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突襲(求訂閱月票)

第208章 突襲(求訂閱月票)

黑暗籠罩。

海風呼嘯。

島上卻是熱鬧的很。

燈火輝煌,女人的嬌笑聲,男人的呼喝聲,賭徒們的叫囂聲,擂台場上四周激情的觀眾們的呼喊聲。

在城內,多少還有些顧忌。

天星城畢竟是皇城,雖然也有一些隔音措施,可哪怕在天星斗羅場,大家也不敢叫的太過分。

而在這,卻是叫聲響徹天地。

有什麼關係呢?

此地距離海岸,還有五十多里地,被海浪聲一打,什麼聲音都沒了,沒人會管他們,平日裏人五人六的貴族小姐們,少爺公子們,在這可以肆無忌憚地發泄所有的慾望和精力。

只要有錢,在這,你就是爺!

哪怕縱橫四海的海盜,在這沒錢,也會被丟出去。

但是有錢,你也是爺。

實力?

在這實力沒用,實力再強,能比四海商會強?

能比九司之一的財政司強?

至於李皓,至於侯霄塵……許多人甚至壓根不知道這茬,他們好些天都不出去了,一直留在這消金窟中,哪有時間去關心那些東西。

誰敢招惹九司?

沒人敢!

是的,這就是很多人的想法。

而在所有人不知不覺中,一層薄薄的霧氣,正在入侵,正在籠罩整個海島。

……

李皓不斷燒錢。

一百塊,五百塊,一千塊……

銅鏡碎片在溢散出淡淡的霧氣,如同那日在徐家寶庫一般,開始釋放特殊防禦罩,只是這一次不再是保護,而是為了困敵。

上一次,這玩意擋住了蛻變期強者,而這一次,李皓只是寄希望,能擋住三陽之下的人就行。

他不斷擴張,要將這個不算太大的海島吞噬掉。

空中,鳥妖好像感受到了什麼。

海中,一些海妖也彷彿感知到了什麼,妖族的第六感,比人類更敏銳一些,它們隱約間感受到了一些危機來襲。

就在一頭鳥妖眼珠子眨動,想要叫喚一聲,示警一下的同時。

忽然,汗毛豎起!

一股來自骨子裏,來自血脈中的恐懼感蔓延全身。

王!

那是一種骨子裏與生俱來的恐懼感,等級的差異,血脈的差距,這一瞬間,讓這頭小小的鳥妖,瞬間忘記了呼叫,甚至忘記了動彈。

嘩啦一聲!

朝下方掉落。

不止一頭,這一瞬間,上百頭密佈四方的小鳥妖,一瞬間紛紛墜落。

海島中。

一頭巨大的飛鳥,忽然汗毛豎起,翅膀伸直……

身邊服侍它的人,有些疑惑,小心翼翼道:「鳥王……您沒事吧?」

大鳥一動不動,匍匐在地。

這一刻,骨子裏傳來一種恐懼感。

有大妖來了!

等級極高的大妖,而且……血脈極其高貴的大妖來了。

古妖!

不單單是古妖,若是尋常古妖後裔,不會如此,是古妖中極其尊貴的存在,大鳥的血脈也不簡單,越是不簡單,越是感受到了恐懼。

腦海中,好像在回蕩著一個詞……鎮妖使!

掌天下妖族!

那是血脈中留下的印記,那是告訴後裔,古妖也有王。

大鳥顫抖,戰慄。

遠古,已經覆滅了啊!

這一瞬間,不止大鳥,島嶼中,很多妖獸匍匐,也有很多妖獸瞬間失控。

斗獸場中。

兩頭妖獸,忽然一頭髮狂,沖向人群,維護治安的強者,瞬間出手,一拳打向暴動的巨妖,怒喝道:「你瘋了,他們是客人,該死的,你在做什麼?」

這些妖族,都和他們有協議的。

妖族來這掙錢,他們也靠妖族掙錢,但是有協議,是不能傷害這些客人的,可此刻,一頭三陽大妖卻是發狂了!

「吼!」

巨大的獅子妖獸咆哮一聲,雙眼血紅,好像受到了刺激,毛髮根根豎起。

那是一種畏懼,一種恐懼感。

可是,它不知道來源於何處,只能發狂,四處攻擊,一口咬向打來的強者,也不回復,瘋狂撕咬起來,這裏好危險,它想逃離!

