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送棉衣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送棉衣

大隊書記顧德全不知道自己離開后,兩口子又掐了起來。

知道也不會迴轉。

這村裏少有不打鬧的夫妻,不打破頭,不耽誤上工,不找他主持公道,那就不用管。

顧德全心放得寬,回到家中對嚴柏道:「工業券給那兩口子了,也給他們訓了一頓,日後他們應該會好好過日子。」

「謝謝三叔。」嚴柏道謝。

顧德全擺手:「謝啥?這本來就是我這個書記的工作,倒是你添了兩張工業券,希望那兩口子心裏有數。」

嚴柏搖頭:「他們不知道才最好的。」

顧德全略一思量也明白其中的原因,搖頭感嘆道:「你不告訴他們,是想讓他們以後遇到事自己想辦法解決,不然事事靠着你,老三他一輩子都立不起來。只希望你這良苦用心,老三以後能想明白。」

「老三日後明白不明白都無所謂。」嚴柏說道,因為除了讓老三立起來之外,阻止他們上門叨擾妻兒也是他的目的之一。

「嚴柏,晚上你留家裏吃飯吧,我教你三嬸炒個酸辣小魚乾,咱叔侄喝一杯。」顧德全邀請道。

「謝謝三叔,我家裏還有些事,改天再來陪你喝酒。」嚴柏婉拒。

「那也行,後天就過年了,明天早上隊里殺豬,你可得過來幫忙,一般人可制不住欄里的大肥豬。去年過年殺豬,何家三小子被豬撞了一下,在床上都躺了兩三天。」

嚴柏答應了,問清楚時間后就告辭離開了。

顧德全跟老伴感嘆:「你說這村裏人都跟嚴柏一樣明事理,我這書記的工作得輕鬆許多呀。」

「你想說的是明懷他二伯那家子吧,我跟你說,你就不該去管。」老伴撇嘴道。

顧明懷是顧德全長子,他二伯便是顧木匠顧德光。

顧德全往桌子腳上敲了一下旱煙鍋子:「我不管咋行啊?於公,關乎隊里風氣;於私,我與德光是兄弟,怎麼着也得去看看。」

「管管管,人家得聽你的才行。」

「你個老婆子就別叨叨了,趕緊做飯去,我一會就回來。」

顧德全拿着旱煙鍋子,背着手又走出家門,來到村中為數不多的青磚大瓦房院前,拍響了大門。

「德光是我,開一下門。」

這一次院門打開了,出來的正是顧木匠,只是臉上皺紋更多更深了,瞧著老了好幾歲,他顫抖著嘴唇說道:「三弟,昨天沒給你開門,我以為你都不會再登我家門了。」

說着擦了下眼睛,一臉愧疚難當。

顧德全瞧著心酸又生氣,哼道:「我倒是不想來,但我是大隊書記,不得不來。這眼見要過年了,我可不想大年三十再來你家處理事情。」

……

「爸爸,你給我買了新棉衣?」

東東很是驚喜地接過爸爸遞來的藏藍色小棉襖,隨後拿起媽媽剛做好的棉衣,有些苦惱道:「媽媽也給我做了一件,過年那天我穿那件好呢?」

真是幸福的苦惱呀。

田寧卻皺了眉,因為嚴柏也給她一件女款的新棉衣,做工細緻,版型很好,但那布料太眼熟了,她抬頭問道:「這是你用你那件新棉衣改的?」

「對。」

「我不能收,你收回去吧。」田寧將棉衣推回去。

「為什麼?」嚴柏凝視着她問道。

「這棉衣買了不到一個月,你沒穿幾次就把它改了,你知道我當初花了多少錢買的嗎?足足20塊,還要布票,棉花票,你就這樣給拆了改了,純粹是浪費!」田寧沒好氣地說道,二十塊可抵她兩個月的工資呢。

而且那樣一件大棉衣是可以當做被子蓋的,昨晚她是沒想起來才讓男人與她蓋一床被子。今天她想起來了,但大棉衣已經變成了兩件,還怎麼蓋啊?

男人單位倒也發了一件,但是件中短款,便於勞作,當被子是不行的。

嚴柏不知道田寧生氣的緣由,只當她真的心疼那件大棉衣,或許還有些心疼他,眼底閃過一絲笑意,將棉衣又遞過去:「已經改了,沒辦法恢復原樣,你也沒有棉衣,就收下穿着吧。」

「買棉衣花的是你的錢,我收下算什麼?你既然能找人改,那就讓對方再改成一件中款的,男式的,穿着串親走禮也體面,你單位那件都沾了柴油洗不幹凈了。」田寧道。

東東看着爸媽爭吵,心裏有些不安,將爸爸給他的小棉衣遞了回去:「爸爸,我也不要了,我就穿媽媽給我做的棉衣。」

東東抱起了媽媽做的小棉衣,但田寧看着上頭歪斜的針腳,與嚴柏帶回來的那件一對比,臉上多少有些熱,摸了下東東的小腦袋道:「你爸爸送你的,你就穿上吧,媽媽這件再修修。」

「不用修,媽媽做的就很好,我喜歡媽媽做的。」東東緊緊抱着小棉衣搖頭說道,又徵詢爸爸,「爸爸,你說對吧,媽媽做的是最好的。」

嚴柏望着兒子手裏的小棉衣,頷首道:「你媽媽確實是最好的,爸爸這件你也收下,換著穿。」他將藏藍色小棉衣又遞過去。東東遲疑,轉頭看向媽媽,嚴柏也看過來,田寧點頭:「收下吧,你爸爸給的。」

東東的小臉上卻沒有高興模樣,還有些疑惑地問道:「媽媽為什麼不收呀?也是爸爸給的。」

田寧:「……」

對上男人看過來的眼神,田寧拿起藏藍色的小棉衣給兒子穿上,揉了一下他的小腦袋道:「新棉衣穿上的,東東去找小夥伴玩吧。」

「媽媽,你是想跟爸爸單獨說話嗎?」東東問道,不等她回答,就刺溜下炕,「那好吧,媽媽我會晚點回來。」

嚴柏卻一把抱起兒子對田寧道:「天都快黑了,別讓孩子出去了。」

母子倆一起看向他,嚴柏頓了頓道:「你要是不喜歡那棉衣,拿去送人也行。」

說完,抱着兒子朝外走。

東東着急扭回頭,沖媽媽喊道:「媽媽,不要把棉衣送人,我喜歡跟媽媽穿一個顏色的棉衣。」

「你跟媽媽同顏色的衣服有好幾件。」田寧搖頭笑道,這年代市面上的布料也就青黑灰藍綠幾種顏色,想不撞色都不容易。

「那不一樣。」東東堅持道,雖然他說不出不一樣的地方在哪,但小孩子的執拗讓田寧無奈又頭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送棉衣

67.27%
目錄
共3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