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她一定是發燒了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她一定是發燒了

因為夜裡睡得太晚,田寧上了火車不久,就在鐵軌撞擊的咣當聲中迷迷糊糊睡過去。

之後在一陣食物的香氣中醒來,是四周的旅客在吃午飯。

咕嚕,咕嚕。

對面吃著雞蛋的小男孩,疑惑地看著她的肚子。

田寧沖小男孩笑了下,從包里拿出陶瓷缸子,起身往水房走。

許多旅客過來接開水,就著冷掉的饅頭、包子、餅子等物就湊合一頓午飯。

田寧排了十來分鐘,接了一杯熱水,來到兩截車廂的連接處,望著窗外倒退的景色,等到熱水稍涼些,慢慢地喝下去,慰藉從昨晚開始辟穀的肚子。

喝飽水回到座位,對面小男孩的奶奶,從籃子里拿出一個餅子遞給她:「姑娘,嘗嘗我家烙的餅子。」

田寧忙擺手:「謝謝奶奶,我吃過東西了。」

小男孩的奶奶見她拒絕,便將餅子隨手給了孫子,然後與她聊起自家在農場工作的兒子兒媳,邊上的旅客也加入了聊天之中。

處於中心的田寧沒法睡覺了,但她也沒有心思搭話,因為空腹喝水消化太快。

只是過道上都站滿了乘客的車廂里,想要去廁所是件艱難的事,等到終於進去,被那氣味一衝就忍不住撲向水池子……

半小時后回到座位,她已經沒有半分力氣,閉眼斜靠著窗邊。

就在這煎熬之中,火車又行駛了十來個小時,終於在暮色之中停靠到站。

田寧拿著行李下站之時,雙腿發軟,身上出了一頭虛汗,被冬日的寒風一吹,就一陣頭暈腦脹,耳朵也嗡嗡的。

就在這嗡嗡聲中,她隱約聽到有人喊媽媽,好像還有些耳熟。

就在田寧用自己昏沉的大腦思考有沒有聽錯之時,一個身影如炮彈一樣撲了過來,她沒有防備,身體抑制不住的往後倒。

「小心。」

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緊接著她的腰被一隻大手扣住,行李被拿走,還有一股熟悉又溫熱的氣息侵佔了她的呼吸。

她愣了一下,抬頭看見一張剛毅的臉,對上一雙漆黑如墨的眸子,那眸子里倒映著自己微張著嘴的呆傻模樣。

昏沉的大腦慢慢恢復運轉,她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往邊上退了一步問道:「你怎麼來了?」

一張口才發現自己聲音嘶啞,對面的男人顯然也發現了,他眉頭一皺,抬手摸向她的額頭:「你不舒服?」

「沒有。」田寧躲開他的手掌,這才有時間低頭查看自己腿上的奇特「掛件」。

「媽媽,你終於看到我了!」人形掛件從厚實的衣領里掙出小腦袋,仰著小臉激動的說道,小臉蛋紅撲撲,大眼睛亮晶晶,瞧著很是可愛。

「是東東呀。」田寧眸子彎起來,俯身要去摸他的小臉,卻有一件棉衣先一步裹住了她,帶著男人獨特的氣息和熱度,驅散了所有的寒意。

她錯愕抬頭,就見男人身上只剩下一件長袖襯衣,在寒風蕭瑟中,微微繃緊的衣袖顯露出漂亮的肌肉線條。

她一定是發燒了,才會關注什麼肌肉,什麼線條。

她晃了下頭,連忙脫棉衣要還給男人,男人卻俯身一把抱起東東,扭頭對她道:「南南和西西還在車上等咱們。」

田寧一聽急了:「你怎麼把他們兩個丟在車上不管?車子在哪?」

「媽媽,車上——」坐在爸爸臂膀上的東東,扭過頭要跟媽媽解釋,但被打斷了。

「是我不對,我帶你過去。」嚴柏開口道歉,一手提著行李,一手抱著兒子,大步往外走。

田寧也顧不得跟他理論,裹著幾乎要拖地的長款棉衣,小跑著跟上男人的腳步。

出了站,就看到一輛熟悉的拖拉機。

車子也有些變化,後車斗不再空蕩敞亮,而是搭了鐵架蒙了油布,看起來風雨不侵,隱約還能聽見孩子咿咿呀呀的聲音。

田寧心頭一喜,越過男人,直奔後車斗,掀開油布——

「小田你回來了,快上來。」

正逗著奶娃的王嬸子,聽到動靜回頭看到田寧,欣喜的起身招呼。

「麻麻。」兩個奶娃也齊聲喊了起來,扭著小身體朝她伸手求抱,男娃力氣大,幾乎要將身下的嬰兒車帶翻。

田寧沒料到王嬸子也在便愣了一下,眼見男娃的嬰兒車晃動,趕緊上車,一把將他抱出來,感激地朝王嬸子道謝:「謝謝嬸子這些天幫我照看孩子。」

王嬸子擺手:「我這幾天可沒幫忙,都是嚴柏自己帶孩子。就今早蹭他的車來鎮上買年貨,其他蹭車的人都回去了,我老胳膊我老腿的,不想提著東西走回去,所以就賴在車上。」

「對了,嚴柏不是第一天來等你,他昨天等到最後一趟火車開過才回家,天都黑透了。好在你今天回來了,不然他怕是要去城裡找你了。」

王嬸子笑呵呵說這話時,油布帘子再次被掀開,田寧心頭一跳,幾乎不敢轉頭看過去,卻能感受到兩道灼熱的視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三章 她一定是發燒了

60.21%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