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這責任我來擔

第七十五章 這責任我來擔

在老林頭的催促下,又沒有顧家人搗亂,一行人在田寧領頭下快速往家趕。

還沒到院門口就聽到女娃在哭,哭得撕心裂肺的。

被護著雨衣里的男娃也跟著哭,田寧的頭如同被鎚子一下一下的擊打,她強忍著疼,推開院門,領著人抬著顧嚴柏進了東屋。

「媽媽,爸爸怎麼了?」東東驚慌失措地從炕上跳下來。

田寧先把男娃放到炕上,才匆匆伸手摸了下他的腦袋安慰道:「沒事,你爸爸只是病了,媽媽現在要照顧爸爸,東東幫媽媽照顧弟弟妹妹好不好。」

「好的,媽媽。」東東領了任務,立刻不那麼慌亂了,重新爬上炕,哄著弟弟妹妹。

田寧則迅速翻出過顧嚴柏的乾淨衣服,一轉頭,顧嚴柏身上的濕衣服已經被王嬸子的兩個兒子脫掉,王嬸子及其兒媳早就出去了。

「田老師,快拿干毛巾或者乾衣服給嚴柏哥擦一下。」王家老二給顧嚴柏扒掉最後一層衣物,抬頭見田寧還在衣櫃前翻檢衣服,忍不住催了一聲。

知道自己避不過,田寧沒去找干毛巾,而是隨手從衣櫃里拿出一件棉質衣服,快步走到顧嚴柏身前,墊著腳快速地把他從頭到腳擦了一遍,又在老林頭的叮囑下,沒錯過任何一個部位。

給他換上乾爽衣服后,老年頭先是給他量體溫,后又翻眼皮,聽心肺,還掰開他的嘴看,眉頭越擰越緊。

「他到底怎麼了?」田寧忍不住催問道。

「若我沒看錯,他這是不是單純的發燒,他多半得了瘧疾,你看看他身體不時地抖兩下,這是在打擺子呀。」老林頭一臉憂愁地說道。

瘧疾始於蚊蟲叮咬,各種寄生蟲隨之進入人體引發。

老林頭絮絮叨叨地說,顧嚴柏在五里峽修水電站,那樣的地方水深林深蚊蟲多,感染瘧疾很平常,他今天又被雨淋透,好像還在泥水裡滾過,他能強撐到現在才倒下,已經是厲害的了。

老林頭來得晚,不知道顧嚴柏那一身泥水是被田寧踢倒所致,她也沒心情去揪這些細節,只催促老林頭趕緊給他用藥。

老林頭搖頭道:「瘧疾要用奎寧,這個葯我們這種赤腳大夫是不常備的,要用的話得去衛生所拿。但這雷雨天的也沒法去鎮上去取葯啊。」

「那怎麼辦?」王嬸子趕了進來追問道。

老林頭還有搖頭:「我沒辦法,只能等停雨後去衛生所取葯。」

「要是明天不停雨,難道要讓他這麼生熬著,燒壞了怎麼辦?」王嬸子著急道。

老林頭嘆氣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辦法,只盼著老天爺趕緊停雨。

王嬸子還在懇求老林頭想想辦法,男娃和女娃或許是意識到他們父親的危險,哇哇大哭。

在這一片嘈雜聲中,田寧的頭如被針扎一般,因為她忽然意識到,若是她沒有強行阻攔顧嚴柏開車去鎮上,這會他或許已經到了鎮上,用上了奎寧,如今的危險也就不會出現。

錯已鑄成,後悔已經沒用,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儘快想出辦法。

但大腦卻跟漿糊一般,什麼都想不出來,她忍不住抬手敲頭。

嘭嘭嘭——

沉悶的聲音讓屋內嘈雜的聲音安靜了一瞬,王嬸子回頭看到田寧用力捶自己的腦袋,嚇得趕緊衝過去阻攔:「小田你這是幹啥子?嚴柏得了瘧疾又不是你的錯!而且剛剛你要是沒把他攔下,他開車到半路就得犯病。這又是大雨又是水淹路,他要犯了病肯定得翻車,車毀人亡的,連命都沒有了,哪還能安穩地躺在床上,讓咱們著急給他弄葯?」

王嬸子連說帶勸,又把她的手給抓住了。

東東也被嚇壞了,顧不得哭鬧不休的弟弟妹妹,衝過來跪在炕上抱住她的胳膊不鬆手,一雙眼紅彤彤的,不說話也不流淚,只仰著小臉緊緊盯著她。

因為兒子這眼神,田寧漿糊狀的大腦恢復了一絲清明,她扯出一絲笑,張開口聲音嘶啞乾澀:「別擔心,我不是在自虐,我是在想辦法,只是大腦有點懵,敲一敲想要清醒一點。」

「你哪是敲一敲,你那架勢是把腦袋當西瓜錘。」王嬸子嘴裡抱怨著,堅決的把她兩隻手都抓住了,防止她再自虐。

田寧卻開始掙手,雙眼發亮的望著門口掛著的那簇乾草:「嬸子我快想到辦法了,你鬆開我!」

「你有啥辦法?你別為難自己了,辦法讓老林頭去想,他是醫生,他不想誰想。」

老林頭一張苦瓜臉。

田寧卻搖頭:「嬸子我真的有辦法,但還差一點東西才能想通。門邊掛著那簇草是中秋的時候你給掛的,說是驅蚊的對吧?」

「是驅蚊沒錯,那是艾蒿。」

「沒錯,就是蒿草,不過不是艾蒿,是青蒿,不對,是黃花蒿,黃花蒿才能提取出青蒿素治療瘧疾。沒有青蒿素,那就用黃花蒿熬成湯藥,也是可以的。」

一個蒿字破開了田寧腦中的迷霧,將前世的記憶翻了出來又串起來。

當初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的時候,青蒿素是個熱門詞,前世的田寧懷著敬佩的心情,查找過相關的資料。

「嬸子,咱們這裡有黃花蒿吧?」田寧反抓住王嬸子的手,急聲問道。

「黃花蒿是有,但你確定黃花蒿熬湯能治瘧疾?」王嬸子有些懷疑地問道。

田寧還沒有回答,老林頭忽然拍著大腿道:「小田這一說我就想起來了,我爹給我傳下來的那個醫書上提過青蒿能治瘧疾……」

「那本書呢?」王嬸子立刻問。

老林頭道:「破四舊的時候被搜走燒了,再說我之前去衛生所培訓學習的是西醫,那些醫書上的方子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王嬸子惱怒地瞪了老林頭一眼,又追問道:「到底是青蒿還是黃花蒿?」

「青蒿!」

「黃花蒿!」

老林頭和田寧各持一詞,田寧飛快解釋道:「中藥名詞中,青蒿一詞囊括了青蒿和黃花蒿,但能治療瘧疾以及提取青蒿素的只有黃花蒿。」

王嬸子立刻轉頭看向老林頭,老林頭撓著他快要謝頂的頭皮道:「我爹死的早,我就是翻了翻那本醫書,具體的……」一時沒詞,他指向田寧道,「反正是給她男人治病,用哪種蒿草她來定吧。」

王嬸子惱怒地瞪他:「你這是推卸責任!」

「嬸子,沒關係的,這責任我來擔,就用黃花蒿。麻煩您教我分辨藥草,咱們現在就出去採藥。」田寧說完就往外走。

要不是因為她並不能分辨各種蒿草,她不會與老林頭爭辯。

「田寧你這孩子,先穿上雨衣啊!」王嬸子拿著雨衣追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五章 這責任我來擔

18.89%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