她一時不敢靠近,期期艾艾地問道:「嚴大哥,你是生我氣了嗎?生氣我幫方岩給田寧送信?我,我不是想幫他,我是想讓你看清田寧,不想你被田寧一直矇騙……」

「袁麗,你讓我覺得噁心。」嚴柏一臉嫌惡地說完這句話,大步走了。

袁麗難以置信地望着他遠去的背影,身體顫抖,旋即想起什麼,衝進102房間,抓起癱軟在地上的方言,雙眼泛紅地質問:「你這混蛋都做了什麼?為什麼他說我噁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不覺得自己可憐?

32.24%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