……

李皓都沒想到,黑豹激發血脈,肆無忌憚地溢散,會造成這樣的後果。

恰好,這座島嶼上,妖獸不少。

這一瞬間,整個島嶼忽然亂了。

「快去斗獸場……妖族暴動了!」

「該死的,早就說過,這些妖族不太好馴服,就不該讓它們進入……」

「閉嘴吧!」

「快來人,妖獸街有妖獸暴動了!」

「該死,那邊怎麼也暴動了?怎麼回事!」

「……」

一瞬間,整個島嶼有些混亂起來,大量的強者,迅速飛出,一隊隊穿着制服的執法者,迅速沖向各地,而島嶼中,一些妖族開始暴動,血腥味瞬間溢散了出來。

此時此刻,也沒幾個人在意上空那若隱若現的白霧了。

海中,也會起霧的。

若是平時,還會多關心一二,可一眨眼,大量妖族暴動,讓這些人無心他顧了。

……

海島中央。

一座六層高的大樓佇立,在這海島上已經不低了。

此刻,幾位旭光迅速出現,有人低沉道:「怎麼回事?」

「大人,妖族暴動了!」

「混賬!」

片刻后,一位頭髮金黃的壯漢走了過來,帶着一些凝重,皺眉看向眾人,「妖族為何會暴動?我們和它們有過協議,為它們提供所需……合作共贏,搞什麼東西!」

話落,問道:「聽風鳥王那邊怎麼說?」

下一刻,有人匆匆跑來,急忙道:「大人,鳥王忽然受刺激了,有些問題,怎麼喊也不理會我們……」

金髮男子頓時皺眉。

剛想過去看看,忽然抬頭,空中,一股淡淡的薄霧籠罩而來,他皺起眉頭,看向天空,隱約覺得有些不妥,起霧了?

「今天海上有霧嗎?」

「不知道,沒預報過。」

金髮眉頭越皺越緊,「妖族暴動,忽然起霧……會長走的時候,告訴我們,要小心一些……不會是有人故意為之吧?」

他想了想,取出了一塊傳訊玉,想要發個訊息出去。

不太對勁!

當然,至於哪裏不對勁,他說不出來,可現在整個四海島有些亂糟糟的,妖族也出現了暴動,也許該叫會長回來……雖然會長在斗羅場防禦強敵襲擊,可那李皓,不是已經走了嗎?

一邊傳訊,他一邊大聲呼喝道:「諸位放心,島上出了點小變故,很快會處理好!大家該玩玩,該吃吃,該喝喝……不會影響大家!」

聲音傳盪四方。

一些人,也沒當回事,反而當成了熱鬧來看。

一座裝修豪華的酒店中,有男人趴在窗戶上,看着下方的混亂,哈哈大笑:「有趣有趣!就該如此,下次就該這麼玩,搞一些暴動的妖獸獵殺那些普通人……不,超能!我們可以下注,賭誰活到最後,賭誰死的最快,哈哈哈,這才有趣,這才是男人的遊戲!」

「就是,斗獸場那邊,天天搞幾頭妖族演戲給我們看,當我們瞎子呢,我現在都不去那邊了!打了半天,死都不死,玩個屁,都快玩膩了!」

「誰說不是呢!」

男人的話,引起了不少人的附和聲,不少人朝下面混亂的地區看去,都是哈哈大笑。

這才有意思!

妖族暴動,島上的守衛正在迅速壓制,混亂無比,許多人在逃跑,也有許多人相信四海商會可以鎮壓,沒跑不說,還湊近了在看熱鬧,都是哈哈大笑。

這比妖族演戲不強?

這比看超能廝殺不強?

這比玩女人都要爽!

一群人哈哈大笑,不分男女,都在激動地看着,有人看到妖族撕碎了守衛,不但不害怕,反而激動的瘋狂大叫:「撕的漂亮!我就知道,我就知道獅王撕裂一流,瑪德,以前天天演戲,日耀都撕不碎,看看,現在日耀超能不是一眨眼被撕碎了!」

「就是,幹掉他們!哈哈哈,獅王干,乾死他們!」

一群貴族,肆無忌憚,瘋狂地吼叫着。

有守衛怒吼道:「讓開!」

妖族暴動了!

這些白痴,還在這叫喚,越是叫喚,越是刺激這些妖族。

有貴族頓時大怒:「和誰說話呢?叫吳勇出來,他來了,也不敢這麼和本大爺說話,知道我是誰嗎?」

守衛只好迅速閉嘴,招惹不起。

可是,心中還是憤怒無比。

一群混蛋!

看到有同僚被撕裂,這些人都是很憤怒,可此刻,又不敢真的擊殺了妖族,只能強行壓制,越來越多的強者加入,倒是勉強壓制住了這些妖族。

而這一刻,遠處,那金髮男子忽然微微皺眉。

他拿出傳訊玉看了一下,自己發出去的訊息……好像沒有傳遞出去。

他看向身後幾人:「你們傳訊一下外面試試,我這邊好像傳訊不出去,怎麼回事?」

其他人紛紛試驗起來。

下一刻,有人急忙道:「不行!」

金髮男子頓時皺眉,不行?

不太好!

