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金魚記憶的小二

第二百五十四章 金魚記憶的小二

田寧請來的王嬸子,是為了請教做襖子的技巧。

她有原主的記憶,但原主的技藝那就那樣,做襖子可比平常的外褂和褲子難多了,且她手生,所以請來手熟的王嬸子指點和壓場。

聽了一耳朵顧家的鬧劇,忽然聽到王嬸子問起嚴柏的去向,手上的針一歪,原本不大整齊的縫線更是爬上了高坡,她裝作若無其事地退針,一邊回道:「他去鎮上辦事……」

可王嬸子眼睛尖啊,對嚴柏的去向也不感興趣了,張口叫停田寧:「停下,你這針不能這麼退,兩層布還夾著棉花,退針不成還得走歪了,把它給我,我給你弄。」

正在炕上陪著弟弟妹妹玩耍的東東,好奇地轉頭看來。

田寧不由得有些赧然,但沒有把針線交出去:「嬸子,不能每次都麻煩您,您告訴我法子吧。」

「你要自己來的話,就把線頭剪了,把歪掉的線抽出來,再重新起針。」王嬸子看了她一眼笑道。

田寧:「……」

「媽媽,我幫你剪線頭。」

東東從笸籮中拿起剪刀要幫忙,邊上就插過來一隻小胖手,抓向剪刀頭。

「臭小子,這不是給你玩的。」田寧一驚,趕忙抓住那隻小胖手,男娃卻趁機爬到她身上,咯咯笑起來。

眼見女娃也要爬過來,田寧趕緊扒下男娃,丟給東東:「你攔著弟弟妹妹,媽媽儘快幫你把襖子做好。」

「好噠媽媽。」

東東放下剪刀,艱難抱起弟弟往炕另一頭走去,男娃生氣地拍打他,小巴掌還挺有力,有一次還打在他臉上,但東東都沒有把弟弟丟下。

田寧眉頭一皺,放下做了小半的襖子,起身抓住男娃的小手,虎著臉沖他道:「你再打你哥哥,媽媽就打你屁屁。」

男娃很懵,睜著大大的眼睛,如黑葡萄一樣清澈又無辜。

「媽媽我沒事的,弟弟打得不疼。」東東開口維護弟弟,但他的左臉上有個微紅的小手印。

男娃咿呀了一聲,抬起另一隻手在哥哥胳膊上打了一下,咯咯笑得開心又純真。

「壞小子你真是找打。」

田寧將男娃從東東懷裡扯下來,抬手在男娃小屁屁上啪啪打了兩巴掌,男娃哇地大哭起來。

王嬸子趕忙過來摟住男娃勸道:「他這麼小不懂事,你別打他呀。」

田寧搖頭:「他雖然還小,但隨便打人的習慣不能縱容。」

王嬸子不以為然:「這有啥?咱這邊帶孩子,都在孩子還小的時候教他踢打家裡親近的人,就是陪他玩耍,還能鍛煉孩子手腳和膽氣。」

田寧聞言愕然,翻找原主的記憶,發現王嬸子說的是真的,這村裡人帶孩子還真是如此,不過有此「鍛煉」的都是男娃,至於女娃,糊弄口吃的不讓她餓死就行了。

但她對此無法接受,微笑著說道:「嬸子,我來村裡也沒幾年,對村裡教導孩子的方式不是很懂,我想試試用自己的方式來教導他們。」

田寧的話說得溫和又婉轉,但王嬸子還是有些尷尬,將扒在她身上哭泣的男娃遞過去道:「小田你從大城市來,懂得肯定比我們鄉下人多,以後兩孩子的教導我就不插嘴了。」

田寧接過男娃,將他放到一旁,搖頭道:「嬸子你這話就叫我臉紅了,要是沒有您的指點和幫手,我根本就帶不住這倆小的,瞧他們長得多肉乎,比東東一歲時強多了。」

「東東那時的條件可比不得現在……」

「是啊,那是我一個人帶他,懂的也不多,也沒人請教,要是我當時就去請教王嬸子,肯定能輕鬆很多,東東能長得更結實,個頭還會高一些。」

聽到田寧這番話,王嬸子心底那點芥蒂頓時煙消雲散,又拉著東東道:「你那時真該找我,我當初瞧著東東瘦不拉幾的也心疼,有心想去找你,但你婆婆那人瞧見我離顧家門近一點,就跟我吵架……」

說起往事,王嬸子很是唏噓,也生起了談興,田寧認真傾聽,不時就孩子的問題請教兩句,讓王嬸子越發找到了成就感,談興更濃。

一旁哭嚎的男娃,發現自己被忽視了,扯著嗓子大嚎了一聲,可惜還是沒有獲得關注,小嘴一憋,眼淚自己停了。

田寧一直分了注意力到雙胞胎身上,女娃在炕上走一會爬一會自得其樂,不用管;至於哭嚎的男娃,她故意不理。

果然沒一會兒,男娃不哭了,還爬過來抓住她的袖子,眼睫上掛著淚珠喊「麻麻」,奶聲奶氣的聲音里透著委屈,還有討好。

田寧抻了一會,才朝男娃「嗯」了一聲,拿著帕子給他擦了眼淚,男娃便咯咯笑起來,全然忘了之前挨了媽媽兩巴掌,好似金魚記憶。

王嬸子瞧見,結束了之前的話題,搖頭笑道:「這鬼精的小二還是得你治他,我們老一輩的教導方式過時咯。」

田寧搖頭想說什麼,王嬸子擺手起身道:「小田你別多想,嬸子心底沒有芥蒂,我還從你身上學到了一些教導孩子的方式,咱們算是相互學習。我還從你們夫妻手裡拿了三個月的保姆錢,真是受之有愧呀,你們以後不要再給了。」

「嬸子,這可不行……」

「小田你聽我說,」王嬸子握住她的手道,「嬸子已經沒有什麼能教給你的了,南南和西西也是好帶的孩子,你現在又在假期,還有東東幫著,嬸子來不來已經意義不大了,而且嬸子家裡也有一堆事,騰不出太多時間過來。但你要是需要嬸子搭手,隨時讓東東去喊我。」

田寧聽出了王嬸的真心,沒有太多挽留,但讓她等了一會,去了隔壁屋子拿了一包紅糖一包白糖,還有一包干棗,裝入一個小竹籃里送給王嬸子。

這不是田寧大方,而是這三個多月來,王嬸子真的幫了她許多,不僅僅是幫她照顧了兩個小的,也幫著她慢慢適應了這個時代的生活,否則她怕早已崩潰。

若非她現在還欠著嚴柏的債,她還想包個紅包,但王嬸子卻連連擺手:「這我不能要,你上次從城裡回來就送了我好大一塊布……」

「嬸子,你要是不收,以後我若遇到困難就不好跟你開口了。」

「唉,你這孩子……行,我收下了,一會我讓老四家的給你送點菜過來,你喜歡吃什麼菜?」

「嬸子不用了,我院子里的菜夠吃了。」

「你院子里那點菜哪裡夠?行了,我也不問你要什麼菜,我給你挑些好儲存的,還有酸菜,酸豆角、酸竹筍、酸蘿蔔,還有酸辣椒,嚴柏好這一口,尤其喜歡吃辣的。」

「這大冬天吃口熱的,渾身就熱乎了。」

王嬸子給田寧安排的妥妥的,不等她回應,就風風火火地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四章 金魚記憶的小二

64.14%
目錄
共3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