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是我想多了

第三十五章 是我想多了

顧嚴柏倒了水回到東屋,看到屋內只有三個娃,便問東東:「你媽媽呢?」

「媽媽出去了。」東東答道。

「去哪了?」顧嚴柏又問。

「不知道。」東東茫然搖頭。

顧嚴柏將陶瓷缸子放下,略思索了一下,就走到洗澡房外,聽著裡頭的嘩啦水聲,便沖裡頭道:「寧寧,你別用屋裡的水,太涼,我去給你提熱水了。」

田寧確實在澡房裡,用涼水潑臉降溫,聽到顧嚴柏的聲音驚得水都潑到了胸口衣襟上,她趕忙拍打衣襟,沖外頭道:「不用,不用給我提水。」

但外頭並沒有回應,片刻后又響起了腳步聲,還有顧嚴柏的聲音:「熱水我放在門外了。」

說完就離開。

田寧聽不到腳步聲后,才打開了門,果然看到外頭冒著熱氣的水桶,邊上的凳子上還有她的睡衣褲,下面還有內衣褲,田寧臉上剛降下去的溫度,又開始升上來。

一時間羞惱不已又找不到人罵,最後深吸兩口氣,將所有情緒丟開,提水進屋洗澡。

半個小時后,田寧打開澡房的門,正要提桶出去,門外一隻手抓住了木桶的提手。

「我來。」

抬頭對上顧嚴柏的眼,田寧又氣又惱,張口質問:「你就一直等在外頭?」

剛洗過澡的妻子臉頰緋紅,白皙的肌膚似乎能掐出水來,含水的杏眸因為嗔怒而泛起了薄霧,顧嚴柏剛剛平復下來的心緒又開始亂了起來,他忍不住靠近,低頭,去尋那粉嫩潤澤的唇瓣。

田寧意識到危機,立刻往後退,直抵住了後面的牆壁,男人卻還在逼近,田寧驚慌之下,下意識屈膝要給男人一下狠的。

「哇哇哇——」

膝蓋剛抬起,孩子的啼哭聲響起,還是二重奏。

顧嚴柏的動作一頓,田寧也醒過神來,收回腿推開他:「快去看孩子!」

說完,自己先跑了出去。

顧嚴柏眼底閃過一絲遺憾,但還是認命地跟在田寧後頭。

兩個奶娃都尿了,男娃還拉了粑粑,幸好沒弄在炕上,但給他們換掉尿布,又洗屁屁,也是好一陣忙碌,之後又給他們沖奶粉喂一頓。

顧嚴柏被支出去洗尿布。

洗完后,又叫他把竹籠架在爐灶上,尿布放在上面烤乾。

等到尿布烤乾收起,顧嚴柏看了一下時間,已經9點了。

他走進東屋,月光自窗外照進來,照在並排躺在炕上的三個娃身上,也照在妻子白皙的臉上。

她側躺在靠牆的那一面,她的眼睛已經閉上了,嘴裡還低聲哼唱著搖籃曲,一隻手輕輕地拍著女娃。

顧嚴柏心頭髮軟,胸口重新湧起熱意,他走過去,握住她的手低聲道:「寧寧,西西已經睡著了。」

昏昏欲睡中,她的右手忽然被一隻炙熱的手掌握住,田寧瞬間驚醒,睜開眼就對上俯下身的顧嚴柏,她立刻抽出手抵住他的胸膛:「顧嚴柏,你忘了你自己說過,我不願意,你不會強迫我。」

「我,強迫你?」

好似一盆涼水兜頭澆下,顧嚴柏望見妻子眼底的警惕和戒備,緩緩直起身,嘴角勾起一抹自嘲:「是我想多了,我以為……」

以為什麼,顧嚴柏沒有說。

但田寧能猜得到,她起身解釋道:「那是個誤會。不,應該說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以後不會了。」不會再撩他了,不管有意,還是無意,都得避免。

「你沒錯,是我的錯,抱歉,以後我不會再忘了自己說過的話。睡吧。」男人說完,就從另外一頭上了炕,和衣躺下。

兩人之間不止隔了三個娃,還隔了兩三米的距離,也是這炕太大了,但炕上只有一床被子。

但十一月份已入秋,夜裡還是冷的。

田寧撐起上半身,沖著男人低聲道:「你往這邊挪一挪,挨著東東,蓋上被子。」

「不用,不冷,你睡吧。」顧嚴柏的聲音在夜裡冷淡又疏離。

田寧胸口堵了一下,道:「隨你。」

說完,拉上被子側身睡下。

顧嚴柏卻睜著眼,望著窗外的夜色,一宿未眠。

第二天又是周一,田寧要趕著去上課,瞥見男人眼下的青黑也沒顧上問。

當然,主要是昨晚的尷尬還沒有徹底消除,任何關心的話,都可能導致不可控的局面。

她昨晚便想清楚了,以後跟這男人還是疏遠一點,畢竟不打算與他做真夫妻,那就不要再擾亂對方的心緒。

但想要完全避免交流,那是不可能的。

吃過早飯,在男人洗碗之時,她就與他商量:「你這一陣建房也挺辛苦的,要不休息幾天再去生產隊上工,順便在家帶娃。」

要不是自己工資實在不高,她真想讓男人全職帶娃,帶到孩子兩歲。

看到她臉上的遺憾之色,顧嚴柏將洗過的碗又沖一遍,放到櫥柜上,然後轉身與她道:「我的新工作下來了,負責五里峽水電站的修建工程,我是總負責人。」

「你說什麼?」田寧被他的話驚得手裡的娃都被顛了一下。

被顛的男娃不滿,伸出小手抓住她一縷頭髮往下拽,疼得田寧嘶了一聲,開始跟兒子爭奪頭髮:「快鬆手,不然打你屁股了。」田寧虎著臉嚇唬他。

或許是算定了她的嘴硬心軟,男娃不但不鬆手,還衝著她吐了奶泡,又萌又可惡的。

田寧被氣笑了,但還真捨不得下力強行掰開他軟乎乎的小手,只得朝一旁的顧嚴柏求助:「拿剪刀來,把我這一縷頭髮剪掉,注意別戳著他的手。」

「不用剪刀。」

顧嚴柏擦掉手上的水,走到母子倆跟前,捏住兒子的手腕,低頭與兒子對視,吐出兩個字:「放開。」

男娃癟嘴要哭,但見爸爸的臉越來越黑,不敢哭了,小手慢慢鬆開了。

顧嚴柏也放開兒子的手,對田寧道:「你先去上課,我走之前會叫王嬸子過來照看孩子。」

田寧之前不同意請人過來看孩子,是因為自己收入不夠,但顧嚴柏有工作,那必然有工資,以他工程負責人的職位來看,應該工資還不低。

田寧心頭舒了一口氣,張口應下他的提議,想了想又道:「王嬸的手藝還行,要不咱家的飯也麻煩她做了吧。」

「不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五章 是我想多了

9.02%
目錄
共3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