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丟失的東西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丟失的東西

「嫂子,你家買這麼多肉是要做臘肉吧?」

韓細妹試探的聲音打斷了田寧的思緒,抬眸對上韓細妹殷勤的笑臉,似乎全然忘了前一天的齷齪。

田寧大致猜到對方的想法,提前把話堵住:「是有這打算,回頭我會跟王嬸子請教做臘肉的法子。」

但韓細妹不知沒聽明白,還是故意裝作聽不出來,拍著大腿道:「找外人做什麼,找我啊,我還在娘家的時候就幫我娘做臘肉,各個步驟和調料我都熟得很。」

她主動幫忙,等臘肉做好了,她再讓大寶三丫叫嚷著要吃臘肉,她不信田寧這個做嬸娘的好意思不送一根半根臘肉。

田寧瞧見韓細妹眼底閃爍的精光,有些厭煩了:「不敢麻煩你,畢竟我家裡東西也不多,少了什麼都麻煩。」

她這話一出,韓細妹的臉色登時變了:「二嫂,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真的要我說嗎?」田寧語氣淡漠,目光掃向那些提著肉卻不急著離開了村民。

韓細妹的臉色由紅轉白,壓著聲音辯解:「二嫂,那床舊被子是二哥送我們的,不是我們偷拿的!」

「那床被子是借你們的不是送,這是東東爸爸的原話。」田寧淡漠說道。

東東在邊上點頭肯定。

韓細妹的臉再次漲紅,咬著牙道:「那床被子是大寶他爹和二哥商談的,當時我不在場,我不清楚。」

她咬死不清楚,反正她是不會還被子的,她不信姓田的還能去找小叔子要被子,否則村裡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姓田的!

瞧見韓細妹的有恃無恐,田寧輕嗤了一聲:「被子是東東他爹借出去的,是否要回來也由著他。」

韓細妹聽到這話眼底閃過輕視,姓田的一臉清高,在家裡不還得聽男人的?還不如自己呢!

但田寧接下來一句話,擊碎了韓細妹眼底的得意。

「但是東東他爹並沒有將家裡的肥皂和毛巾借給你們,是你們主動還回來,還是我讓東東他爹去找老三要?」

韓細妹蹭地站起來:「你血口噴人,我沒拿你家裡的東西!」

韓細妹的聲音又尖又利,引得村民紛紛看過來,也包括搶著幫嚴柏提肉的顧老三。

顧老三正得意自己這舉動拉近了跟二哥的關係,就聽到自家女人的喊聲,心裡嘎噔一下,提著肉就奔過去罵道:「你瞎喊啥?」

嚴柏的腳程並不比郭老三慢,他來到田寧跟前,並沒有詢問,而是用身體擋在妻兒身前。

這般明顯的對比,韓細妹差點被氣哭,沖著顧老三吼道:「你老婆被人誣衊偷東西,你不替我說話,你還吼我,你還是你好你好不是個男人!」

顧老三被吼得懵了一下,隨後下意識問道:「你真沒拿?」

韓信妹這下真的氣哭了:「我要是拿了就不得好死心,行嗎!」

看到韓細妹賭咒發誓,顧老三鬆了一口氣,把肉放到一旁,朝著田寧賠笑道:「嫂子,你都聽到了,大寶他娘都發這毒誓了,肯定是沒拿。這裡頭應該有誤會,嫂子你可能是把東西落什麼地方了,一時沒找到……」

「不是誤會,毛巾和肥皂確實不見了。」田寧打斷他的話,目光轉向面色慌張的大寶和三丫。

顧老三順著她的視線看向自己的一對兒女,看到他們滿臉慌張,哪還有不明白的,一雙眼睛登時瞪圓,巴掌揚起來:「你們兩個老實交代,到底拿沒拿?」

三丫被嚇得哇地哭了,大寶掉頭要跑,但被顧老三抓住,巴掌啪啪打下去:「你個沒出息的,我叫你手上不幹凈,我叫你不聽話,我打死你!」

大寶哇的大哭掙扎,韓細妹撲過去:「顧老三你先冤枉我,現在冤枉大寶,你能耐了是嗎?」

「我哪裡冤枉他了?他要沒拿會跑嗎?」

「你那麼凶他,他不跑幹嘛?」

「你這是胡攪蠻纏!」

「我胡攪蠻纏?你還是個男人嗎?自己老婆孩子不護著,拿著我們娘仨討好別人,你以為別人就能記你的好?別做夢了!」

「你個臭婆娘找打是不是?」顧老三惱羞成怒地揚起了手,但被嚴柏抓住甩開。

男人冷著臉道:「是與不是,先問過大寶和三丫。」

韓細妹立刻摟住大寶和三丫,咬著牙沖他們道:「你們別怕,沒拿就是沒拿,娘不會讓別人冤枉你們,你爸也不行!」

田寧冷眼旁觀,沒有點出韓細妹意圖攪渾水的行為。

其實,她昨天早上就發現東西丟了,是放在洗臉架上的一塊肥皂,還有東東的新毛巾。

她用紅線粗糙地綉了兩朵小紅花在上頭,是獎勵東東期末考試得了雙百,東東收到后很高興,用得很珍惜,每次洗完臉后都細細搓過,擰乾晾在洗臉架的橫木上。

東東發現不見后,急得要哭,田寧裁了一塊布給他新做了一條毛巾,許諾得空再給他綉兩朵小紅花,東東才忍住了淚水,但也沮喪了好久。

安撫住東東后,她便不打算告訴嚴柏,畢竟他已經承諾不會再讓顧老三一家上門。

只是她想息事寧人,韓細妹卻又纏上來,就別怪她將這事拋出來。

至於後續如何處理,是含糊過去還是找回東西,田寧並不打算管,只淡淡的瞧了一眼身前的男人。

嚴柏察覺到她的目光,垂眸看去,田寧已經移開視線,拉過嬰兒車,逗弄雙胞胎。

「二哥,倆孩子都說沒拿……」顧老三有些糾結地開口。

嚴柏收回視線,看向顧老三,眼神已經沒有一絲溫度:「拿還是沒拿,去倆孩子的屋子找一找就知道。」

「你憑什麼去搜我家!」

韓細妹激動的叫喊,顧老三立刻叱道:「你喊什麼喊?二哥就是提一下……」

「老三,一塊肥皂一條毛巾並不值多少錢,但孩子要是養成了壞習慣,父母不管教反倒包庇的話,那孩子長大后就可能由法律來管教了。」嚴柏語氣淡漠地說道,目光掃向大寶和三丫。

兩孩子最怕的就是不苟言笑的二伯,被他冷漠的目光掃過,嚇得身體抖動哭了起來。

顧老三滿臉羞愧,盯著兩孩子厲聲喝道:「你們老實交代,把東西藏哪了?敢做就敢當,不然就不是勞資的種,給勞資滾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丟失的東西

68.99%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