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叫他管好自己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叫他管好自己

東東咬破的舌頭養好了,做早飯的時候,田寧專門熱了兩塊扣肉,分給他們父子倆的碗裏。

東東洗手回來看見碗裏的肉,眼睛都亮了,夾起來要吃時,發現媽媽碗裏沒有,立刻停下了:「媽媽,我們一起吃。」

東東有些笨拙的用筷子分肉,田寧搖頭笑道:「不用分肉,媽媽早上不吃……」

話未說完,看到一塊完整的扣肉夾過來,田寧忙把碗拿開,沖着男人道:「我早上脾胃弱,消化不了扣肉。」

男人聞言嗯了一聲,轉手將扣肉放入東東碗裏。

東東茫然抬頭:「爸爸,我有肉啊。」

「多吃點。」男人說着端起碗,幾口就將一大碗米粥喝完了,也沒夾菜。

田寧詫異地看他一眼,見他放下碗要走,叫住他道:「你走了,桌上這麼多菜誰吃呢?」

桌上有素炒青菜,韭菜雞蛋和山藥木耳,裝在大碗裏都冒尖,因為要做農活的緣故,村裏人習慣把早飯當正餐做,分量不比中午和晚上少。

嚴柏掃視過後道:「你和孩子多吃點。」

「爸爸,我吃肉就吃飽了。」東東從碗裏抬起頭,小嘴上滿是油。

嚴柏便看向田寧,田寧用公筷給東東夾了幾塊青菜和雞蛋,又給自己撥了些,然後舉起碗對他道:「我早上只能吃這麼多,鍋里還有粥,你就著把剩下的菜都吃了。」

嚴柏看了眼桌上還剩下五分之四的菜,再次確認田寧和東東夠吃了,就端起飯鍋將粥倒入碗裏,然後拿起筷子,風捲殘雲一般,不過幾分鐘就全部吃完,而田寧才喝了半碗粥。

她有些吃驚地看着空蕩蕩的盤子,脫口問道:「你吃這麼快?」

男人放下碗道:「部隊上吃飯有時間要求,我習慣了。」目光掃過她的腳道,「你的腳要修養,有活你吩咐我去做。明天就過年了,事得趕着做。」

「沒什麼活,你有事就去忙吧。」田寧道。

「我沒事。」

「你不用去鎮上針灸嗎?」

「這一療程結束了,大夫讓年後再繼續。」男人回道,神色認真地等待田寧給他分配任務。

自早上被他背回來后,田寧一直不大自在,但人趕不走,那就指使他幹活吧,免得他在眼前晃眼。

「你去找王嬸子問問做臘肉的步驟,再回來告訴我。」田寧給出第一個任務。

嚴柏立刻起身應下,臨走前又道:「碗筷放着,我回來再洗。」

「爸爸,我可以幫媽媽洗碗。」東東舉起小手道。

嚴柏看了眼勤快(爭寵)的兒子,揉了下他的腦袋:「聽話,等爸爸回來。家裏碗筷少,不經摔。」

說完,長腿跨過房門,大步走了。

東東有些懵地看着爸爸走遠的背影,想了好久也沒想起來,自己什麼時候摔過碗。

不過他還是聽爸爸話的,決定等爸爸回來一起洗碗,還可以讓爸爸看到自己不會摔碗,他要證明自己。

東東挺高了小胸膛。

嚴柏不知道兒子這番心理,他快步來到王家院門前,撞見了迎面走來的顧大柱。

顧大柱手裏提着細細一條肉,瘦的多肥的少,看起來不足兩斤,但這已經是他跟相熟村民說了許久的好話才買下來的。

一路回來心裏憋著氣,抬頭看到嚴柏,顧大柱心頭騰地冒出一股火,搶步上前喝道:「你給我停下!」

嚴柏腳步一停,冷漠的眼神掃過去。

顧大柱沖着腦門的那股怒火,以及由怒火點燃的勇氣,頓時如紙糊一般被輕易掃滅,他激靈靈打個寒顫,按住了尾指的疤痕。

嚴柏看見他的動作,嘴角掀了一下:「這麼多年,你還記着呢。」

顧大柱再次被激起怒氣,低吼道:「我當然記得,有個雜種差點把我的手指頭咬下來嗯!」

雜種二字讓嚴柏的臉色瞬間沉下來,戰場磨礪的煞氣陡然爆發出來,他抬腳逼過去,顧大柱被嚇得臉色煞白,連連倒退:「你,你要幹什麼?我告訴你,你要敢動手,我……」

顧大柱虛張聲勢的話還未說完,就被一隻大手抓住了衣襟提了起來,他艱難地發出幾個音節,奮力踢騰,卻著不了地。

他感覺到呼吸越來越艱難,窒息和驚恐湧上心頭,他是要死了嗎?

