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只當尋常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只當尋常

田寧抬頭看了嚴柏一眼,接過杯子道:「奶粉難買,兩小的脾胃虛弱,喝奶粉是最合適的,得先顧著他們,我吃什麼都行。東東,去拿個勺子來。」

「好的媽媽。」

東東爬下炕,跑去廚房拿勺子。

田寧則輕晃著杯子,讓奶粉的溫度降得快些,一邊歉意地說道:「回城前,你塞給我的一百塊,我這趟花光了,我要攢一段時間才能還給你。」

嚴柏沒有問她錢花在何處,而是說道:「你不用還,當是家用。」

田寧沒有理會他這話,指著炕上她昨天帶回來的布包繼續道:「裡頭有兩罐奶粉是給兩小的,還有些布料可以給孩子們做衣服。」

說著,扭頭往嚴柏身上掃了一眼,就收回視線,繼續晃著杯子道:「應該還有些剩的,能給你做件上衣,你想要長袖還是短袖,對款式有何要求?」

嚴柏愣了一下,旋即眼底溢出神采,他道:「我衣服夠穿了,你給自己做兩件新的。」

田寧搖頭:「我借了你的錢,當還利息,給你做衣服便是利息。如果你對款式沒有特別要求的話,我就按自己的想法來做。」

嚴柏目光複雜的看著田寧。

「媽媽,勺子拿來了。」東東這時跑回來,舉著勺子遞給她。

田寧笑著親了下東東,接過勺子開始給兩個奶娃餵奶粉,一人一口,很是公平。

「我去做早飯。」嚴柏說了一聲,轉身走出了東屋。

東東看了眼爸爸的背影,又看了眼媽媽,小臉上透著糾結,不知該去幫爸爸做飯,還是留下來幫媽媽。

田寧瞧見,笑了一聲,指揮東東從炕角拖過大布包,伸手從裡頭摸出一個小包,交代道:「把這個交給你爸爸,然後留在廚房幫他做飯。」

東東高興地接過小包,蹬蹬跑去廚房:「爸爸,給你。」

嚴柏在生火,見兒子遞來牛皮紙小包,伸手去接:「這是什麼?」

「不知道,媽媽叫我給你的。」東東搖頭回道。

聽到是田寧給他的,嚴柏的手立刻撤回來,拍掉手上的煙灰,才重新接過牛皮紙小包,小心翼翼拆開,看到裡頭的東西愣住了。

東東好奇地湊過來:「爸爸,這是什麼?」

「是配件。爸爸一會回來。」

嚴柏噌地起身,心口涌動著一股情緒,但在跨入東屋,望著田寧的背影時,忽然無法張口。

田寧將最後一勺子奶粉送入女娃口中,回過頭,看到嚴柏手中拿著手錶配件看著她,等了幾秒見他依然沒開口,田寧主動問道:「可是型號配不上?」

嚴柏輕輕搖頭:「不是,型號正好。」

他頓了一下,又開口:「謝謝你。」

田寧笑了一下:「別客氣。在買奶粉的時候,正好碰見有人賣手錶配件,也很便宜,想著你或許有用就買了下來。」

說完這話,兩人又沉默了。

「啊!」

男娃的叫喊打破了這份沉默,田寧趕忙去看男娃,見他小臉憋的通紅,往他屁股蛋上一摸,果然濕了。

「臭小子,你剛喝完奶粉就尿,莫非腸子都是直的?」

田寧搖頭笑著,動作利落地撤走濕尿布,嚴柏上前搭手。

彼此間難免有肢體觸碰,也只當尋常。

忙忙碌碌中,早上過去,一家子也吃過早飯。

東東爬上炕,陪著弟弟妹妹玩。

田寧拿出先買的布料,這三個孩子身上比劃,結果男娃抓住布料一角不撒手,與她玩起了拔河比賽。

女娃咿咿呀呀地爬過來,然後「啊」的一聲撲到布匹上,直接攪和了拔河比賽,咯咯笑得開心。

田寧頭疼,雙胞胎這般玩鬧下去,她何時才能開始做衣服?

嘣,嘣,嘣——

一陣劈柴聲傳了進來,田寧眼睛一亮,哄著兩奶娃道:「南南、西西,聽見外頭的聲音了,想不想出去玩?」

兩奶娃果然被那聲音吸引了,靈動的大眼睛往外瞧,但兄妹倆的小胖手不約而同地抓住了田寧的袖子,這是要她一塊去。

這倆小機靈鬼。

田寧無奈,給兩奶娃裹好衣服,戴好帽子,放進了嬰兒車裡,推向院子。

院子里,嚴柏只穿著一件洗得發白的粗布單衣,手持斧頭將圓木一塊塊劈成柴火,手臂揮動間有肌肉隆起,身上也升騰起熱氣,將他整個人攏在薄薄白霧之中。

那嘣嘣嘣的劈柴聲里似乎透著某種韻律,叫人的心跳也跟著這節奏跳動。

男娃顯然被帶動得興奮起來,沖著爸爸的方向揮動手腳,咿咿呀呀地叫喊著。

嚴柏動作一頓,扭頭看到妻兒過來,放下斧頭道:「外頭冷,你們怎麼出來了?回屋裡待著去吧。」

「爸爸你不冷嗎?」東東問道。

「爸爸不冷,爸爸都出汗了。」嚴柏抹了一把額頭笑道。

「爸爸,你頭上沒有汗。」東東跑到爸爸跟前認真的瞧了瞧,然後耿直地說出了觀察結果。

嚴柏:「……」

田寧用手背抵著唇才壓住笑意,招手吩咐東東:「去給你爸爸拿棉衣。」然後朝嚴柏說道,「劈好的木柴夠用一段時間了,不用急著都劈了。」

男人的眼神柔和下來,「嗯」了一聲,身後的院門卻在這時被敲響,他扭過頭,神色冷了下來,正如這寒冬臘月。

院門口的顧老三縮了下脖子,攏著袖子賠笑道:「二哥,不是我故意要打攪你和二嫂,是娘逼著我來的,她昨晚生氣把碗筷都砸了,我今天要不來,娘得把鍋也砸了,咱家就徹底沒法吃飯了……」

「爸爸,我給你拿來衣服了。」東東抱著大棉衣,艱難地跑過來,實在是因為爸爸的棉衣對他這五歲小男孩來說太大了,擋住視線,又裹絆住腿腳,他得很小心,才不會摔倒。

顧老三瞧見,忍不住哈哈笑起來:「東東,你咋跟只大笨熊一樣……」

嚴柏從兒子懷裡拿走棉衣,目光同時掃向顧老三。

顧老三一激靈,趕忙換了話題:「東東,想三叔沒?」

「不想。」東東躲在爸爸身後,沖著以前總喜歡掐他臉的三叔,毫不猶豫的說出自己的心裡話。

顧老三:「……」

不過顧老三一向臉皮厚,他嬉笑道:「東東不想三叔,三叔卻想你的緊,別躲你爸爸身後了,過來,三叔給你糖吃。」

顧老三說著,把手伸進口袋裡,但摸了半響也沒摸出半顆糖來。

嚴柏早已失去了耐心,冷淡道:「有事說事,沒事就走吧。」

「有事,有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一章 只當尋常

62.6%
目錄
共38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