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不喜歡欠人情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不喜歡欠人情

「謝謝你的好意,我一會就回來。」田寧婉拒了王大勇,便示意田鵬義在前頭帶路。

田鵬義揉著自己被打疼的臉,恨恨走在前頭,等出了招待所,譏諷道:「二姐,你可真厲害,在哪都有男人為你出頭……」

「你想再挨一嘴巴子?」田寧冷聲打斷他問道。

田鵬義哼了一聲,加快了步伐。

等到了醫院,了解到田父昏迷的起因,田寧轉身又一巴掌打在田鵬義臉上,讓他臉上有了對稱的紅印。

「你還打我!」

田鵬義怒氣衝天撲向田寧,田鵬山趕緊攔住他,勸他別衝動,田鵬義惱怒:「大哥,田寧打了我兩巴掌了,她憑什麼打我?!」

田鵬山皺著眉頭沒說話,對於這個幼弟,他也是不滿的,要不是他不懂事,父親哪裡會摔到住院?

不過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他側過頭對田寧道:「二妹,爸的病床前你也忍一忍。爸這情況得在醫院住一陣,咱們兄妹幾下商量一下接下來的安排,還有醫藥費……」

恰在這時,一臉疲憊的齊香蘭走進病房,與她一塊的還有鄧天則及其父母。

鄧天則看到田寧眼睛亮了一下,隨即又露出愧疚之色,搶先說道:「我要是堅持將田叔送回家,他也不會摔倒,所以有我一份責任,醫藥費我出一部分,今晚上也由我陪床,你們別跟我搶。」

鄧天則主動攬責任,他父母的臉色立時有些不好看,但也沒說什麼,只是目光有意無意地掃過田寧,帶著審視和不喜。

田寧渾然不覺,她從口袋裡掏出僅剩的兩塊錢,放到床邊的柜子上,對著齊香蘭道:「前天給爸的信封里有60塊錢,這2塊錢是我身上僅剩的錢,也是我們唯一能給的了。」

齊香蘭眉頭一皺,想要說話,田寧繼續道:「我明早的火車,你們不用送我,以後也不用再去鄉下找我,每年我都會按時寄贍養費回來。」

說完,抬腳朝外走,手腕卻被一隻乾瘦的手抓住了。

田父自床上坐起來,哀求地喊了她一聲:「寧寧。」

田寧回身看過去,看到病床上的老人面色蒼白,眼窩凹陷,好似一夜之間老了十歲。

心底忽然湧起一股酸澀,卻辨不清來自原主還是自身,田寧壓下這股情緒,微笑著對著老人道:「您老該理解我的,您為了田鵬義留城做了很多努力,而我也需要回家照看我的三個孩子。

他們當中大的才五歲,兩個小的剛滿一歲,他們爸爸又是個粗糙的,不太會照看他們。我已經出來三天了,實在不太放心他們,該回去了。

我不知道等他們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樣,我不清楚以後會不會特別偏愛其中一個,但現在我還能做到一視同仁。」

聽到她最後一句話,老人的手一下子無力地鬆開了,凹陷的雙眼也濕潤了,聲音嘶啞:「寧寧,是爸對不起你。你走吧,還有這錢你拿上,以後也不用給家裡寄錢。」

老人著急地將柜子上的兩塊錢抓起來塞給她,田寧沒接,她退後一步朝老人鞠了個躬:「您老多保重。」

說完,抬腳朝外走。

田鵬義不甘心,還想阻攔,但被田父呵斥住了,田父隨後劇烈的咳嗽起來。

田家人緊張的給他順氣倒水,前路讓出來了,田寧順利地走出了病房。

鄧天則愣了一下拔腿追趕,但被他爸鄧主任拉住了。

鄧主任低喝:「你給我安分點!」

「爸,我一會就回來!」

鄧天則畢竟年輕,很快掙開了他父親的手,追了出去。

「田寧,等一等。」

田寧剛走到醫院門口,鄧天則喘息著追了上來,田寧特意走到一路燈下,又拉開安全的距離才開口問道:「你有事嗎?」

鄧天則腦子是有些懵的,他追出來的時候也沒想什麼,如今對上田寧隱含戒備的眼神,他急得直撓頭。

忽然,鄧天則的腦子裡閃過一道靈光,兩隻手上下摸口袋,也不管裡頭摸出來的是錢票還是鋼鏰,全都塞給她:「你明天要走,路上不能沒錢,你都收下吧。」

田寧見他掏錢就有預料,側身避開他的手:「謝謝,但不用了。」

「就當我借你的。」鄧天則又推過去,「你以後再還我。不過你不用著急還,等幾年都行。」

田寧沖他笑了笑:「我不喜歡借人錢,也不喜歡欠人情。」除非逼不得已。

如今她唯一借錢欠下人情的,便是東東他爸,回去還不知道該怎麼還,頭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我不喜歡欠人情

59.69%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