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被當做葯枕

第八十八章 被當做葯枕

當天傍晚,田寧就開着拖拉機載着顧嚴柏前往鎮上,一路上引來無數人目光,畢竟女拖拉機手在鄉下極其罕見的。

坐在她身邊的顧嚴柏身體也是緊繃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隨時打算接替她,但一直開到衛生所,顧嚴柏都沒找著接替的機會。

田寧利落地熄火,關閉油箱開關,然後走過去攙扶顧嚴柏下車,顧嚴柏卻盯住她:「你何時學會的開拖拉機?」

「看賈飛開了幾次,接你之前又練了幾遍,便學會了。」田寧甩著有些酸脹的胳膊說道,這手扶拖拉機可比後世的小車難開多了,好在這時代馬路上連牛車都少,不然她還真不敢在技術不太純熟時大咧咧開着拖拉機上路。

聽到她的回答,顧嚴柏張了張嘴,但最終什麼話也沒說,也拒絕了她的攙扶,拄著拐杖,一步一步緩慢的走進了衛生所。

一個小時后針灸結束,外頭天色也快黑了。

顧嚴柏先一步拿了搖把搖起了發動機,然後又要搶駕駛位,但被田寧止住了:「我能開來自然能開回去,再說你也在邊上盯着。我回去的路上有問題你可以接手,我以後再也不碰車子。」

說完就直接把男人擠到邊上,然後有條不紊的掛擋給油,拖拉機噠噠噠的往前開去。

望着妻子比來時更沉穩從容的開車技巧,還有臉上那掩飾不住的飛揚神采,顧嚴柏放在膝蓋上的手一點點攥成拳頭,卻感覺自己什麼都抓不住。

開着車的田寧確實是暢快的,有種起飛的感覺,當然也是因為馬路時有坑窪,拖拉機蹦的厲害,坐在駕駛位上也不時蹦的跳起來,有些費力,但心情是好的,並沒有注意到邊上男人的異常沉默。

一路開到家門口停下,兩輛嬰兒車加上一大一小,都在門外等着他們。

她剛停了車,東東就撲到她懷裏喊道:「媽媽太厲害了,下次我也坐媽媽的車。」

「好啊,下次媽媽開車帶你去兜風。」田寧笑呵呵的應了。

真是兜風呀,因為比敞篷車還要拉風。

「沒想到晚上回來也是嫂子開車,嫂子的技術比老司機都不差呢。」賈飛誇讚道,當然這話難免有些水分。

田寧看了一眼沉着臉下車的顧嚴柏笑道:「我要不能開回來,你家顧隊以後都不會讓我摸車了。好了,都進去吧,天氣一天比一天冷了。」

確實一天比一天冷了,便是睡在火炕上,原本單薄的被子也不夠一家五口蓋了。

田寧當晚拿出一床新棉被鋪到炕上。

這是前一段時間她就在忙活事兒,找人買了土布和棉花,又請人彈棉花做成棉被,直到今天上午棉被才被送到家裏,而她也為此花了十五塊錢,是她一個半月的工資。

要是去商場買,別說這錢不夠,她也拿不出那麼多布票和棉花票來。

鬆軟的棉被,又經過太陽的暴晒,還殘留着餘溫和太陽的味道。

田寧攤開被子,剛要蓋到顧嚴柏身上,他開口道:「給孩子們蓋吧,咱兩蓋舊的。」

「新被子暖和,你的腿又受不得寒。這樣吧,你跟東東蓋新被子,我和兩個小的用舊的。」田寧招呼東東,「東東過來,睡你爸爸身邊。」

「好噠,媽媽。」東東抱着小枕頭放到爸爸的枕頭邊上。

「睡覺時要規矩,不要把腿搭你爸爸的腿上。」田寧又囑咐道。

「我記住了,媽媽。」東東躺下,小胳膊小腿都規規矩矩的放平了。

田寧便把被子蓋在父子倆身上,又給掖了被角,察覺顧嚴柏一直側頭看她,田寧低頭問道:「是需要什麼嗎?我去給你拿。」

「沒事,睡吧。」顧嚴柏說完,閉上了眼。

田寧哄著龍鳳胎睡著了,才熄燈躺下。

迷迷糊糊中,忽然聽到一道悶哼聲,田寧一下子醒了,月光自窗外照進來,她看到顧嚴柏蜷縮在火炕里側,新被子也有大半皺巴。

想到了今天臨走前老醫生的叮囑,田寧明白顧嚴柏腿疼發作了。

她把睡熟的東東自新被子裏抱出來,放到龍鳳胎身邊,拉過舊被子給他蓋上,然後往裏挪了一下,雙手伸進新被子裏,按住了顧嚴柏的腿。

顧嚴柏僵住了,張開口聲音嘶啞乾澀:「我沒事,你睡吧。」

「今天醫生教了我一套按摩的手法,我給你試試。」田寧回了這一句,便強制地把往裏縮的腿又拉扯出來,回憶著老醫生教給她的手法,一邊按摩一邊問他的感受。

只是每次問,顧嚴柏都嗯一聲,說好多了,田寧便知道他在敷衍,最後乾脆不再問他,只憑感覺給他按。

顧嚴柏忽然悶哼一聲,田寧心驚鬆手問道:「弄疼了你?」又遲疑着道,「要不我還是給你拿片止疼葯吧?」

老醫生曾說過,要實在忍不住的話可以吃止疼葯,但必須控制量。

「不用。」

顧嚴柏開口拒絕,被子也被掀開,而田寧的手被猛的一拽,跌入溫暖的被窩裏,隨後被兩隻手臂抱住了。

她欲掙開,男人的手臂收緊,下巴抵在她的肩窩上,呼吸滾燙,聲音嘶啞地說道:「寧寧,讓我抱一會。抱着你,我感覺疼痛減輕了很多,不需要再吃止疼葯了。」

田寧:「……」這是把她當葯枕了。

「等我睡著了,就會鬆開你。」男人說完這句話,眼睛閉上了,呼吸也漸漸平穩。

又熬了一會,確認男人睡熟了,田寧便嘗試着把他的頭自肩窩上推下去,男人便發出一聲悶哼,長腿也蜷縮起來,田寧立時不敢動了。

如此反覆幾次都沒能成功,田寧睏倦極了,迷迷糊糊就睡過去了。

再醒來發現炕上只有自己,被子蓋着,身上的秋衣秋褲也整齊,田寧鬆了一口氣,利落地穿上外衣下炕。

一連幾天都是如此,每次她懷疑這男人在套路她時,他傷腿上的肌肉與血管跳動與鼓脹卻又是真的,頭上滲出的汗水也是真的,而且每次都只是抱着她,並沒有做別的,田寧的警惕慢慢放了下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重回七零:潑辣媳婦不好惹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八章 被當做葯枕

22.17%
目錄
共3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