而就在這時候,一聲冷漠無比的聲音傳來,「巡夜人執法,所有人束手就擒,蹲下,凡是反抗者,格殺勿論!」

有客人愣了一下,接着哈哈大笑:「卧槽,演戲呢?巡夜人執法都來了……哈哈哈,太他么搞笑了……巡夜人執法還能執法到這?」

「哈哈哈!」

不少人跟着哄堂大笑。

這是四海集團啊。

有人狂笑道:「演戲都不會,該說財政司護衛軍執法,這裏不歸巡夜人管,蠢不蠢……」

轟!

話落,一隻巨拳從天而落!

而此刻的金髮幾人,完全沒有任何笑意,只有震撼,這一刻,紛紛出手,金髮更是暴吼道:「敵襲!」

「反抗執法,殺!」

轟!

一雙鐵拳落下,身穿銅鎧的南拳,此刻直接解封……是的,直接解封戰力,崩斷三條超能鎖,反正李皓在,待會李皓幫着修補,還能撈點好處。

南拳,可不做賠本買賣。

爆發之下的南拳,強大的不可思議,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

有人認出了飛天的那位金髮強者,那是四海商團,東海商會會長,旭光巔峰強者。

可就在這一刻……在眾人笑話中,玩味中,被人一拳打的瞬間爆炸開,無數血肉,瞬間炸裂開。

獃滯!

震撼!

這一刻,沒有恐懼,因為都沒來得及恐懼,整個島嶼上,無數人獃獃地朝上空看着,看着那位銅鎧戰士,遮掩了全身。

一拳打爆了一位旭光巔峰強者!

「會長!」

有人驚恐了,下一刻,幾位旭光強者,紛紛朝天空飛去,不是追殺南拳,而是遁逃。

他們比這些客人更明白,發生了什麼。

逃!

「巡夜人……魔劍!」

「銀月武師!」

有人知道什麼,瞬間大恐。

而就在這一瞬間,黑暗中,一柄長刀斬破虛空,楊山一刀將一位旭光擊殺當場,遠處,黑暗中,秦蓮浮現,如同殺手刺客,一劍刺穿了一位旭光。

眨眼間,三位旭光被殺當場。

「逃!」

有人失控,瘋狂大吼。

「魔劍殺來了!」

很多人都是茫然的,可此刻,也意識到了不好,好像……不是演戲。

一瞬間,兩位旭光直接衝破了煙霧,沖了出去。

直接朝海中鑽去!

不敢飛行,他們不知道到底多少人殺來了,不知道外面到底多少強者,他們知道,飛天也許是最危險,最愚蠢的行為。

可是……剛入海,一隻爪子刺破了一人心臟。

另外一邊,李皓手持銅鏡,一劍殺出,劍氣縱橫,一位旭光初期,瞬間被殺當場。

李皓輕笑一聲,身穿銀鎧。

一步步走入島嶼,帶着一些笑容。

好像……比預期的更簡單一些。

這些傢伙,居然當成了演戲,當成了開玩笑。

當然,更厲害的是,黑豹居然讓島上的妖族暴動了,這才是關鍵。

眨眼間,5位旭光被殺。

而對方,總共也就9位,吳勇還不在這,另外三位……也不在!

被南拳打死的旭光巔峰,就是最強的。

東海商會的會長。

而其他三位商會會長,都不在。

也就是說,戰鬥還沒開始,就結束了。

留守的五位強者,一人一個,一個不多,一個不少……眨眼間被全部打死了。

當然,李皓知道,島上不止這麼多旭光。

他看到的光團,不止這麼多。

還有五位!

足足10位旭光,只是其他五位,可能不是四海商會的人。

遠處,空中飄浮的南拳。

聲如洪鐘:「所有人,不許再動彈,再敢動彈,殺無赦!」

下一刻,一拳落下!

轟!

一聲巨響,一位老人破空而起,身上火光四溢,強大的力量席捲四方,帶着一些恐懼和憤怒:「爾等是何人?巡夜人?我乃行政司……」

「束手就擒!否則……格殺勿論!」

南拳冷喝,戰鬥起來的南拳,不是平時那樣的,一拳打出,轟隆一聲巨響,天崩地裂,這老人很強,也是旭光巔峰,可在南拳拳下,眨眼間,轟地一聲,骨骼寸斷,被重重砸落!

這時候,遠處,海島邊緣,一人想悄悄逃離。

嗡地一聲,一柄大刀殺出,水火交替,被大刀襲殺的那人,驚恐怒吼:「蛻變?我是……」

噗嗤一聲!

人頭落地!

而這邊,旭光巔峰的老人,也是重重落地,不斷吐血,帶着一些驚恐和絕望,咳血不斷:「南……南拳……」

南拳露出了面容,嘆息一聲:「居然沒打死你……你真硬!」

「我是……行政司……」

「反抗執法,暴力抗法……殺無赦!」

轟!

