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灼灼其華

第二百四十章 灼灼其華

第二天清晨,天色微明。

田寧睜開眼,發現男人趴伏在床沿上睡著了,右胳膊還搭在被子上,被下是她的腰腹,她想要起身都難。

且她一動,男人就睜開了眼,他的眼底布滿血絲,帶著疲倦,卻透出喜悅的光芒:「你醒了?現在感覺怎樣?」

男人的聲音嘶啞,一邊詢問,一邊伸手摸向她的額頭。

田寧側頭躲開,又迅速坐起身,將被子拉到脖子下,望著他道:「我好多了,謝謝你昨晚幫我請大夫,又照顧我一夜。」

聽到她真誠的道謝,但她眼底的警惕和防備同樣無法忽視,嚴柏將手緩緩收回,搖了下頭:「我前一陣感染瘧疾,你也照顧我,還冒雨為我採藥,我所做的不及你。」

「當初是我執意攔下你,不讓你開車鎮上,耽誤了你用更好的藥物,自然要採藥彌補。」田寧不以為然地說道。

嚴柏望著她道:「那天雨太大,又是夜裡,我腿上有傷,未必能順利開到鎮上去。後來我得知,當夜有人冒雨開車,車翻了,腿斷了。」

田寧悚然一驚,傾身靠近他追問:「是哪裡的人?在哪翻的車?」

難道禍事不可避免,嚴柏躲過了,就有另一人慘遭橫禍?

看到她的反應如此大,嚴柏心底湧起一絲暖意,將她身上滑落的被子又給拉上去:「是隔壁鎮上的,送你去坐火車的那天,我回了一趟水電局,聽寧國鋒提了一嘴,你若想知道更多,我回頭問問……」

田寧急聲打斷他:「不用,不用問。」

嚴柏看著妻子驚怕的神色,忍不住隔著被子拍了一下的手背:「好,我不問。」

對上男人忽然變得溫柔又隱含熱力的眼神,田寧知道他誤會了,張口想解釋,卻發現這件事從頭到尾就是一團亂麻,根本無從解釋。

乾脆不解釋,她拉著被子別過臉道:「我要起床了,麻煩你去外頭等一下。」

妻子忽然起了小性子,嚴柏忽然想起寧國鋒熱情教他的那些有關哄妻子開心的絕招,暗自搖頭表示用不來,情況不同。

但嚴柏的心情實則不錯,田寧願意與他使性子,比對他客氣疏離好很多了。

眼底閃過笑意,他起身道:「你先別急著下床,我去給你拿一套乾淨衣服。」

田寧下意識想拒絕,但身上那股黏糊潮濕的感覺讓她無法張口,最後自暴自棄地嗯了一聲。

反正連他的床都躺過一夜了,他再去拿她的衣服又算什麼?

只是,田寧沒有想到的是,男人再回來,手中不光有她的一套乾淨衣服,還有毛巾,以及一桶兌好的熱水。

「我想著你或許需要擦拭一下,就給你提了熱水來。不要去洗澡房了,你現在著不得風,就在這屋裡將就一下,我會把門窗都關緊。」

嚴柏說著話,再次檢查窗戶,又用報紙將窗戶縫隙又貼了一層,這才走出房間,關緊了房門。

田寧攏著被子坐在床上,神色來回變幻,一時氣,一時惱,一時羞,最後破罐子破摔,掀開被子下床。

兩條腿軟得跟麵條一樣,膝蓋磕在床柱上,差點摔倒。

「田寧,你沒事吧?」門外立刻響起男人著急的詢問聲。

「我沒事,你走遠點。」田寧揉著膝蓋,咬著牙沖門外說道。

門外安靜了一秒,隨後響起男人的聲音:「我先去看看孩子,你有事就喊我。」

等一會兒沒等到裡頭的回應,嚴柏眼底閃過一絲失望,但沒說什麼,轉身走向東屋。

在他推開東屋房門之時,那邊忽然響起嘩啦水聲,嚴柏動作一頓,耳尖忽然發熱,眼前浮現出昨夜妻子敞開的衣襟下,帶著淡淡緋紅的白皙肌膚……

用力搖了下頭,嚴柏推門進屋,又趕緊關上房門,隔絕那水聲。

「爸爸你來了,媽媽是不是也醒了?」

火坑上,東東一骨碌爬起來,急切詢問,隨後又睜大了眼睛看著爸爸,緊張的問道:「爸爸,你的臉好紅呀,是不是也發燒了?」

嚴柏:「……」

見兒子站在炕沿上,踮腳伸出小手摸向他的額頭,嚴柏偏頭躲開,伸手抱起兒子道:「爸爸沒有發燒,是剛剛被熱水熏的。」

「真的嗎?」

「真的。」

「哇哇哇——」

男娃醒了,卻踢不開壓在身上的被子,不高興的張口啼哭。

女娃被吵醒,跟著啼哭起來。

於是,屋裡響起了二重奏。

父子倆對視一眼,一齊轉身去哄兩小的。

但男娃的起床氣很大,根本不給爸爸和哥哥面子,扯著嗓子嚎,女娃也被帶著啼哭不休。

就在父子倆手忙腳亂之時,房門被推開,田寧趕了過來:「南南和西西怎麼哭了?到媽媽懷裡來。」

她拍了下手掌,兩奶娃立刻掙開爸爸和哥哥的懷抱,朝她爬過來。

她趕來的匆忙,臉上的水還未擦乾,吸足了水的肌膚吹彈可破,還有熱氣熏出來的緋紅,若春日的桃花,灼灼其華。

嚴柏的目光定在田寧臉上挪不開,直到男娃白胖胖的腳丫子踹中了他的下巴,他才醒神別開視線,又壓制住男娃亂蹬的腳丫子道:「你的身體還沒養好,兩小的我來照看就好,前幾天也是我照看他們。」

田寧沒好氣地白他一眼:「南南的嗓子都快哭啞了,你這照顧……算了,趕緊給我吧。」

她伸手從嚴柏手下抱走男娃,奇異的是,男娃立時不哭了,伸出小胖手抱緊了她的脖子,又沖著爸爸吹了個鼻涕泡泡。

嚴柏:「……」

他默默拿來帕子,捏了下男娃的小鼻子,男娃啊了一聲。

「怎麼了?」田寧扭頭詢問。

嚴柏將男娃的鼻子擦乾淨,收起帕子搖頭道:「沒事,我去給他們沖奶粉。」

等到嚴柏沖好奶粉回到東屋,發現兩小的在田寧和東東的逗弄下,咯咯歡笑,這情景與前幾天他帶娃時截然不同。

他的目光不由得又移到田寧臉上。

察覺到他的注視,田寧不由得羞惱,轉頭瞪他:「沖好了就拿來呀,南南和西西都餓了。」

嚴柏嗯了一聲,走到炕邊,遞給她一杯奶粉:「你先喝一杯,你的身體需要調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章 灼灼其華

62.02%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