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守灶火的東東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守灶火的東東

東東這孩子真是太叫人心疼了,又思及前世他死在獄中的命運,田寧覺得怎麼對他好都不夠。

於是午飯之後,把碗筷交給嚴柏清洗,她便開始處理五花肉。

先燒一鍋水,將五花肉放入鍋中煮,東東主動搬著小板凳,在灶膛前看火。

田寧便去取了芋頭,用刀削掉皮,露出白瓤紫紋,可見是個極好的,但不免有白色漿液蹭到手上。

只去了一小半皮,田寧的手背就開始發癢,她忍不住饒了兩下。

嚴柏在井邊清洗完碗筷,進屋瞧見她發紅的手背,眉頭微蹙:「你的手對芋頭過敏,放下吧,我來處理。」

「不用了,我都沾手了,一會切完,再去洗洗就行了。」

田寧說著忍住癢意,加快削皮速度,但嚴柏卻走到她面前,奪走她手中的刀和芋頭,嚴肅道:「飯前說好的,你指揮我動手。」

田寧抬頭看到男人嚴肅的表情,又看著他手中的芋頭問道:「你的手不癢嗎?」

男人微愣了一下,搖頭道:「不癢,我手糙。」

田寧細看了一眼,他的手指和掌心都有繭子,手背還有陳年疤痕,確實挺糙的……也很熱。

腦海里莫名冒出這個念頭,她立刻移開視線,起身點頭道:「行,你先去皮,我去洗洗手。」

說完,拿的塊肥皂去井邊洗手,只是清洗乾淨后依然無法驅除癢意。

回屋后,將手背在灶火前烤了烤,才好些。

東東一直守著火,盯著鍋里咕嚕咕嚕翻滾的肉塊,仰頭問道:「媽媽,可以了嗎?」

「東東拿筷子戳一戳肉皮,能穿破就可以了。」田寧笑道。

東東聞言立刻去櫥櫃前踮腳取了筷子,開始了與肉皮的較勁。

田寧看著可樂,但沒有阻止,她來到砧板前指揮嚴柏將去好皮的芋頭切成薄厚合適的塊片狀。

上好的芋頭十分緊實,往常田寧切完手臂都得酸疼,但在男人手中仿若菜瓜一樣,咔哧咔哧一片片倒在砧板上,仿若被推倒的多骨諾牌,看得田寧都愣了一下。

只花了三十秒將整個芋頭切完,嚴柏抬頭問道:「接下來做什麼?」

「媽媽,肉皮戳破了。」東東同時高興地喊道,手中筷子上戳著肉塊,晃晃悠悠的。

「先放進鍋里。」田林吩咐道,又笑著誇獎了兒子一句,從櫥櫃里拿了只大陶碗走過去將肉撈了出來。

「給我吧。」一隻大手從邊上插過來,拿住了大陶碗。

指尖相觸,感受到對方指上的熱力,田寧立刻撤手,大陶碗晃了一下,就被嚴柏握緊,他望著她開口道:「我剛剛洗過手。」

「啊?」田寧有些錯愕。

「我洗過手,手上沒有芋頭的漿液。」嚴柏解釋道。

田寧:「……」你就是洗過手,也不是你占我便宜的理由。

但這話說出來就太過矯情了,畢竟同一屋檐下,彼此難免碰觸,要是為此生氣和掰扯,日子就沒法過了。

放平心態后,田寧指揮道:「把肉瀝一下,皮上刷上白糖水,一會炸的時候能上色。」其實有蜂蜜是最好的,但蜂蜜比白糖貴不少,田寧有次在供銷社看到,沒捨得買。

嚴柏不知道她心中所想,按照她的要求處理五花肉。

田寧則將芋頭放入油鍋里炸一炸,瀝油撈出,見嚴柏處理好了五花肉,便吩咐他放入油鍋。

肉塊是不可能完全瀝干水的,且皮上刷了糖水,一入鍋就茲茲聲響,田寧眼疾手快,蓋上了鍋蓋,裡頭的聲響更大了。

鍋蓋是木頭的,而非後世的透明鋼化玻璃,東東抓住了田寧的袖子,仰頭問道:「媽媽,要炸多久才好呀?」

「表皮炸得焦黃就可以了,約莫兩分鐘。」田寧笑著回道。

東東立刻按照秒針走動的速度開始數數,數到一百二就激動道:「媽媽,可以開鍋了。」

「我來。」嚴柏搶先打開了鍋蓋,立刻有油花濺出,田寧立刻將他拉開,又撤了火。

等油溫降下,不再四處飛濺時,她撈出炸肉放入冷水碗里,然後吩咐嚴柏將其切成與芋頭同厚度的肉片。

她則製作調料,豆腐乳、生薑和大蒜碎末等攪和成醬汁,將切好的肉片放入其中,均勻地沾好料。

再之後一片肉一片芋頭的排列方式放入陶碗中,肉皮朝下,再將剩餘的醬汁加點水澆上去,最後取來另一個陶碗扣上,就可放入水鍋里隔屜蒸了。

將鍋蓋蓋上,扭頭見東東滿臉的求知慾,田寧笑道:「蒸上半個小時就差不多了。」

東東雙眼發亮,搬著小凳子坐在灶前脆聲道:「媽媽,我來看著火。」

田寧摸摸他的頭:「行,火不用大,中小火就可以了。」

「好的,媽媽。」東東燒火已經很嫻熟了,他從灶里撤出了一根柴火熄滅。

「東東,東東出來玩呀。」

院外響起王金銀的喊聲,還有其他小夥伴的聲音。

田寧是隊上小學的老師,村裡的孩子們對她有種天然的敬畏,所以通常不進院里,而是把東東喊出去玩。

這些孩子有兩天沒來了,田寧笑著讓東東去玩,她來看火就行。

東東頭搖成撥浪鼓:「媽媽我說過要看火的,我不出去玩。」

「那就出去跟小夥伴們說一聲。」田寧吩咐。

東東點頭,蹬蹬跑出去,半分鐘后又回來了,坐上了自己的專席小矮凳,守著灶火。

王金銀正是王嬸子的孫子,王二嫂的兒子,沒能叫出東東去學校爬竹竿玩,便也沒興緻玩了,自己回了家。

王二嫂瞧見他:「你咋回來了?不是去東東家了嗎?瞧見他家做肉沒?」

親娘的熱情讓王金銀愣了一下,隨後如實回道:「我不曉得東東家做沒做肉,東東說他要守著灶火不去玩,我就回來了。」

「東東守著灶火,那肯定是做肉的呀!你咋這麼傻,不留在他家裡幫他看火?」王二嫂有些恨鐵不成鋼地戳了下兒子的額頭,「等肉熟了,你就能吃上一兩塊呀。」

「老二家的,瞎教唆我孫子幹啥?沒得被你教壞了!」王嬸子從屋裡找出來,張口訓斥兒媳。

「娘,我哪有教壞金銀?這不是家裡好多天沒吃肉了嘛,我怕金銀饞肉……」

「我看是你饞肉了!」

「娘,誰不饞肉啊?您看隔壁為了一口肉都鬧成什麼樣了,我這哪算哪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守灶火的東東

64.9%
目錄
共39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