一拳打下,老人徹底被打爆。

四面八方,一瞬間安靜了一下。

遠處,一位貴公子好像很惶恐,可下一刻,好像很驚喜,急忙吼道:「賀教頭,是我啊,是我……是不是皇室殺來了,我是……」

砰地一聲!

南拳隔空一拳打出,直接打爆了那人,聲音冷漠:「都聾了嗎?不許動!動,就是死!巡夜人執法,任何人不要再動,否則,他們就是你們的榜樣!」

「我父親……」

砰!

炸裂聲不斷,有人想說家世,南拳卻是下手極狠,一拳打出,直接爆炸開。

「不管你們什麼家世,什麼家族,什麼背景……現在,在這,你們都是囚徒!」

南拳聲音響徹四方:「不要妄圖逃離,不要想着發傳訊,沒用的!」

他聲音冷漠:「還有三位旭光隱藏在人群中,是我去找出你們,還是自己出來,現在,出來,站在我面前,跪下,可以不死!」

人群騷動了一瞬間。

片刻后,一位精壯的男子,一步步走出,看向南拳,再看看島嶼附近,一位神出鬼沒的大刀蛻變,一位暗系旭光巔峰,還有島嶼外……那不可測的危險,他選擇了站出來。

沒有過多的話語,沒有說什麼,走到了南拳面前,跪了下來。

尊嚴?

尊嚴可以當飯吃嗎?

尊嚴……在此刻,什麼都不是。

在一位超越了蛻變,一位蛻變,還有一位巔峰,以及暗中不知道多少強者注視下,所謂的尊嚴,毫無價值。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

片刻后,第二位強者走了出來,那是一位容貌精緻的女人,勉強露出笑容,好像認識南拳,想打個招呼,南拳只是冷漠地看着她。

女人有些心寒,也跪了下來,心中卻是驚懼。

皇室?

還是……魔劍?

南拳和魔劍也有接觸嗎?

她知道一些情況,也知道魔劍消失了,可是……李皓哪來的這麼多幫手?

而且……他居然襲擊了四海島嶼!

許多人戰慄,許多人顫抖。

第三位旭光,卻是遲遲沒有走出來。

就在此刻,李皓手持銅鏡,從天而落,他雙眼如炬,銅鏡上也顯示出一人,此刻,一處角落處,一位老人低着頭,蹲在地上,下一刻,好像感受到了什麼。

陡然抬頭……轟!

劍芒衝天!

李皓聲音平靜:「讓你出來,你不出來,是覺得自己暗系巔峰很強大是嗎?」

「還是覺得,可以躲過我的搜查?」

劍芒縱橫。

五行勢被劍意統合,籠罩了老人,李皓速度極快,眨眼間出現在老人面前,一劍接連一劍,下一刻,氣血爆發,一劍斬出!

轟!

巨響聲響徹四方,老人一臉的不敢置信,被一劍劈成了兩半。

四周,那些蹲在地上的人,都是驚恐萬分。

而李皓,卻是沒有多看一眼,而是皺了皺眉,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出現在一頭大鳥面前,此刻,大鳥好像恢復了許多。

大鳥看着李皓,眼神帶着一些畏懼:「吾乃鳳凰山使者……你……你殺了他們,我們也可以合作,鳳凰山乃是七大神山之一,山主是鳳凰大尊……」

李皓沒說話,只是看着四周一些血色骸骨,面無表情,看了一眼大鳥:「你吃人?」

「不不不,我不吃人,是血食……也是四海商會主動供奉的……」

大鳥好像感知到到了危險,精神波動道:「都是一些奴僕,並非超能……」

奴僕……不是人。

也許,在妖族認知中就是如此,又沒吃超能,只是吃一些你們人族供奉上來的血食而已,正常的餐後點心罷了。

這沒問題吧?

「奴僕?」

李皓看了看四周,忽然一跺腳,地下裂開,一個巨大的囚籠中,裏面還有一些人,只是都很麻木,都是女人,還有一些孩子,年紀都不算很大。

「你吃的,就是這些?」

大鳥也不否認:「就是這些血食……毫無超能,身體孱弱,是你人族中的廢物,弱小無比的存在……吃了,還能為你們清理一些廢物……」

它不覺得有問題,事實上,妖族都不覺得這有任何問題,它們自己的族群中,太弱的,都會被拋棄,甚至吃掉。

當然,大鳥原本是不吃的。

它只是讓四海商會準備一些吃食,四海商會自己送上來的,它吃了一次,覺得味道不錯,然後,就一直吃了。

「你在這多久了?」

「多久?」

大鳥思索一番:「按照你們的說法,三年了……」

「吃了多少這樣的人?」

「不是人……」

大鳥還是想解釋一下,「本使一月只會食用一次血食,每次只會選取10隻最嫩的……」

「也就是一年120人,三年360人……」

李皓瞭然,笑了笑:「鳳凰山的使者?」

「對!」

「四海商會和你們合作的內容有哪些?」

「我們負責幫他們監控四方,另外提供遠程飛行,作為鳳凰山和四海商會的聯絡者,交易交換一些妖族特產,也為鳳凰山提供一些我們所需物品……」

這大鳥知道眼前這人不好惹,也不敢隱瞞。

剛說完,陡然精神劇烈波動起來:「你做什麼?」

轟!

