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追媳婦要捨得下本

第三百五十九章 追媳婦要捨得下本

「放開我,我不是特務。方岩,方岩,我是袁麗,你救救我啊!」

方言從農場場長的辦公室走出來,就看到一個蓬頭垢面的女人被兩名年輕戰士制住,用繩索捆綁,那女人卻在掙扎大叫,又沖他呼救。

方言眸光微動,走過去說道:「兩位同志,能否讓我與她說幾句話?」

他一邊說,一邊往兩名年輕戰士手裏塞煙,但其中一個嚴辭拒絕:「同志,不要搞這一套。這女的身份特殊,不是誰都能見的,你要跟她說話,打申請去吧。」

方岩臉上依然是和煦的笑容,將香煙收起,點頭笑道:「請兩位同志稍等,我去與場長申請。」

說完,轉身去了場長辦公室。

見他如此篤定,兩名戰士對視一眼后決定等一等,又給袁麗嘴裏塞了一團破布,終於耳根清凈了。

「嗚嗚嗚……」

袁麗掙扎嗚咽,眼珠子都快瞪出來,等到方言拿到場長的批條出來,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

又回到那間凌亂的屋子,方言嫌惡地蹙了下眉頭。

暫時得了自由的袁麗,撲到他的腳邊跪地哭求:「方言,我不是特務,你救我,你救我出去,我就什麼都聽你的。」

方言的眼神微閃,在陪同人員的注視下,俯身將袁麗拉起來,嚴肅說道:「把你的問題老實交代清楚,才是你從這裏走出去的唯一機會。」

他說話時,在袁麗的胳膊上不輕不重地按了兩下。

如同得到救命稻草,袁麗立刻點頭:「我交代,我都交代!」

……

西江大隊。

夫妻倆騎車到家的時候,已經下午一點了。

好在田寧一直有用麵粉給雙胞胎做小零嘴,她進屋的時候,就見東東給弟弟妹妹分小餅乾。

「媽媽,吃飯飯!」

南南是個眼尖的,率先發現了媽媽,推開了哥哥遞來的小餅乾就撲向她。

西西只慢了一步,也搖搖擺擺地跑來,眼睛亮晶晶的,手裏還舉著小餅乾,奶聲奶氣的說道:「給麻麻。」

看着朝她跑來的雙胞胎,田寧的心口都似被撞了兩下,又軟又熱乎。

她笑着俯身,一手抱起一個,首先在西西的小臉蛋上親了一口,笑眯眯地問道:「西西,咱們以後不嫁人,在家裏招婿好不好?」

西西不懂什麼叫招婿,但對上媽媽的笑臉,她懵懵懂懂的點了一下小腦袋:「好呀。」

「真乖。」田寧高興地又親了女娃一下,一邊的南南力立時不依了,把自己的小臉蛋湊了過去。

……

啊嚏!

正在床上睡午覺的寧曉宇,忽然打了個噴嚏,就被他哥踹了一腳。

寧大宇嫌棄道:「感冒了別挨我,要傳染我我可打你。」

「哥,我不是感冒了,是有人想我,肯定是我小媳婦想我了。」寧曉宇是個臉皮厚的,得意洋洋說道,又把他哥拉起來。

「哥,借我點錢,我去供銷社給我小媳婦買些禮物。你說她喜歡什麼?糖,餅乾,雞蛋糕,還是漂亮衣服?」

「你啥也送不了,因為你沒錢,我也沒錢。」

「哥,我看見你把錢藏在枕頭裏了,你借我,我回頭還你。」寧曉宇說着就去搶他哥的枕頭。

「不借,借給你就是肉包子打狗,根本要不回來!」

「大中午的不睡覺,你們兄弟倆鬧騰個啥?什麼狗啊,包子的,都給我消停點!」邱大姐敲著牆壁訓斥道。

寧曉宇沒搶過他哥,乾脆從床上下來,推門衝進了父母的房間,大喊道:「媽,你把今年的壓歲錢先給我吧,我要給西西妹妹買禮物。」

寧國峰本想踹兒子一腳,但聽到他後頭那句話,立時樂了:「好小子,有長進。邱同志別小氣了,給你兒子一塊錢,回頭他能給你領回來一個漂亮兒媳。」

邱大姐白了丈夫一眼,從口袋裏掏出四塊錢拍到兒子手上:「別跟你爸一樣小氣巴拉的,追媳婦都捨不得花錢!」

寧國鋒摸了下鼻子,想起夫妻倆頭一次相親見面,他就花了一塊錢買了兩碗陽春麵,結果一碗半的面全進了他肚子。

想到了當初媳婦都沒嫌棄他,寧國鋒心裏熱乎乎的,等小兒子拿了錢躥出去后,涎著臉湊過去媳婦身邊,拉着她的手低聲說道:「媳婦,咱們再努力一把,生個閨女吧,免得你老眼饞老嚴家的小丫頭。」

但這話剛落,就被他媳婦一腳踹下床。

「要生你自己生去,別挨老娘!」

寧國鋒:「……」

人生艱難呀,他家邱同志原本也是小田同志一樣,溫柔又賢惠,啥時候變成現在這母夜叉的樣子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五十九章 追媳婦要捨得下本

92.76%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