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卸掉包袱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卸掉包袱

田寧最終走出了出來。

在她問出那句「所以,我能走了嗎?」時,齊香蘭讓開了道,只是臉色很難看,田父喊著她的小名踉蹌起身,田寧沒有回應,沒有回頭,徑自走出田家。

樓道上鄰居們忙著做晚飯,煙熏火燎的,還有奔跑嬉鬧的孩童,田寧走得稍微艱難些。

等下了樓,路面開闊,她的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輕鬆,如同拂過臉上的微涼的風,幾欲要飛起來。

不,不是她能乘風而走,而是背上名為「田家」的那副包袱被卸掉,她腳步輕快地走出斑駁的家屬大院的門,抬頭望著天邊的晚霞,嘴角不由得揚起來。

「田寧,好久不見,你還好吧?」

前方一輛自行車疾行而來,嘎吱在她面前停下,車上穿著深藍工服的青年朝她問候,說話時氣息有些急促,在她看來時又有些著急地撥弄他那比板寸稍長的頭髮。

瞧出青年的緊張,田寧微微笑了下,點頭致意后,繼續前行。

田寧沒有翻找記憶,但想來是原主認識的人,不過她連田家的包袱都丟開了,自然不會再跟原主認識的人產生糾葛。噢

她只想輕快地離開這裡。

「田寧你要去哪?我騎車帶你吧。」

青年下車,急匆匆調轉車頭,推著追趕著對她說道。

田寧駐足,偏頭望見青年微有些發紅的耳垂,笑著搖頭:「不麻煩你了,我只是要去百貨大樓給我兒子買些禮物。」

青年懵了:「你有孩子了?你結婚了!」

田寧聞言笑了一聲:「我下鄉六年了,結婚生孩子很正常呀。」

青年似受到了打擊,脫口說道:「我還沒有,我……」

「那祝你早日找到合適你的對象。」田寧笑著祝福一聲,然後與他道別,繼續前行。

這一次,青年沒有再追趕,甚至忘了提醒她這個點百貨大樓已經關門了,他垂頭喪氣地推車回去,路上被鄰居攔住,笑著調侃道:「嘿,老五,跟田寧搭上話了?有沒有跟她提你升上小組長了?」

被叫老五的青年只是搖頭,後來被鄰居纏的不行,哭喪著臉道:「她說她結婚有孩子了,我的大腦都亂了,哪裡還記得跟她說別的。」

鄰居詫異道:「田寧結婚了?不可能啊,她家裡可沒對外說她結婚了,別是她看不上你哄你吧?」

「我倒是希望她哄我,但她要拒絕我,用不著說她結婚有孩子,反正她拒絕我也不是第一次了。」青年喪氣說道。

鄰居同情地拍了下他的肩膀:「這倒也是,當初她下鄉的前一個晚上,你傻不拉幾地跑去表白,那天雨挺大的,你傻愣愣的在外頭站了好久,好在今天沒雨,天氣還挺好……」

「你這是安慰我嗎?」青年羞憤地用拳頭懟了下鄰居,也是發小。

鄰居退了一步哈哈笑道:「你想要安慰啊,那我告訴你還有第三次機會,等她離婚回來的時候,如果你不介意她結了婚還有孩子的話。」

青年眼睛一亮,轉頭去尋田寧的身影,鄰居一見不對,連忙拉住他:「你不會真有這心思吧?我就是開個玩笑,就算你不介意,你爸媽肯定不會同意。」

「他們不同意,那我就不結婚!」青年丟下這話,跨上自行車,順著田寧剛剛離開的方向去追趕,卻發現早已失了她的蹤影。

隨後想起她提過要去百貨大樓,便蹬著自行車直奔百貨大樓而去。

田寧不知道離開之後的事,她循著記憶來到一處有些偏僻巷子,那裡有些遮遮掩掩的人,也就是俗稱的投機倒把分子。

不過他們手中東西繁多,也不需要票,但價格要貴上三五成。

雙胞胎的奶粉快吃完了,奶粉票卻不好弄,她打算在這黑市淘買。

東東個頭長得快,兩個月前做的衣服袖子就有些蓋不住手肘了,她要多淘些布帶回家,給他做過年的新衣。

等到這些東西買好,嚴柏在她臨走前塞給她的錢花了大半。

「同志,你看看我這貨。」

許是見她出手大方,一中年男人湊過來,拉開手中的黑色公文包,示意她往裡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卸掉包袱

56.07%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