這一劍,李皓帶着濃郁無比的殺意,一劍貫穿四方,一劍之下,將大鳥頭顱斬掉一半,這是一頭旭光後期的大鳥,可在這……在李皓手中,卻是依舊脆弱無比。

一劍之下,重傷垂死。

下一刻,李皓也不說話,一劍接連一劍,一劍接連一劍……

到最後,只剩下一副鳥架呈現,血肉全部被李皓剔除掉了。

「你也很嫩!」

李皓笑了笑,轉頭,看向南拳,「此地,所有護衛軍,全部擊殺!一個不留!」

轟!

那些伏地的守衛軍,頓時大恐。

可這些最強不過三陽的守衛軍,哪能匹敵南拳這樣的強者,南拳知道李皓怒了,也不多說,一拳打出,一地化為巨洞,數十護衛軍被直接打死!

「楊前輩,擊殺島上所有妖族!」

「遵令!」

一聲低喝,下一刻,刀光閃爍。

「島嶼上,所有人集中到這,五分鐘之內,有沒到的……一律斬殺!」

李皓懸浮在空,鎧甲在身,銀光閃爍。

他手持銅鏡,默默看着。

又環顧四方:「若是覺得可以逃出去,也可以試試!我是天星副都督李皓,也就是你們說的魔劍,今日,四海商會勾結海盜,勾結妖族,殘殺人族,以人族為血食,爾等親眼所見!再跑,可以試試看,能不能活命。」

四周,傳來一陣呻吟聲,哭泣聲。

沒人敢動。

剛剛叫囂的那些貴族,此刻都是衣衫不整,一個個跪伏在地,有些人甚至嚇的失禁,惡臭味也隨之傳來。

有人一臉驚懼,聽到李皓自報家門,小心翼翼道:「都督,我是巡夜人……」

噗嗤!

一劍貫穿了腦袋。

李皓看向屍體,再看看眾人:「我說,讓你們匯聚此地,不要發出聲音,再說話,都死!」

看着這魔王,連自己人都殺,這些人徹底驚恐了,更多的人失禁了。

李皓平靜道:「巡夜人?你們當中也許還有,但是……現在不要說出來,說出來,會讓我覺得,我很噁心,我居然是巡夜人……真丟人!」

「也許,等我平靜了下來,我會看在同僚的份上,饒了你們,明白了嗎?」

沒人再敢出聲。

島嶼上,許多人開始朝這匯聚。

而另外一些地方,南拳正在瘋狂擊殺那些逃亡的護衛軍,有人跑到了島嶼周邊,卻是被阻擋住了,旭光擋不住,可這些護衛軍,有些只是月冥而已,哪能逃離!

眨眼間,哀嚎聲不斷!

「魔劍……我們是財政司的人……」

「啊!」

「財政司不會放過你們的!」

「……」

李皓並不說話,只是計算著時間。

片刻后,騰空而起。

一瞬間,數百劍芒飆射而出,四處爆射,轟!

一棟棟建築直接被摧毀,有慘叫聲傳出!

「武師也好,超能也好,在我面前,能躲的了嗎?」

李皓看不到武師光團,可他手中有銅鏡,範圍內,有生命跡象存在的,都可以被他捕捉到,往哪逃?

下一刻,一位武師爆射而起,瞬間朝遠處遁逃而去。

李皓的劍芒,被對方一拳打碎!

強者!

武師一道中的強者。

那人低吼一聲,「吾乃浮屠山門人……」

轟!

一道粗大無比的劍芒,直接落下,李皓如同飛鳥,飛撲而上,一拳打出,一腳踢出,砰砰巨響聲浮現,眨眼間,那人重傷跌落,李皓一爪抓出,咔嚓一聲,捏斷了對方喉嚨。

「你們山主的弟弟……前些天好像被殺了,也是我們殺的,你們山主,好像和我師父不對付,浮屠山,嚇唬我嗎?」

一位不弱的武師,甚至不弱於金槍了。

可此刻,在這,遇到了李皓,也只是被瞬間擊殺的命。

四周,愈發安靜了。

李皓看向之前所在的地方,此刻,足足有數千人匍匐在地,甚是壯觀,只是惡臭味濃郁無比。

李皓聲音再次傳盪:「所有人,寫下自己的身份,實力等級,交出自己的儲物戒,可以寫上自己的名字……隱瞞的,全部擊殺!」

「不要覺得,寫個假身份,可以逃過一劫……試試看!」

下一刻,數千張白紙和筆,落在了那些人面前。

這一刻,有人渾身顫抖,手都在抖,無法書寫,嚇得肝膽欲裂,之前有多囂張,這一刻見識了這些殺人魔王,就有多恐懼。

這才是真正的魔頭!

