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入山

第五百零八章 入山

「陳師姐,請!」

雪樓之外,陳圓圓如眾星捧月一般,被簇擁在人群中。

一名白衣金邊男子立在人群的中正中央,肩上一隻威風凜凜的金雕,讓這位男子在一眾雪樓弟子之中,顯得更加的鶴立雞群。

而這男子身後,雪樓入口處,兩邊各站立着數十人雪樓弟子,都是身穿白衣,也有幾人肩膀上站立着不同種類的禽類異獸,但是都不如這隻金雕顯得高檔。

而那曾經出現過的海東青,郝然也在其列,那個在自由之城內分外囂張的那名雪樓的弟子,也在人群之中,只不過顯然沒有眼前的這位金雕男子身份高。

這位白衣金邊男子,便是雪樓樓主之子,雪樓的少樓主,白澤。

「我來這裏,不過是為了採摘一株雪蓮花,沒想到遇到了楊師姐,機緣巧合之下幫她看了看內傷。」陳圓圓下巴微微抬起,一臉高傲的樣子。

這些措辭都是之前想好的,藥王谷從來不參與宗門之間的競爭,而這次陳圓圓冒然出現,顯然是沒有考慮過後果的,而在雪樓三番五次的邀請之下,表現出一副極其不願意來的樣子。

「是楊師姐的造化,聽說楊師姐的傷勢已經逐漸的痊癒,白澤也是打心眼裏的為她高興。」白澤輕笑,看向陳圓圓的目光,迷戀不已。

陳圓圓的美貌,猶如她的性格一般,是帶有極強的攻擊性的,尤其是再加上他這樣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更加的容易,吸引那些自命不凡的人。

「當初離開師門之前,師父便叮囑我,身為藥王谷的弟子,要以治病救人,救濟天下為己任,既然機緣巧合之下來到了這裏,也沒有故意躲避的理由。如果真的避之不見,便顯得我藥王谷弟子小家子氣了。」陳圓圓又道。

這話可不是陳灝他們教的,是陳二小姐臨時發揮的。

而這所謂的師傅叮囑,估計也是陳二小姐臨時想的,反正大長老對他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要在外面欺負別人。

「師姐說的是,這次也不過是宗門之間的一個交流,促進各門各派之間的弟子相互督促,也能激起大家努力修鍊的鬥志。師姐能來,也是緣分。」白澤順着陳圓圓的話說道。

「既來之,則安之。我一個治病救人的大夫,可不參與宗門之間的任何比試。論起功夫,我一個大夫,可能也不是你們的對手。」陳圓圓冷著臉,斜了一眼白澤,對他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

只是這話剛落,那白鷹男子下意識的抬頭向著這邊看了一眼,怕也是心中吐槽著,論起功夫,這位女子恐怕也不輸任何人。

不然又如何敢一個人獨闖這雪域。

「師姐放心,決計不會有任何人敢冒犯師姐的,師姐來這裏,就當是一次遊玩,散散心。」白澤又道。

在前面引路,親自領着陳圓圓向著山裏宗門深處走。

在陳圓圓走了大概半個時辰之後,白心潔與陳灝才慢慢悠悠的過來,這是他們算好的時間,分開走。

「請出示令牌。」

白鷹男子一眼便看到了陳灝與藍牧歌。不敢置信一般,立刻走上前來。

陳灝抬眼看了一下這男子,真的是冤家路窄啊,這男子也是雪樓弟子,本來就想着有可能會再次見面,但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在雪樓的宗門入口處便見到了。

「這位師弟,好巧啊!不知道怎麼稱呼呀?」陳灝淡淡的調侃了一句。

把白心潔為他們準備了的宗門令牌,遞給了這男子。

這裏所謂的師兄師姐,並不是因為年齡而區別的,達者為先,比如剛才陳白澤稱呼陳圓圓為師姐,其實只是一個敬語,與年齡無關。

「我叫白夜。」

白澤黑著個臉,冷冷的回了一聲,別人都是尊稱師,師兄師姐,還真是頭一回被叫師弟。

這擺明了就是在說,你的功夫不如我,只能叫師弟。

「原來是白夜師弟,有禮了。」陳灝抱拳。

「原來是郝師弟!」

白夜接過陳灝的宗門令牌,反覆打量著,也沒有發現任何的不妥。

令牌上面雕刻着人名字——「郝宸」,恰恰是把陳浩的名字給翻了過來,取了一個諧音。

但是這名字,聽着總有那麼一些不對勁。郝宸,好沉??

