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們果然貌合神離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們果然貌合神離

大年初二回娘家,初三初四走親戚。

不過這幾天,村裏最大的八卦還是顧木匠家,都是有關他家新女婿的八卦。

這頭一個就是,新女婿每月給老兩口十塊養老錢,讓村中有子女的個個羨慕得不行,後悔當初方言頭一次來村裏的時候,他們沒有使把勁將他變成自家女婿。

第二個就是方言這城裏女婿本事大,打通了關節將顧青青放到臨市的一個農場勞動改造,據說條件還不錯。

大年初二那天,這女婿帶着老兩口去探望了顧青青。回來后,老兩口就把這女婿當親兒子一般對待,不,是對親兒子還好,顧老大顧老四都得排後頭。

馬秋菊帶着這女婿,滿村子串門認親戚。

到後來,村裏所有人都能跟這新女婿說上話,就連大隊書記顧德全都對這侄女婿讚不絕口,叮囑他等青青出來后,小兩口要好好過日子。

方言自然滿口應下,顧德全一高興就留他在家裏吃飯,村裏沒幾個人有這臉面。

田寧對此並不意外,原主的記憶里,方岩便是一個從別人家的孩子,成長為受街坊鄰居喜愛,受領導讚賞的好青年,自然也吸引同齡女性的目光。

她有時在想,把自己換到原主的位置上,在那個青蔥時代,又有青梅竹馬的情意醞釀,她多半也會對那樣完美一個青年動心。

只有經歷過生活的磨礪之後,才會發現完美是從來不存在的,完美的人也不存在。

她的目光,不由得轉向某個正在給男娃換尿布的男人身上,動作笨手笨腳的,男娃不滿地哼唧著。

田寧的嘴角不由得彎了一下,男人的視線就看過來,眼神溫柔道:「尿布你不要動,我一會出去洗。」

田寧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腳踝,夾板還沒卸下去,她不與他爭,點頭道:「你去洗吧,尿布我來給他們墊。」

抬手抓住快拍到自己臉上的小胖手,嚴柏無奈將鬧騰的男娃遞給田寧。

交接時,兩人的手觸碰了一下,不過兩人的表情都沒有變化,好似已經習慣了。

嚴柏轉身撿起剛換下了兩塊臟尿布,用的是左手,右手空着,拇指輕輕摩挲著剛剛觸碰過的地方,要留住那一絲溫度和細膩的觸感。

出了東屋,來到壓水井旁,他的腳步驟然停下,目光如電地射向院門口。

此時是傍晚,暮色將近,一個身姿若青竹的男人站在院門口,清雋的臉隱在一圈圈煙霧之後。

四目相對,對方輕笑了一聲,將手中沒抽完的煙丟在地上,一腳踩滅了,然後朝里點了下頭:「如果你不想我進去找她的話,就出來跟我聊聊。我在學校邊上的溪邊等你。」

說完,對方轉身就走。

嚴柏的目光微沉,抬手握住了壓水桿,往下一按,嘩啦一股水流衝擊而下。

壓夠一盆水后,他蹲下身,往尿布上打上肥皂一點點搓洗。

溪畔的木橋邊,方言又抽完了一根煙,才瞧見嚴柏從院門走出來,眉頭的鬱結散去,在他走到對面時,嘴角勾起一抹如清風朗月般的笑意:「我猜得沒錯,你會來的。」

「別說廢話,直接說出你的目的。」嚴柏言簡意賅,目光沉沉盯住方言。

「別着急啊。」方岩輕笑,但嚴柏的下一句話就擊碎了他偽裝的風輕雲淡。

「你不急,我急,寧寧還等着我回去給她和孩子們做飯。」

方言的表情一瞬間裂開,眼神陰鷙,盯住對面男人道:「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得意田寧嫁給了你,還給你生了三個孩子,但你得到她的心了嗎?」

「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越是愛就越受不了背叛,田寧現在有多恨我,就代表她曾經有多愛我,也代表着她現在心裏還有我。」

「怎麼,惱羞成怒了,想打我?來,我讓你打,到時讓全村人看看你是如何打傷妹夫,也讓村裏人猜猜你是為了顧青青打我,還是因為嫉妒。」

瞧見嚴柏握起拳頭又鬆開,方言笑了起來,笑得扶住了木橋的欄桿:「果然我沒有猜錯,你和田寧也不過是一對貌合神離的夫妻。」

「我和她青梅竹馬,我們曾約定共度一生,我對她再了解不過了,她敏感,她脆弱,她不會輕易地打開自己的心扉,而且一旦打開又關閉后,就再沒有人能走進她心裏。」

「所以,我得不到她,你也得不到,哈哈……」

方言笑得志得意滿,但下一秒笑聲戛然而止,嘭的一聲,方言仰頭倒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們果然貌合神離

72.54%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