李皓輕笑一聲:「這就是貴族?」

他笑着落在了眾人面前,嘆息一聲:「王朝有你們這群敗類,能不腐敗嗎?能不崩塌嗎?都清醒一下,給你們五分鐘,所有沒寫好的……找人代寫,寫不好,那就葬在這吧!」

一瞬間,如同小學生上課,刷刷聲不斷,許多人都在書寫自己的身份,也有人顫抖的實在無法寫了,低聲哀求着身邊人幫忙。

而此刻,南拳也回來了,露出笑容,點點頭:「解決了!」

這麼一會功夫,擊殺了6位旭光強者,一頭旭光大妖。

而島上,護衛軍不少,也有近千人。

可此刻……被幾個屠夫殺的一乾二淨!

在李皓看來,這是一群比海盜還要噁心的傢伙,這些人,都有罪!

蓄養妖獸,這不算什麼。

餵養血食!

喂它們吃人族!

吃孩子,吃女人……美其名曰,幫人族剔除廢物……這些護衛軍不知道嗎?

甚至這島上的玩樂者不知道嗎?

李皓其實想全部殺了……最終,他忍耐了下來,他強忍着心中那股火,他知道,不能這麼做,這些人太多了,涉及的人太多了。

他殺幾個沒事,殺一些也沒事,全殺了……那就不行了。

除非,他現在要和整個王朝作對。

可他,沒這個實力。

這些人,都該死。

李皓覺得,殺光了他們,不帶冤枉的,可是……那股怒意,終究還是被壓制住了,他露出了一些笑容,繼續道:「寫完了自己的身份,再寫出四海商會的罪名……至於哪些罪,你們自己想!」

「寫完了,簽名,蓋章!」

他又取出無數紙張,飛落到了眾人面前,有人面露懼色,李皓平靜道:「寫了,可以活!不寫……你們也可以試試看!」

片刻后,楊山出現了,此刻的他,手中拿着許多儲物戒,傳音道:「幾個庫房全部清空了,那些旭光的屍體身上的儲物戒全部取來了,還有三陽的也取來了……不過島上這些建築物中,大概還有許多寶物,都沒來得及取。」

李皓接了過來,也沒查看。

他只是繼續盯着銅鏡看,看了一會,探手一抓,那些人面前的紙張,儲物戒,紛紛落入手中。

查看了一番,李皓笑了:「都是有大來頭的啊!」

「若是將你們父輩祖輩都喊來……王朝九司和皇室,大概要來一半人……難怪四海商會如此囂張,如此富裕,有你們在,當然富裕了!」

他手指一人,那是一位年輕男子,此刻顯得還算淡定,見李皓指著自己,微微低下頭,李皓笑道:「你是北海王的孫子?」

北海王,北海大盜!

第一大盜!

而這人,寫的是身份是,北海王的孫子……

抓到大魚了!

青年低聲道:「是,不過我爺爺子孫很多,我只是其中之一,不太受重視……」

「你要知道,不受重視,那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的……你確定?」

青年有些掙扎,嘆息一聲:「我是爺爺比較寵愛的後輩,這位……是我護衛!」

他指了指跪地的兩位旭光,其中那位精悍的男子,就是他的護衛。

旭光後期的強者。

那精幹男子,也是有些無奈,輕聲嘆息一聲,北海王的孫子……李皓和北海大盜之間,可是有些恩怨的,之前北海大盜這邊,一位大公還襲擊過李皓,結果被殺了。

他並非大公之一,卻是北海王極其信任的強者,所以他一直護衛著這位青年。

李皓笑了,點點頭。

又看向跪地的女人,這是一位旭光中期的強者,李皓看向她:「你的身份呢?」

不用女人說,南拳就道:「她可不簡單,你要是看了神師榜,還能看到她的名字,慕小容,內務司司長的小女兒,和皇室都有牽扯。」

李皓意外:「司長的女兒?」

「對!」

南拳開口道:「而且天賦很好,神師榜上的人物嘛。」

李皓笑了:「內務司代表皇室,四海商會是財政司的人,你在這做什麼?你一個女人,也來吃喝嫖賭?」

好像抓到更大的魚了!

跪地的女人,容貌精緻,年紀也不超過30歲,此刻傳音李皓道:「李都督,在這公開我的身份……不是什麼好事,涉及到九司皇室之間的事……」

轟!

