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浪里白條

第二十二章 浪里白條

「爸爸,你去洗澡了?為什麼不帶我?」

看到爸爸回來,頭臉都是濕的,東東很是失望地問道,卻沒注意到爸媽的神色都有些不自然。

顧嚴柏張口說什麼,田寧將東東推給他:「你答應要帶他去河邊洗澡,昨天忘了,今天得補上。」

東東立時高興了:「爸爸,你真的帶我去嗎?」

顧嚴柏看向妻子,卻見她已經轉身了,他俯身抱起東東:「爸爸帶你去,但游一會兒就要回來,爸爸還得回來做晚飯。」

「好的,爸爸。」東東滿口答應,又沖媽媽揮手,「媽媽再見。」

「東東再見。」田寧與兒子道別,又將兒子的衣服連帶毛巾塞到顧嚴柏手裡,「洗完讓他換上,別凍著。」

「你放心,我會照看好東東。」顧嚴柏給出承諾,但還是沒有得到妻子半個眼神,兒子又在催他,他只能抱著兒子出門。

村南邊的河流里有許多人在洗澡,有大人也有小孩,唯獨沒有婦女。

東東一踏進河裡就興奮的很,撲騰著玩水花,還叫爸爸一塊下來玩。

顧嚴柏卻想起清溪畔,田寧羞惱沖他潑水的樣子,杏眸圓瞪,蘊著水霧,就連眼角都泛出一絲緋紅,叫他移不開眼,也忘了躲閃潑過來的水花。

嘩啦!

一捧水迎面而來,顧嚴柏動作迅捷的躲開,低頭望著兒子問道:「怎麼了?」

「爸爸,我叫你,你不理我。」東東委屈道。

顧嚴柏低頭看了眼手錶:「你玩了一刻鐘了,該回去了,媽媽還在家裡等著我們。」

顧嚴柏說著,就把東東拎到岸上,拿毛巾給他擦乾,最後給他穿衣服。

東東很不舍,但沒掙扎,任由爸爸擺弄,只仰著小臉問道:「爸爸明天還帶我來這嗎?」

「可以。」

「那可以帶媽媽一起嗎?」東東天真地問道。

顧嚴柏動作一滯,想起田寧潑水時,無意中打濕了自己的衣襟,顯露出一些弧度……他飛快的將這些畫面甩出腦海,心道自己這是素了太久,才會因妻子無意中的一些舉動就胡思亂想。

回去后還得跟她保持著距離,就跟過去的五年一樣,冷冷清清的,卻也不會隨意撥動他的情緒,如此便很好。

這般想著,顧嚴柏抬手在兒子屁股上拍了一下:「回去自己問你媽媽,爸爸做不了主。」

東東捂著拍疼的小屁屁,委屈地「哦」了一聲,又瞧見爸爸走了,他趕忙邁開小短腿,噠噠地追上去。

田寧剛把煮熟的挂面從開水鍋里撈出來,就看到顧嚴柏大步走來,身後是小跑著的東東。

東東跑得小臉緋紅,頭上冒汗。

田寧忍不住瞪了顧嚴柏一眼:「你走那麼快乾什麼?沒看見兒子在後面追你,跑的都冒汗了,他這澡也白洗了。」然後又喚東東到跟前,拿毛巾給他擦汗。

顧嚴柏剛剛平靜下來的心緒,又被妻子嗔怒的眼神,輕易地撥動,他吐了一口氣,道:「我去洗個澡。」

說罷,轉身就走。

田寧錯愕地望著他大步離開的背影。

「媽媽,爸爸為什麼剛剛不洗,現在又去洗,他是不喜歡跟我一塊洗嗎?」東東委屈。

「跟你沒關係,你爸爸就是有毛病。」

有毛病的顧嚴柏,很快回到河邊,三兩下脫掉衣褲,撲通跳入河中,劈波斬浪若離弦之箭,眨眼間沖入深水區,引來河中老少一片喝彩。

原本人們還想看看他到底能游多久,只是天色漸晚,還不見他上岸,甚至漸漸看不到他的身影,許是已經游到了上游,人們沒有耐心再等候,各自上岸散去。

夜幕降臨之時,顧嚴柏破水而出,手裡提著一條白鰱,隨手摔在岸上,白鰱蹦了兩下就不動彈了。

他隨意地甩了下身上的水,便套上衣服,又扯了根草莖穿過白鰱的魚鰓,提著往學校宿舍走去。

蛙叫蟲鳴,月色清冷,一派寂寥。

及至行至宿舍前,有燈火搖曳,還有個小人兒噠噠跑到他跟前,拉著他的手抱怨道:「爸爸,你怎麼回來得這麼晚,媽媽給你煮的麵條都已經冷掉了。」

顧嚴柏聞言下意識的看向屋內,妻子坐在床邊,一手輕拍著一個奶娃,輕輕哼唱著舒緩的旋律,讓人的心忽然就靜下來了。

所有的躁動,疲倦,乃至不甘,全都消失不見,心底唯餘下溫暖和安寧。

這或許……就是家。

終於把兩個鬧騰的奶娃娃哄睡著了,田寧一回頭,看到顧嚴柏提著一條白鰱站在門外。

白鰱足有三四斤的樣子,田寧先前因為等人不至的那絲小怨氣頓時消散得無影無蹤,有些高興地起身道:「我去給你熱面。」

「不用,我吃涼的就行。」

顧嚴柏說著話,便進屋找了個盆,把白鰱放進去,又倒了兩勺水,白鰱猛地甩尾濺起一串水花,顧嚴柏卻輕鬆避開,半點不沾身,看得田寧愣了一下。

先前在清溪畔,顧嚴柏沒有避開她潑的水,是因為反應不及……還是故意不躲?

似察覺到她的目光,顧嚴柏轉頭看來,田寧忽然有些不自在,抬腳往桌邊走:「不熱面就吃涼麵,我給你弄一些配菜。」

「不用。」

「我做飯,不喜歡別人提要求。」

「……好。」

半刻鐘后,過了水的麵條,放上雞蛋絲、黃瓜絲、酸竹筍絲、酸辣椒絲,最後撒上蒜末,澆點醬油,用筷子一絆,酸辣香甜的味道沖鼻而來,顧嚴柏的喉結忍不住滾動了一下。

「麵條若是換成米粉,味道會更好一些。」田寧有些遺憾地說道。

「這就很好了。」顧嚴柏說完這話,就夾了一大筷子塞入嘴裡,酸辣鮮香的味道在舌尖炸開,顧嚴柏下筷子的速度越來越快。

田寧錯愕,沒忍住開口道:「吃慢點,吃太急了對腸胃不好……」

話音未落,男人已經扒了最後一口面,又仰頭將碗底的汁水喝了,然後扭頭看她。

對上他黑亮的眸光,田寧艱難地開口:「要不,我再給你煮點面?」

顧嚴柏舔了下嘴角:「太晚了,下次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浪里白條

5.54%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