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送花

第二十章 送花

聽到袁麗的請求,田寧有些驚訝。

下意識抬頭看看屋頂,這是原來地主家的房子改建的學校和宿舍,屋頂有三米來高,對於身材玲瓏小巧的袁麗來確實是高了點。

袁麗與原主的關係還不錯,於是田寧瞧了眼手錶,便朝床頭的男人道:「離下節課還有5分鐘,你應該能幹完吧?」

「田寧姐,下節課我沒課,我可以幫你看孩子。」袁麗趕緊說道。

田寧不置可否,只看着顧嚴柏。

顧嚴柏已經起身,他將女娃往田寧懷裏一放,道:「給我兩分鐘。」

說罷,大長腿就邁出了房門,走向隔壁。

「顧同志,我給你拿掃把。」袁麗追了出去。

「媽媽,袁阿姨為什麼要爸爸幫她掃屋頂?」東東走到她身邊問道。

田寧不答反問:「我的書是不是你翻出來給你爸爸的?」她之前進屋時,東東縮在牆角玩自己的,而不像往常一樣跑到她身邊喊媽媽,她就有所懷疑。

果然,東東紅了小臉,抓着她的手道歉:「媽媽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之前爸爸問我,媽媽喜歡什麼,我說你喜歡睡覺和看書,他又問是什麼書,我不認字,就把書翻出來給爸爸看。」

田寧扶額:「什麼叫我喜歡睡覺?」

「媽媽不是經常睡覺嗎?你下了課就睡覺的。」東東疑惑地說道。

那是原主好吧。

不過想起自己前世下班后,也是能躺着就不坐着的主,她就不好意思反駁實誠的東東。

田寧點了點他的小鼻子:「東東,以後不許跟人說媽媽的事。」

「對爸爸也不能說嗎?」

「對,爸爸不能說。」

灰頭土臉的顧嚴柏走到房門口,恰好聽到田寧那句連他也不能說,腳步頓住。

「顧同志,辛苦你了,這個給你擦擦臉。」袁麗追過來,遞來一條嶄新的毛巾。

田寧聞聲轉過身,對上顧嚴柏平靜得仿若深淵的眼神,她挑了下眉,用眼神提醒他,袁麗還舉著毛巾等他拿呢。

男人眼瞼微垂,遮下所有的情緒,偏頭對袁麗道:「謝謝,不用。」

說罷,進了屋子,從包里抽出一條半舊的毛巾,又徑自走出屋子。

袁麗尷尬地收回手裏的毛巾:「田寧姐,顧同志是不是生我氣了?」

「你為何會這麼問?」田寧有些驚訝地反問。

「我想他可能不大願意給我幫忙,剛剛對着我的時候,他一直是冷著臉的。」

「他對我也這樣,他就是這冷淡性子,你別多想。」田寧笑着安慰一句。

她這話剛落下,顧嚴柏一臉潮氣地快步進屋,又將毛巾往架子上一掛,便朝田寧伸手:「把西西給我。」

西西卻咿咿呀呀的往田寧胸口拱,田寧尷尬得趕忙轉身,一邊對袁麗道:「小袁,你先回屋吧,孩子有他爸看着,就不麻煩你了。」

「好,好的,有事田寧姐喊我。」袁麗臉上發紅,小跑着出去了。

田寧終於將西西成功轉移到顧嚴柏懷裏,要是換成南南,怕是要重現早上的尷尬。

顧嚴柏抱着西西,望着背對着他,匆匆整理衣服的田寧,忽然開口道:「咱們建一座房子吧。」

田寧聞言雙眼一亮,立刻轉身,恰在這時,上課的鐘聲鐺鐺鐺的響起,田寧丟下一句話,便抓着教材往上課的教室跑。

「我先去上課,等下個課間再說。」

四十五分鐘的課程結束,田寧回到宿舍,卻發現自己卻沒有機會開口說建房的事,因為屋裏來了不少村裏人,熱熱鬧鬧的,看着與顧嚴柏的關係都不錯的樣子。

屋子裏都快沒有下腳的地方。

所以,第三個課間的時候,田寧乾脆就沒有回宿舍。

終於到了放學的時候,田寧收拾好教材朝外走,這才發現顧嚴柏一手抱着一個奶娃娃,站在門外的走廊上,靜靜地看着她。

「你們怎麼來了?來多久了?」

田寧有些驚訝,快步走過去,男娃立刻咿呀著朝她撲來,她只好用胳膊夾住教材,伸手抱住男娃。

「媽媽~」女娃忽然喊了一聲,也朝她伸出了小手。

田寧頭疼,對顧嚴柏道:「咱們趕緊回宿舍,我的胳膊可抱不住兩個娃。」

顧嚴柏點頭,雙手圈住女娃,將女娃伸向田寧的小手擋了回去,目光卻似無意地,往隔壁教室門口瞥了一眼,一抹白底藍花的衣角在門口迅速消失。

田寧毫無所覺,只頭疼男娃又開始鬧騰,小跑着往宿舍走。

顧嚴柏個高腿長,若閑庭信步一般,輕鬆地跟上田寧的腳步,消失在學校後門外。

陳長青自斜對面的教室走出來,身着藍花襯衣的袁麗幾乎同時走出來,兩人隔着院子對視。

陳長青率先開口:「你今天怎麼走得這麼晚?」

「你不也一樣。」袁麗回懟一句。

目光相對,陳長青忽然明白了什麼,眼睛瞪大了些,張口想說什麼,但最後又咽回去,加快腳步搶先出了校門,前往自己的屋子。

袁麗卻是不急不緩,出了校門后,還去路旁摘了野花,黃的,紅的,紫的,很是漂亮,又扯了草莖捆成兩束,慢悠悠地走向宿舍。

田寧回到宿舍,就把鬧騰的男娃交給他的黑臉爸爸,然後去沖奶粉,至於母乳,臭小子還是別想了。

「田寧姐,我看到路邊野花很漂亮,就給扎了兩束,這束給你,希望你和顧同志能喜歡。」

門外響起袁麗的聲音,田寧回頭,看到她手中的三色野花。

之前袁麗可沒給原主送花,那這招花引蝶之人就呼籲而出了。

田寧將目光轉向顧嚴柏,心情略有些複雜。

顧嚴柏卻似毫無所覺,抬頭問她:「奶粉沖好了嗎?」

「沖好了,但得晾一會才能入口。」田寧回道,又示意顧嚴柏看向袁麗手中的花束,「袁老師特意給扎的,你喜歡嗎?」

袁麗一下子紅了臉:「田寧姐你誤會了,我不是特意給顧同志……」

「我是男人,哪有男人喜歡花的?」

顧嚴柏的直男發言,打斷了袁麗的話,讓她尷尬地站在門口不知所措。

顧嚴柏似沒發現自己這話對送花之人的傷害,繼續對田寧道:「你若喜歡就留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送花

5.05%
目錄
共3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