李皓一拳打出,慕小容臉色一變,想要反抗,卻是被一拳打的直接陷入地下,渾身飆血,不斷吐血,臉上滿是駭色。

李皓笑了起來:「不要威脅我,還有,我不在乎你們協商什麼,自然會有人去查!我只知道,你現在是俘虜,是罪犯,明白嗎?」

慕小容不斷咳血,低沉道:「我是你的俘虜……可我不是罪犯!」

「不不不!」

李皓搖頭:「你要明白,天下所有超凡之事,都歸巡夜人管轄!你是超凡者,剛剛傳音威脅巡夜人天星都督府副都督,這就是罪!明白了嗎?」

慕小容不說話。

「儲物戒拿來!」

李皓看着她,眼神冷厲:「你想取什麼?」

慕小容心中一驚,低頭道:「沒有……」

「你覺得,你取出什麼,可以擊殺我和南拳這樣的頂級武師?」

李皓冷冷道:「要不你試試看如何?」

慕小容臉色慘白,沒說話,將儲物戒丟了出去。

李皓接到手中,下一刻,臉色微變,從中取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個透明水晶一樣的玩意,卻是能量極其充裕,而且感覺……極其的不穩定,隨時會爆炸的感覺。

南拳吸氣:「能源炸彈!」

很快,又鬆了口氣:「應該炸不死我!」

只有一顆,應該炸不死他。

而李皓,也微微凝眉,這玩意他知道,上次樊昌用過,炸的洪一堂都退後了一截,受了點輕傷。

果然是財大氣粗!

一位旭光中期,居然有這樣的寶貝。

他笑了起來,看了一眼那位北海王的後裔:「你呢?」

那青年連忙道:「我沒有這個……」

李皓笑了:「是自己拿出儲物戒,還是我給你切開再拿出來?」

青年臉色一變。

李皓淡淡道:「不止他,其他人也是如此!你們要明白一點,儲物戒藏在血肉之中,其實也能看出來的,一枚表面上用,一枚備用,這個套路,我很熟悉的!」

「若是非要我一個個切開了找……你們可以試試看。」

這一刻,人群中,有人戰慄無比。

很快,有人悶哼一聲,從血肉中挖出了藏起來的儲物戒。

這些,也是為了以防萬一做的準備。

遇到打劫的,或者遇到危險,這些儲物戒中,都有一些殺敵的寶物,或者其他可以逃生的寶物……

那青年,也是嘆息一聲,沒有挖破血肉,而是吐出了一枚儲物戒。

李皓……很難纏!

他將儲物戒藏在了內腑之中,居然都被發現了。

而李皓,也露出了笑容。

發現了嗎?

那倒沒有。

哪有那麼容易。

可是,他想起了當初自己和劉隆他們一起藏神能石的事,他們都能把神能石藏在肚子中,為何其他人不行?

果不其然,藏了儲物戒的,不止一人。

居然有數十人,都藏了儲物戒。

大量的儲物戒,被他收繳。

還有兩位旭光,被他活捉了,一位北海王的護衛,一位是內務司司長的女兒,身份都不一般。

而人群中,和九司皇室能扯上關係的,一大把!

什麼副司長的孫子,孫女,也有一堆。

倒是九司司長的嫡系,好像就這女人一個。

而皇室國公的後裔,也有不少,還有王爺的後裔,不過沒有皇子皇女,很是遺憾。

李皓一眼掃過,這裏起碼有三千人!

很多!

不過,有不少是四海商會服務人員,李皓只是讓人殺了護衛軍,倒是沒殺這些人,這些人,有些人是來做生意的,有些人是提供服務的,李皓沒興趣連他們都給殺了。

小小的島嶼,加上死去的那些人,居然容納了四千人。

說多不多,可說少也不少了,關鍵是,許多人身份都不簡單。

此刻,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李皓,一股惡臭味在空中飄蕩。

李皓看了看時間,從突襲開始,到現在,過去了20分鐘了。

也許,已經有人發現了什麼。

比如有人聯繫這裏的人,無法聯繫上,可能會有疑心。

看着面前的這群人,李皓好像在思考什麼。

南拳傳音道:「怎麼辦?要全部殺了嗎?還是如何?」

李皓看了他一眼,傳音道:「師叔全部殺了!」

「……」

南群無語,我才不幹。

這要是傳出去,我還混不混了。

得罪一個財政司,反正侯霄塵擋着,這些人真全部殺了,他還是逃去大離吧。

李皓也沒多說什麼,將所有的罪狀書全部收起。

想了想,又看向慕小容:「你也寫一份……就寫……內務司……」

慕小容沉聲道:「那你還是殺了我吧,不可能寫這些的,我和他們不同,我寫了這些……代表了內務司的態度。」

轟!

