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算是家人嗎?

第二百七十四章 算是家人嗎?

田寧最終還是動用了那瓶茅台酒,因為嚴柏提及這酒如今七塊錢一瓶,比幾毛錢一斤散酒是貴一些,但不是太誇張。

田寧當時腦海中生出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囤茅台,掙大錢!

隨後記起自己每月十塊錢的工資,還欠了男人不少錢,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便是日後她手頭寬裕了,這年代買酒是要酒票的,嚴柏這個吃國家糧,一個季度也不過一斤酒的份額,田寧這個歸屬大隊小學的教師則是沒有的。

況且,茅台真正被炒起來,得幾十年後,她要是跟別的年代文女主那樣有個空間金手指,那還可以考慮囤一批,日後賣個好價。

但她這個沒金手指的,還是踏踏實實過日子吧。

只是當清透的酒液散發着濃郁酒香,嘩嘩倒入盆中時,田寧還是忍不住心疼,眼見快要倒過半瓶,連忙喊道:「可以了,不要再倒了。」

嚴柏將瓶口抬起,看向她問道:「明天過年喝嗎?」

田寧搖頭:「我不喜歡喝酒,你喝吧。」

「那就不喝了,我把它收起來。」嚴柏拿起了瓶蓋。

田寧有些詫異地看向他:「你們男人不都喜歡喝酒嗎?」

因為你不喜歡。

嚴柏凝視了她一眼,收回目光擰緊瓶蓋道:「會喝,但不上癮,喝不喝都可以。」

「那你還是喝吧,過年配上酒才有氣氛。不過,不許給孩子們喂酒。」田寧提醒道。

她可是知道,當地人喜歡用筷子沾酒餵給不大的孩子,說是從小培養其酒量,日後能千杯不醉。

但她是不贊同的,孩子太小,喝酒影響身體發育。

見妻子鄭重要求,嚴柏認真應下:「不會,孩子們年滿十八之前,我都不會讓他們沾酒。」

田寧心頭微松,就算是臨時搭夥,雙方就孩子的養育問題能達成一致,還是叫人心情愉悅的。

察覺到男人看過來,田寧收斂住嘴角的笑意,指著盆道:「接下來倒鹽,倒入小半袋,那包五香粉全倒進去,拿筷子攪拌均勻。」

嚴柏點頭,聽從她的指揮,分毫不差的執行,好似一名合格的聽令士兵。

就這般搭配着,夫妻倆用了大半小時完成了腌制臘肉的第1個步驟,蓋上蓋子,放入一個大缸子裏,缸子上蓋上蓋子,又加上了重物,這樣既能防貓也能防老鼠。

至於防賊,有嚴柏在,還沒誰趕爬進嚴家院牆做賊的。

忙完這一切,田寧鬆了一口氣,拒絕了嚴柏的攙扶,用木棍做拐杖,走進東屋,換下褲腳染血的外褲。

只是還沒有換上新的,炕上的兩個娃睡醒了,喊著「麻麻」要吃的,男娃更是急得抱住了她的腿,讓她連褲子都沒法穿。

「是孩子們餓了嗎?我給他們沖奶粉送進去。」

門外響起嚴柏的聲音。

田寧沒有拒絕,拍了一下男娃的小胖手:「聽到了吧,你爸爸給你沖奶粉去了,別抱着媽媽了,媽媽要穿衣服。」

男娃這次聽懂了,鬆開了她的腿,田寧這次趕忙拿過乾淨外褲,趕在嚴柏進來之前,將褲子穿上了。

嚴柏端著兩碗沖好的奶粉進來,男娃搶先佔好了位置,爬進田寧懷裏非得讓她喂。

至於粑粑的黑臉,男娃扭過頭表示看不到。

田寧搖頭失笑,從嚴柏手裏拿過一隻奶碗道:「這次我來喂南南,你喂西西吧。」

女娃西西是個乖寶寶,對爸爸的懷抱並不抗拒,勺子送到她嘴邊就乖乖的張口喝下,等喝飽了會搖頭表示不要了。

男娃就不省心了,前頭半碗還好好喝着,後頭許是吃飽了,喝一口吐半口,還咧嘴沖她笑,氣得田寧放下碗,給他的小屁屁來了兩下。

男娃不哭,反倒咯咯笑,又抱着她的胳膊咿咿呀呀地說着火星語,除了偶爾能聽清一個麻麻,其他啥也聽不懂,她覺得這麼下去不是事兒,與嚴柏商量道:「咱們以後每天騰出些時間,專門教兩個小的說話吧。」

說完沒等到迴音,扭頭一看,嚴柏已經出去了,同時不見的還有她剛剛換下來的那條褲子,臉上登時一熱,沖外喊道:「嚴柏,你是不是拿走了我的褲子,你給我還回來!」

「等一會,我洗好就拿進去。」外頭傳來嚴柏的回答,還有嘎吱壓水聲。

田寧急了,放下男娃,叮囑兩個小的不要亂爬,就撐起木棍快步朝外走。

趕到壓水井邊,看到腿長的男人有些伸展不開地坐在一張矮凳上,彎著腰搓洗她的褲子,田寧的臉上越發燒起來,伸手去搶,但被男人抬起手臂擋住了。

男人抬眸對她道:「很快就好,你就別沾手了,水涼。」

田寧又羞又急,沖他質問:「咱們說好的,除了吃飯之外,各管各的,你幫我洗褲子算怎麼回事?」

男人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我弄髒了你的褲子,該我幫你洗的。」

「那按你這麼就,你切肉傷了手,是不是我也該負責?」

田寧衝口問道,話一出口意識到不對,就見男人眼底泄出笑意。見她看來,男人怕她惱,隱去笑意道:「是我自己不專心,不用你負責。」

田寧:「……」

明白自己剛剛的話稍稍越了線,嚴柏不敢再試探,嚴肅了神情道:「田寧,你我目前生活在同一座房子裏,共同撫養三個孩子,即便婚姻不在也能算是家人了,彼此照應也是應情應份,你不用想太多。」

算是家人嗎?

田寧有些複雜地望着,那說完話就低頭繼續為她搓洗褲子的男人,最終她哥哥沒有否認他的話,沖他說了聲「謝謝」,拄著木棍轉身回屋子。

推門而入時,恰好看到男娃小半個身子探出炕外,嚇得丟開木棍疾衝進去,一把抱住他,腳踝卻咔嚓響了一聲,她的額頭一下子冒出冷汗,疼的站立不穩,只把男娃送到炕上,就往下滑倒。

「哇哇哇——」

東屋傳出男娃的哭聲,嚴柏原沒在意,但沒有聽到田寧哄孩子的聲音,心頭一緊,顧不得晾曬洗好的褲子,只往竹竿上一搭,快步沖回東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算是家人嗎?

70.8%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