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想要我當寡婦?

第七十八章 你想要我當寡婦?

換了衣服,喝了薑湯,出了一身汗,田寧感覺好多了,便顧嚴柏又餵了一碗草藥,然後自己也喝了半碗,哄著東東和龍鳳胎也喝兩口,以防萬一。

畢竟瘧疾有潛伏期,半個月前屋子裡還是有蚊子的。

黃花蒿並無毒素,夏天的時候,當地人還拿它煮茶泡水解暑用,所以田寧才敢讓孩子們喝。

東東懂事,苦得小臉都皺巴了,也強行咽下去,還跟媽媽說不苦。

男娃女娃剛滿一歲,聞到草藥的味道,女娃往後躲,男娃抬起小手就砸碗,好在田寧撤得快,不然得灑一炕。

田寧按著額角與男娃對視,男娃轉動著黑溜溜的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然後爬向東東,沖他伸出小肉手喊「蟈蟈」。

「是哥哥,不是蟈蟈。」東東糾正。

「蟈蟈!」男娃大喊。

東東一臉無奈地抱起他:「好吧,蟈蟈抱你,但你得聽話喝葯,喝葯對身體好。」

男娃似乎沒聽懂蟈蟈的話,伸出小胖手扯蟈蟈衣服上的扣子,哥倆開始為了扣子爭奪起來。

田寧便抱起女娃,哄著她,將葯汁一點點喂到她口中。

只餵了兩勺子,女娃就再不肯喝了,還差點吐了出來。田寧只得作罷,給女兒擦過嘴后,就將目光轉向男娃。

男娃意識到危險,放棄即將到手的扣子,手腳並用,爬向躺在火炕里側的爸爸。

顧嚴柏雖躺著,但沒有昏睡過去,見小兒子爬來,艱難地沖他揮手:「南南別過來,去媽媽那。」

他的聲音嘶啞乾澀,男娃停住,然後哇地哭了起來。

眼見女娃也張開了口要哭,田寧眼疾手快抱住男娃往外走,哄道:「你要是不哭,晚上媽媽抱著你睡。」

男娃眨了一下眼睛,淚珠滾下去,然後再沒有新的冒出來,咧嘴露出一個帶著奶牙的笑容,奶香奶香的。

田寧心中一動,忽然想到了法子。她給男娃沖了奶粉,又加了兩勺藥汁進去。

一開始男娃小嘴抿得死緊,田寧示範地喝了兩口,又哄他說不苦,男娃才勉為其難的張開了小嘴,只是喝了兩口后又癟嘴,還往她胸口拱。

可惜這次他真的吸不出來了,斷奶一個來月了,田寧徹底沒奶了,但男娃卻是個不肯放棄的,母子倆好一番爭鬥,最後以破皮為結果,田寧終於將男娃從衣服里弄了出來,一邊忍痛吸氣,一邊繼續給男娃喂加了葯汁的奶粉。

或許是知道弄疼了媽媽,男娃難得乖巧地張開小嘴喝了下去,只是小臉苦巴巴的,大眼睛還含著淚。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受了委屈呢。

田寧哭笑不得,在他喝完最後一勺后,低頭親了他一口:「南南真乖,媽媽就喜歡好好吃飯的娃。」

男娃的小臉頓時不苦了,白白嫩嫩還帶著奶香,湊到媽媽臉上吧唧親一口,糊了她一臉黃綠的葯汁,然後咯咯笑起來。

田寧拿毛巾擦了把臉,在男娃的小屁股輕拍了一下:「臭南南,乖乖睡覺,媽媽就原諒你這一次。」

現在已經是凌晨了,女娃已經睡了,男娃扭頭看看妹妹,然後爬過去,躺在她身邊,又乖又萌的,讓人幾乎忘了他那小惡魔的本性。

田寧鬆了口氣,讓東東也去睡覺后,便走到火炕里側,抬手摸顧嚴柏的額頭,手便被男人抓住了。

「我沒事,你也睡吧。」

他的額頭滾燙,聲音嘶啞乾澀,哪裡是沒事的樣子?

田寧心底嘆了口氣,道:「我給你擦擦,擦完就睡。」

她打開袁麗帶來的那個小包,從中取出酒精,蘸濕毛巾,略一遲疑后,就拉下被子,褪下男人部分衣服,自他的頸部開始,擦至胸部、腋下,手臂,然後再往下,男人卻忽然呻吟一聲。

田寧頓住,側頭問他:「是我哪裡做的不好,不知讓你不舒服嗎?」

男人臉上緋紅,連耳尖都是紅的,他緩緩抬起手,握住田寧的手腕,喘著氣,聲音嘶啞:「等我病好了,你還能這樣對我嗎?」

田寧臉上一熱,瞪他一眼:「你這是不打算好了,讓我當寡婦?」

男人立刻搖頭,握著她手腕的手緊了幾分,喘著氣與她說道:「寧寧放心,我很快就會好的。」

明明弱得起不了身,卻還在安慰她,田寧心底不是滋味,把他的手捋下來,放到炕上,又抬手將他的眼皮往下撫:「別說話好好睡覺,就能早點好起來。」

男人的眼睫在田寧的手心顫了幾下,然後乖順地垂了下去,閉上了眼,連呼吸都平緩了些。

沒有男人的打擾,田寧很快將他身上重要部位都擦拭一遍。當初換衣服的時候都看過一遍了,如今又有什麼可避諱的?

只是,每次被嚇住了而已,陰影太深。

完事後,田寧也沒給他重新穿上衣褲,因為早就汗濕了,她拿了一張棉布床單給他裹上,然後蓋上被子。

看了眼手錶,已經凌晨三點了,田寧極度睏倦,頭還發暈,她又灌了一碗薑湯,然後爬上炕,在顧嚴柏身側睡下,用伸進被子握住他的左手,隨時監測他的體溫。

大腦卻不聽從她的意願,很快陷入沉睡中。

但在夢裡,她墜入一個火山口,噴發的岩漿幾乎要將她融化了,她卻怎麼也爬不出來。

每次好不容易爬到頂端,就又被一股岩漿卷了下去,最後那股岩漿還開始舔舐她的唇,讓她差點窒息。

她一下子睜開眼,發現自己竟在顧嚴柏的被子里,又被他緊緊抱住,他的舌頭還在舔她的唇,田寧幾乎彈跳起來,沒能成功是因為她被翻身的男人壓住了。

更可怕的是,原本裹在男人身上的棉布床單不知所蹤。

田寧人生中最窘迫的時刻莫過如此。

天色漸明,東東又隨時可能醒來。

田寧推不開男人,只能努力湊到他耳邊低聲道:「顧嚴柏,你要壓死我了,快翻下身放我出來。」

男人是側壓著田寧的,又用雙臂抱緊了她,肌肉結實的長腿也壓在她的腿上,糾纏的毫無空隙。

或許是被她的聲音吵醒,男人緩緩睜開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你想要我當寡婦?

20.16%
目錄
共38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