「是老大嗎?你買肉回來了嗎?咳咳咳——」

身後院裏忽然響起一道帶着咳嗽的詢問聲,還有拐杖杵地的篤篤聲,顧大柱絕望的臉上重新生出一絲希望,他張開嘴,奮力地喊了一聲:「爹!」

聲音破口而出,是因為手的主人終於鬆開了他的衣襟,將他甩到了院門口,嘭!

「大柱,你咋地了?」

顧老頭拄著拐杖趕了過來,看到倒地的大兒子,着急得要扶起他,但被顧大柱拒絕:「爹,你別動我,讓我緩緩。」

顧大柱的后腰很寸地撞到了門檻上,或者說是某人故意的。

他是真的疼,疼的冷汗直冒,也不敢叫人隨意拉扯,就怕自己骨頭錯位。

「老大呀,你這是咋撞的呀?」顧老頭一臉心疼。

顧大柱下意識的看向不遠處的嚴柏,對上他跟往常一般無二的淡漠眼神,窒息感再次襲來,他慌張的收回視線,抓住老頭子的拐杖急聲道:「爹,我自己摔的,跟別人沒關係。你拉我一下,我們進去!」

顧大柱這會已經顧不得腰上的骨頭錯不錯位了,藉著拐杖的力道站起來,跌跌撞撞跑進了院裏,又撲通摔倒。

「他爹,你這是咋的了?」

「問那麼多幹什麼,快扶我進房裏!」

院裏,顧大柱氣急敗壞地罵着自家婆娘;院外,顧老頭叫住了嚴柏,佝僂著腰,慢慢走到曾經的繼子跟前,抬起頭,渾濁的雙眼泛著淚花。

「嚴柏,叔知道老大是被你摔的,我不是要怪你,我知道他性子不好,他剛剛肯定說了不好聽的話,你才動手的。」

「叔也知道他該打,他該受到些教訓,但能不能請你看在你們倆曾經也是兄弟的份上,能夠下手輕點?」

滿臉褶皺滄桑的老人,含着淚央求,嚴柏的神色卻沒有一絲波動。

他看着眼前的老人問道:「在他的尾指差點斷掉之前,我被他壓在身下翻不出來,被按進水裏掙扎不出的時候,你有勸過他,對我下手輕點嗎?」

「我,我不知道這些,你知道叔那時候很忙,叔要是知道了……」

嚴柏冷淡地打斷他的話:「你知道也會當這一切看不見,因為我不是你親生的。」

「你放心,我對你並沒有怨恨,因為你沒有義務對我好。但是顧大柱,你若想他安然無恙的話,讓他管好自己,讓他離我家人遠點。」

嚴柏淡漠的說完這句話,轉身走進了隔壁的王家院子。

顧老頭卻似一下子被抽去了所有的精氣神,噗通摔到在地,老淚縱橫。

若是在最初發現老大欺負老二的時候,自己就出面阻攔,勸說他們兄弟友愛,如今是不是就不一樣了?老大老三老四,包括老五都會有老二扶持,老婆子不會為了一口肉發火,家裏頭的日子會比以往更加紅火,因為老二的親爹找來了,只要給點照拂……

「爹,你咋的了?」

騎着自行車回來的顧老四,看到自家老頭子跌坐在地上,趕忙下車,卻沒有第一時間攙扶老頭子,而是飛快的撿起馬路邊上的肉條,驚喜道:「好運氣啊,路邊都能撿著肉。爹,我先拿進去叫嫂子燉了,只要吃到肚子裏,誰來咱都可以不認——」

顧老頭的幻想被打破,看到小兒子做賊一般的模樣,一口老血噴出去:「那是咱家的肉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一章 叫他管好自己

68.26%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