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童言無忌

第二百五十一章 童言無忌

從茅房迴轉,田寧帶著東東走進院子,就碰見顧老三帶著妻兒朝外走。

顧老三僵了一下,又很快緊走兩步,朝她道謝:「嫂子,謝謝你昨天收留我們一晚,我們也不好意思再蹭一頓早飯,這就走了,你不用留我們,也不用送……」

顧老三忽然說不下去,因為田寧沒有接話,沒有挽留,目光看著被他夾在胳膊下的被子。

顧老三莫名有些心虛,將被子往後挪了挪:「是二哥送我們的,說是多餘的,就送我們了。」

田寧收回了視線,帶著東東徑自越過顧老三一家,來到水井邊壓水洗手。

顧老三不敢再啰嗦,縮著脖子夾著被子,招呼妻兒快步朝外走,卻在跨出院門時,腳下一絆,「哎呦」跌出去。

東東好奇地轉頭看過去,見到三叔抱著被子爬起來。

叔侄倆對上眼神后,顧老三扯出笑臉對東東道:「等叔叔把住的地方收拾乾淨了,東東就來我家裡玩,叔叔給你做好吃的。」

韓細妹沒好氣地沖自家男人翻了個白眼:「行了快走吧,咱們去把那院子收拾一番,趕八點去大隊借糧,還能喝上一頓稀的。」

「誒你這婆娘,不會說話就閉嘴。」顧老三訓了一句。

「我倒想說好聽的,但我這肚子空著,嘴裡干著,吐口唾沫都是苦的,哪裡有說得出好聽的。」

「你這婆娘,一大清早想找吵架是不是?」顧老三瞪起了眼睛。

「吵什麼?」

這時,嚴柏自屋裡走出來,目光掃向院外,語氣清冷。

顧老三立刻縮了脖子,拉扯住自家婆娘賠笑道:「二哥,我們兩口子吵慣了,不當真的,我們這就走,不打擾哥嫂了。」

韓細妹還不想走,就聽到東東的一聲問話,身形一輕,就被丈夫拽得連奔帶跑,很快遠離了嚴家。

「爸爸,三叔拿走的被子是你送他的嗎?」

「為什麼這麼問?」

「三叔說的,三叔說你把被子送他了,說是多餘出來的。」東東脆聲回道。

嚴柏心頭一緊,立刻看向田寧。

田寧拿出帕子給東東擦乾手,輕拍他的後背道:「進屋烤火,別凍著了。」

「好噠媽媽。」

東東牽著媽媽的手,蹦蹦跳跳往屋裡去。

嚴柏張口想解釋,田寧側過頭與他道:「你不用解釋的,家裡的大部分物件都是用你的錢購置的,你有權處置。」

她的神情溫和,語氣柔和,話又說的通情達理,嚴柏卻覺得心口被堵了一般,在田寧帶著東東進屋的前一秒,終於吐出一句話:「那被子是借給老三的,我有棉衣,晚上可以當被子用。」

田寧沒有接話,東東回頭道:「爸爸,我可以把我的被子分你一半。」

童言無忌,嚴柏心頭一跳,目光看向田寧。

田寧沒有回身,彎腰抱起東東跨過門檻,東東卻在她懷裡撒嬌:「媽媽,讓爸爸跟我們一起睡吧,爸爸身上熱,讓爸爸暖被窩更暖和。」

田寧身體一晃,第二隻腳差點絆到門檻上,好在最後關頭穩住了,安穩地進入廚房。

身後卻響起一道咳嗽聲,似被嗆著了。

東東立時緊張了:「爸爸你是生病了嗎?」

嚴柏又咳了一聲,捂著嗓子道:「爸爸沒事,就是嗓子有些癢,喝點熱水就沒事了。」

他說著就進屋去倒水,在與田寧擦身而過時,又抑制不住地輕咳一聲,但及時地捂嘴別過臉,加快步伐越過她。

田寧眉頭蹙起,望著男人一邊輕咳,一邊提壺倒水,想起他前天照顧自己一晚,昨夜又伺候鬧夜的雙胞胎,心情複雜又糾結。

忽然看到男人將剛倒入碗里的開水往嘴邊送,心驚之下急聲喊他「住手」,又上前劈手奪碗,對上男人怔怔看來的目光,田寧忽然意識到自己這反應太過了,一時間有些臉熱。

好在她腦子轉得快,又將水碗塞回去:「我一摸就知道水太燙,你要是把嘴燙壞了,誰幫我哄兩小的?」

「呀!」

隔壁東屋炕上,男娃喊了一聲,似在回應她的話,女娃也跟著叫起來,開啟二重奏。

田寧暗鬆一口氣,匆匆丟下一句話,就趕去東屋照看雙胞胎。

「你去找林大夫開藥,若是晚上不咳了,就來炕上跟東東擠著睡。」

為何他病著不讓上炕?自然是防止他傳染給三個孩子,尤其是剛一歲的雙胞胎,抵抗力虛弱。

嚴柏望著田寧的背影消失在東屋門內,嘴角禁不住揚起一絲弧度。

「爸爸,你不咳了?」東東蹬蹬跑到爸爸跟前,仰著小臉驚喜問道,又伸出小手,「爸爸,我剛剛默數了五個一百,你都沒咳,是不是病好了?」

嚴柏低頭對上兒子澄澈的大眼睛,他抵唇輕咳一聲道:「爸爸是覺得好多了,再喝點熱水,晚上應該就好透了。」

東東的眼睛登時亮了:「那我晚上可以跟爸爸一起睡了,太好了!」

嚴柏眼底泄出笑意,彎腰一把抱起聰明又懂事的兒子。

另一邊,顧老三再次用利索的嘴皮子哄住了自家婆娘。

「……跟大隊借錢借糧都是二哥做的擔保,咱們一年兩年肯定還不上,大隊總不能逼死咱們,肯定會去找二哥。二哥月月有工資,看咱們可憐,肯定就替咱們還上了,就如這床被子,不也是你男人我求兩句就求來了嘛。」顧老三拍著手中的被子得意道。

至於二哥說的借,顧老三根本沒往心裡去,往年他就跟二哥借了不少錢物,二哥從來就沒追討過,所以這個「借」跟「送」一個意思。

韓細妹早就被勸得鬆動了,嘴上卻不饒人:「一床舊被子就給你美成這樣?你有本事把二嫂那床新被子要來,我打眼瞧過,那被子得裝了十斤往上的新棉,又大又暖和,咱一家子蓋上晚上肯定凍不著,說不得還會發汗……哎呦,你打我幹啥?」

「勞資再不打你,你不得上天?」顧老三瞪眼罵道,「你個貪心不足的臭婆娘,二嫂的東西你也敢想?你是忘了二嫂以前拿刀劈人的樣子,還是看不出咱二哥把二嫂當天仙供著呢?」

「你當這被子真是二哥家多餘的?多個屁!是二哥被二嫂趕下炕,只能去西屋睡硬板床,二哥還不敢有半點怨氣,就是昨天收留咱們也得看二嫂的臉色。你信不信,昨天二嫂但凡說個不字,二哥就能把咱們趕出去。」

「你,你咋看出來的?」

「當然是用眼睛看的,就你個蠢婆娘,長著一雙眼睛也是瞎的,啥也看不明白還跟二嫂扎刺,回頭她拿刀砍你,別怪我沒提醒你。」

「他爹,我錯了,以後我都聽你的。」

「那還差不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一章 童言無忌

63.38%
目錄
共3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