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第155章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額……

白朗一腦門黑線,這是又逼婚的節奏。

「你還不樂意?」蘇媚娘擰住他耳朵。

白朗疼的呲牙咧嘴,「叫乾媽行不?」

「把干字給我去了,叫不叫?」

「媽……媽……你輕點……」

蘇媚娘這才開心鬆手,白朗卻一臉鄭重。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叫媽,既然叫了,不論我和雅欣以後結果如何,你都是我媽。」

蘇媚娘心裏一顫,這番話語讓她感觸頗深,伸手把他摟住,「苦命的孩子,都怨宋狂歌那個混蛋,他怎麼不去死!」

「不光他,還有白家和宋家那些人。媽,你以後的幫我。」

「他們都是混蛋,媽就是拼了命也會幫你的。」

「媽,我喘不上氣了,你能鬆手不?」

蘇媚娘這才意識到,自己你把他的臉按在心口,趕緊鬆開。

卻看到衣服上有兩處濕漉漉的痕迹,雖然很小,卻可以肯定白朗掉淚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蘇媚娘心中的柔軟處更是被觸動,想到自己被迫嫁給不喜歡的人,還有在宋家這而是多年受到的屈辱,就更加堅定她幫助白朗的心。

白朗這一聲媽也不是被迫叫出,雖然蘇媚娘有很多毛病,可這陣子的朝夕相處,讓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家庭的溫暖。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從未感受過母愛的白朗,已經把她當成了一個貪財的老媽。

夜色漸深,蘇家大宅里變得空蕩蕩,甚至有點陰森。

蘇媚娘根本不敢在這住,更不敢看死斗場面,去了津城的悠然海閣。

她這一點不如蘇妲妃,蘇妲妃帶着十幾個保鏢留了下來,那幾個妹妹就更是不堪,早就跑了個乾淨。

午夜十二點,一個身影邁步走進蘇家大宅,臉上疤痕縱橫,根本看不出長相。

蘇妲妃冷哼,「宋閥死士,才派一個過來,有點看不起人了。」

白朗低聲詢問,「白閥有死士嗎?」

「有,可你和我都沒資格掌控,你那個私人助理杜婉約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額……

白朗簡直無語,一直以為杜婉約是個嬌滴滴的女人,沒想到是個死士,實在太意外了!

蘇妲妃又說道,「我也訓練了一些,不過年紀還都小,不堪大用。你要是相對抗宋閥,人手是不能少的。」

說話間宋閥死士已經到了十多米外停下腳步,從腰后抽出兩把半尺長匕首,將其中一把拋了過來。

肖凌嬌縱身迎上,身子躍起抓住刀柄,宋閥死士急速前沖,也高高躍起,想在她落地前快速結束戰鬥。

兩個身影交錯而過,全都保持落地后的動作。

「好快的……刀……」

宋閥死士呢喃一聲倒地不起,脖子上出現一條血線。

周五歡呼出聲,「乖徒弟好樣的!」

「嘔……」

肖凌嬌卻不爭氣的吐了,上一次是開車碾壓死碰瓷的家長,這一次卻是將敵人割喉,感受完全不一樣。

白朗趕緊跑過去輕拍她的後背,「吐吧,吐著吐著就習慣了。」

「你起開,嘔……」

肖凌嬌後悔晚上吃太多了,吐的量有點大。

周五翻看了一下屍體,屍體上有份店鋪轉讓協議。

看來宋鎮南早有準備,死士贏了帶走黃金和珠寶,輸了保市那家天緣閣歸白朗,倒也是個辦事講究的人。

屍體被蘇妲妃的保鏢拖走處理,白朗的手機響起鈴聲,是宋鎮南打來的。

「還真小看了你身邊那個女娃兒。賬本老夫已經拿了回來,也可以不在追究黃金珠寶的事情。可你記住,宋閥的威嚴不容冒犯,再有下次定殺不饒。」

「生死擂你都輸了,還吹什麼牛……」

白朗想罵人,可對方說完就掛了,心裏清楚,肯定是外公施壓了,還交出賬本算是講這件事徹底了結。

剛要把手機裝兜里,鈴聲再次響起,這次是杜婉約打來。

「老爺得知你賣了天瀾海運很生氣,下了新任務,讓你半年內毀了這個公司,白閥的產業就算不要,也不能落到其他財閥手裏。」

「這個老古董,完成任務有啥獎勵?」

「獎勵你就別想了,只能平息老爺的憤怒,失敗將取消你少主資格。」

「我就呵呵了……」

結果杜婉約也掛斷了,白朗翻翻白眼,邁步走到蘇妲妃身前。

「今晚一起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5章 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

16.81%
目錄
共9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