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第六十七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秋收假,不管是小學還是中學都要放假,讓學生們回家幫助家裡幹活,提高秋收的效率,也是鍛煉學生的勞動能力。

不過學校的老師,並不會強制要求他們勞動,這個只憑自願。

不過很多家在農村的老師,都會參加秋收,掙取工分,爭取年底分到更多的糧食。

往年,原主不想去,但被顧老太太逼著去參加秋收,原主本就身嬌體弱,一場秋收下來都得大病一場。

但如今身體易魂,又分了家,田寧自然不會自討苦吃,她如今的身體比之原主也好得有限,況且一大兩小三個孩子也夠她累的了。

王嬸子要參加秋收,最近都沒空幫她帶孩子了。

本想睡個懶覺,但被拱奶的龍鳳胎鬧醒,只得爬起來搶回衣服,下炕給他們沖了奶粉,然後用嬰兒車把他們推出去,吸收清晨柔和的陽光。

只是她沒料到,一向五六點就開著大卡趕去五里峽的顧嚴柏,今天過了六點都沒出發,而是主動幫她推嬰兒車。

上早工的社員們,已經在田地里熱火朝天的忙碌著。

一片片倒下的水稻,被秋風捲走草木清香,吹拂過馬路上,又眷戀地撩起田寧額角的碎發,不肯離去。

碎發被風吹到眼前,擋住了視線,田寧抬手想撥開,卻有一隻手先一步抓住那縷調皮的碎發,用手指理順,然後別到她耳後。

動作輕柔,但指尖熾熱,劃過她耳廓時,仿若一股電流瞬間襲至心尖,田寧忍不住顫了一下,飛快地捂住了耳朵,怒目瞪視罪魁禍首。

顧嚴柏收回手,忍不住摩擦了一下手指,指腹上還殘留著一抹細膩和冰涼的觸感,讓人著迷。

但很快被她瞪視,杏眸圓圓的,眼底似有火焰,卻越發靈動鮮活,讓人忍不住想要觸碰。

「你還來?」田寧惱怒打開他再次伸來的手,「昨天我就跟你說過了,我們離……」

顧嚴柏打斷她道:「晚點我送你和孩子去鎮上,我在水電局有一間宿舍,你要覺得擁擠,我可以在鎮上找一個房子把你們安置下來。」

田寧聞言眼睛一亮:「你是同意離……」

顧嚴柏又道:「到鎮上可以換換心情,整個秋收不會有人去打擾你和孩子們。我每天下班會儘早趕過去。」

田寧被接連打斷兩次,便明白這男人是故意不讓她將離婚二字說出口。

心底生出一絲惱意,她張口道:「把戶口本和結婚證帶上,咱們今天就去鎮上派出所把離……」

「媽媽,我捉到一隻螞蚱!」

螞蚱便是蝗蟲。

東東舉著一隻青色的螞蚱,高興地喊著媽媽朝她跑過來,田寧無奈地將離婚二字第三次咽回去。

「東東真厲害!」田寧誇獎地揉了一下東東的小腦袋,東東高興地螞蚱塞到她手裡:「媽媽你把它烤了吧,很香的。」

東東說著就開始吞咽口水。

田寧卻差點把螞蚱甩出去,不過緊急關頭,她瞥見一旁的顧嚴柏,便把螞蚱塞給他:「幫你兒子烤螞蚱。」然後把手放在褲縫上,用力的擦了兩下。

顧嚴柏看了眼她的手,什麼話都沒說,便沖滿眼期待的東東點了下頭:「幫忙看著弟弟,爸爸再去捉幾隻。」

東東立刻點頭應下:「好噠爸爸。」

顧嚴柏藉此走了,田寧便明白今天多半跟他談不了離婚的事了。

這男人根本就不想離。

她在這個時代剛醒來的那天,這男人對她說,只要她盡心撫養三個孩子,她想怎樣就怎樣。

這才過去不到兩個月,這男人就反口不認了。

果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她就不該信他!

「媽媽,弟弟尿了,尿到車裡了。」

東東忽然喊了一聲,田寧醒過神,趕緊將男娃從車裡抱出來。

「可是南南尿了?」

用草莖串著一串螞蚱的顧嚴柏,快步過來,將手裡的螞蚱交給東東,就從田寧手裡接過嚎哭的男娃。

對上爸爸的黑臉,男娃很快不哭。

田寧則從嬰兒車側面的小木框里,拿出乾淨尿布給男娃換上。

就在這忙碌中,她忽然明白,在龍鳳胎學會自己走路、學會自己上廁所之前,這個婚不好離啊。

因為她一個人根本忙不過來,也沒錢請保姆幫忙帶孩子。

那就先這樣吧。

抱著娃,推著嬰兒車,一家子往家走。

顧嚴柏卻忽然回過頭,目光直射向西面某塊稻田。

袁麗立刻蹲下身,讓成排的水稻擋住自己的身影。

「袁麗你又在偷懶,是想今天的工分全部被扣完嗎?」顧老四趾高氣揚地走過來訓斥道。

是的,他現在很得意,因為他家老頭昨晚就去找了大隊書記,也就是他的隔房三叔,給他謀了一個記分員的職務。

這樣他就不用彎腰割稻,只需拿著計分本四處轉轉寫寫就行。

他原本還想用這個職務逞逞威風,結果那些村民根本不怕他,還警告他要是敢胡寫亂記,就告到大隊書記那撤他的職。

正是因為知道隔房三叔剛正不阿的性子,所以昨天他和老娘沒有直接找上他,而是逼著老頭子豁去臉面討人情要職務。

當然,若非他的腰真傷了,老頭子也討不來這個人情。

當然,這個記分員只是個過渡,他的目標還是從二哥那討份當幹部的工作。

之前因為老娘的關係,他跟二哥的關係也有些僵了,為了修復關係,那自然要投其所好。

這幾天,他算是看出來了,二哥是極討厭袁麗的。

那他欺壓一下袁麗,應該會討二哥高興。

而且剛剛生產隊長還批評了袁麗,他過來拿捏她,也不會有人為她說話,真是個好柿子。

心裡這麼盤算著,顧老四從口袋裡掏出計分本,就要往上記一筆,對面的袁麗忽然湊過來,郭老四越發得意了,伸手擋住她:「你別跟我套近乎,我不吃你這一套!」

他的嗓門不低,立刻引來四周的社員們看過來,神色各異,當然落在袁麗身上的目光多是嘲笑和譏諷,還有瞭然。

就是「這個女人果然四處勾搭不是好人」的那種瞭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17.27%
目錄
共3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