李皓一拳砸下,慕小容面露驚恐之色!

殺意!

下一刻,再也不復從容,尖叫道:「我寫!」

砰!

還是被李皓一拳砸飛,吐血不止,李皓輕笑:「真是……賤!」

四周安靜無比,所有人都驚恐到了極致。

這就是魔劍嗎?

內務司司長的女兒啊,他說殺就要殺……這一刻,其他人徹底死了一切心思,此刻只希望,李皓可以饒他們不死,至於什麼反抗……不存在的。

「還有你……將北海大盜和四海商會勾結的事,全部寫出來!」

他看向北海王的孫子,「別說你不知道。」

青年嘆息,「我……只想問一句,我有活命的機會嗎?」

別人不好說,他是北海王的孫子,李皓未必會饒他不死。

這是一個魔頭!

李皓笑了:「有的,我不殺你,你活着挺好,但是,你可能要被關押在巡檢司或者巡夜人總部……當然,你爺爺有能耐,直接買通巡檢司或者巡夜人高層……你也許也能活着回去!但是我在這一天……你就幫我指證人就行了!」

指證人!

青年懂了,心中凄涼,如此一來……哪怕逃離了巡夜人,也是死路一條了,李皓的意思很明顯,他要弄死一批人,而他,就是最好的證據。

「都開心點!」

李皓笑呵呵道:「我是好人,維護正義的存在!待會,我會帶大家回天星城的……我連座駕都為諸位準備好了……只要諸位沒有罪,那就不會死,都開心一點,否則,還以為我李皓吃人呢!」

此話一出,倒是有人鬆了口氣。

可是,心中也都是狂罵。

你不吃人?

你比吃人魔頭還可怕!

而李皓,甩出了一件源神兵,迅速壯大,眨眼間,覆蓋了一方,化為一艘飛船,空間倒是不小,這也是定國公府的繳獲之一。

李皓吐了口氣,看向南拳:「待會回天星城……路上也許會有些麻煩,南拳師叔待會小心一點。」

南拳微微點頭。

而李皓,取出了一塊傳訊玉,考慮了一番,將銅鏡的籠罩收去,輸入了一條訊息:「四海島突發大霧,傳訊不通,疑似大妖作亂……」

傳訊完了,便不再管這些。

下一刻,又傳音了南拳幾句,南拳有些意外,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

而這一刻,斗羅場中。

吳勇皺眉不已,看向流沙:「四海島好像出了點問題,通訊不暢……很多人問我,聯繫不上家裏人,剛剛收到了四海島的傳訊,但是再發過去,就沒人理會了……」

流沙也是微微皺眉:「不會出事吧?」

吳勇心中微微一怔,看向流沙,有些……不敢置信,片刻后,傳音道:「你……覺得……魔劍……」

流沙也是面色一變,「他……他敢?」

當然敢!

動斗羅場也是動,動四海商會也是動,為何不敢呢?

吳勇咽了咽口水,若是真如猜想的那樣,那就……麻煩大了啊!

四海商會那邊,雖然旭光很多,可魔劍也不弱……

但是想了想,又皺了皺眉頭,這麼多人,難道沒有一人可以逃離傳出訊息?

也許,只是自己想多了。

「和司長說一聲,我想去看看……斗羅場這邊,小心他們聲東擊西……」

「你自己去?」

「嗯!」

吳勇點點頭:「我自己去……帶上……帶上那東西,能源炸彈先放你這,這樣的話,都有自保之力。」

「好!」

兩人商量了一陣,吳勇也不多說,迅速帶着兩位旭光離開。

雖然擔心是調虎離山,可也很害怕四海島出問題,若是如此,那就麻煩大了,島上還有許多寶物呢,而且,還有不少大人物後裔。

若是都死了,他吳勇腦袋也保不住。

司長都保不住他!

吳勇一走,流沙迅速上報,沒多久,劉司長的訊息傳來:「和吳勇一起去查探,不要單獨行動!」

劉司長很惱火,遇到了這種事,當然要一起,難道給敵人分頭打擊的機會嗎?

這倆蠢貨!

……

財政司中,劉司長微微凝眉。

思索着什麼。

會是李皓嗎?

他有那個膽子,有那個能力,對四海島造成這樣的打擊,甚至完全沒有消息傳出來?

「除非有幫手,還是極其強大的幫手,否則不可能的……」

他心中想着,迅速傳訊下去,讓人盯死了侯霄塵,別不是這傢伙親自出手吧?

手下人很快傳回消息,侯霄塵還在巡夜人總部,這倒是讓劉司長稍微安心了一些。

「應該沒事的……」

不知是自我安慰,還是真的相信,劉司長吐了口氣,還是覺得有些不安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星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星門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8章 突襲(求訂閱月票)

95.2%
目錄
共23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