「有問題嗎?」白心潔在一旁像是等不及了的樣子,催促道。

宗門令牌,便是身份的象徵。

有宗門令牌,便能證實其身份,畢竟無論哪個宗門,都不會隨隨便便的發放宗門令牌,一旦發放了,便是認可了這個人是其弟子。

當然造假的除外,但是宗門令牌,豈能是任何人都敢造假的,一經發現,必然是死路一條,所以也沒有人敢。

「沒有問題,師姐,這邊請。」

白夜不得不把令牌再次還給陳灝。在前面帶路,帶領三人進入山門。

令牌肯定不會是假的,但是人就不一定了。

而在三人剛走了還沒有一刻鐘的時間,雪樓外又迎來了一個人,雪樓外守着的弟子,看到此人紛紛大驚。

「師姐......」

「師姐!」

「師姐,你回來了......」

......

楊柳絮身穿一身明亮的鵝黃色的長裙,襯得整個人都顯得精神奕奕,更重要的是,楊柳絮的手中,還拿着一柄寶劍。

這是楊柳絮在受傷之後,就不曾出現過的樣子。

「怎麼了?我還不能來了。」

楊柳絮冷笑一聲,環顧了一下四周,這些都是她的師弟,曾經這些人都是對她推崇備至的。

有段日子不見了,又發的顯得生疏了。

「師姐說笑了,我等對師姐也是非常想念,時常挂念,這次師姐能回來,我們也是高興的很。」一男子上前,臉上勉強擠出一些笑容。

「別笑了,比哭還難看。」楊柳絮不由得白了這人一眼。

「師姐真是開玩笑,我等也是聽說師姐的傷勢逐漸痊癒,只是有些擔心罷了。」那男子又道。

「是啊師姐,我們也不過是擔心你罷了。」

「師姐,你的傷好了嗎?功力恢復了幾成?」人群中有人問道。

楊柳絮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目光複雜,別有深意。

「恢復了幾成,要不你們試一試。」楊柳絮仍然輕笑。

只是下一秒鐘,長劍出鞘,直接刺向了離她最近的一名男子。

那人大驚,措手不及,驚慌失措的,想要拔劍反擊,但是根本來不及了。楊柳絮的長劍已經停在了他的咽喉一公分之外。

「白碩,你的功力可絲毫不見長進呀!」楊柳絮笑着收劍。

大步向著山門走去,再也不看這些人一眼。

「你們覺得我的功力恢復了幾成?」

楊柳絮走後,山門外久久不能平靜,這些弟子一個個的沉默不語。

楊柳絮的功力究竟恢復幾成,也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

無論恢復幾成,他們也都不是對手。

而陳圓圓這邊,雪樓專門為他收拾了一棟獨立的院子,這也是對藥王谷的尊崇。

而其他幾個宗門,便是一個宗門一個獨立的住處,陳圓圓也代表了藥王谷,獨自居住也沒有什麼不妥。

但是這個處獨立的院子,卻恰恰是在雪峰的山頂處。而其他幾大宗門的住處便被安排在了山腰處,陳圓圓獨自一個人住在高處,更加顯得她的身份,地位尊崇。

而陳灝與白心潔,還有藍牧歌三人,便被迎到了山腰處一處獨立的院子之中。

按道理來說,白心潔如應該自己一個人獨立的,住在這處獨立的院子之中。這樣也能顯示出來白雲山的地位尊崇。

但是雪樓與白雲山兩者之間都在競爭天下第一,自然不可能給白雲山特別的特權。

「這裏只是雪樓的一處山峰,再往裏走,雪樓有七十二處山峰,其中最重要的十處主峰,沒處主峰上面都有一座九層高塔。那裏才是雪樓的真正所在地。而雪樓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在白夜走了之後,白心潔這才解釋道。

「七十二處主峰,雪樓的佔地比藥王谷還要大。」陳灝感慨。

藥王谷可是連着好幾個山頭,陳浩本就感慨過其佔地之大,但總共也就二三十個山頭罷了。

雪樓直接是藥王谷的兩倍之多,而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甚至連對方的真正的大門也沒有看到。

「這算什麼?我白雲山至少也有一百多個山頭,有着比他們雪樓這裏,更加龐大的雪山群。」白鑫傑冷哼一聲,有些不屑。

「雪域地廣人稀,即便是佔地之多,但是人口太少,普通人根本就沒有辦法在這些地方生存。。」陳灝也是說道。

「你懂什麼?這些地廣人稀的地方,靈氣才沒有被破壞,像是白雲山,更是有許多處福地。而且中嘛,又豈能是普通人可以到達的。

藥王谷可是連着好幾個山頭,陳浩本就感慨過其佔地之大,但總共也就二三十個山頭罷了。

雪樓直接是藥王谷的兩倍之多,而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甚至連對方的真正的大門也沒有看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食神聖典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食神聖典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百零八章 入山

99.03%
目錄
共51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