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最後一次幫你,以後別煩我

第179章 最後一次幫你,以後別煩我

來到學校剛停車,蹲在花壇邊上抽煙的郭成文趕緊起身,竟然帶著馬友德跑了過來。

他倆怎麼湊一起了?

白朗邁步下車,跑到近前的馬友德一臉賠笑鞠躬,「朗哥,昨天是我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這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一瓶好酒。」

他遞上手裡的袋子,肖凌嬌一把搶過去,拿出裡面的酒袋子一扔,看起來就很貴的包裝拆掉,露出裡面很古舊的黑色瓷瓶,上面的商標都已經殘破泛黃。

「這是已經絕版的1935年賴茅酒,拍賣時價值一千零七十萬……你別開瓶啊……」

馬友德話都沒說完發出尖叫,肖凌嬌竟然扭開了擰蓋對瓶吹,很快喝了個乾淨。

舔了舔嘴角,煞有其事說道,「味道還行,還有沒?」

馬友德都快哭了,「這是世間僅剩的一瓶,我送朗哥的。」

白朗也是無語,心說你給我留一口也成啊!

無奈的說道,「喝就喝了吧,你的心意我收下了,昨天的事我早忘了。」

馬友德立刻欣喜,這是父親交代給他的任務,還特意送來了珍藏的好酒,讓他必須要結交白朗,若不然將取消繼承人資格。

「那以後我就跟朗哥你混了,你放心,絕對不會在騷擾田蕊。」

「你要是正常追求也沒什麼,我也沒碰她。」

馬友德連連擺手,「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恭敬的跟在後面當小弟,亮瞎了人們的眼睛,不斷有人哀嚎,誰還能治得了白朗這個活土匪。

郭成文把肖凌嬌扔的酒瓶撿了回來,以後擺在家裡也能裝裝逼。

看著宋雅欣座位上空蕩蕩的,白朗心裡也有點不是滋味兒。上課都有點心不在焉,第一節課下課,田雯卻出現在門口。

沖著白朗就是一聲嬌喝,「你給我出來。」

田雯穿著便裝,原本就是個大美人,還帶著一股英氣,班裡大多數人都想歪了,以為又是他的情人。

准沒好事!

白朗揉著鼻子往外走,立刻被她揪著衣領抵在牆上。

「錢多餘是不是被你害死的?」

「冤枉,他還欠我二十億呢,誰想讓他死,我也不想他死哦。」

「那你的車為何在現場經過?」

「我去找方珠,她也欠我錢。」

「方珠到底做什麼生意,跟錢多餘又有什麼牽扯?」

連續的逼問讓白朗有些不爽,「不是房地產生意嗎,跟錢多餘有什麼牽扯你問她哦,我特么哪知道。你這是在審問犯人嗎?」

伸手一拍腦門,「差點忘了,這是最後一次幫你,以後別煩我。」

掏出一個優盤塞進田雯衣兜里,裡面是方珠搜集的錢閥罪證,還用力掰開田雯的手。

田雯的表情有點複雜,她很懷疑錢多餘的死跟白朗和方珠有關,內心深處又不想是他倆乾的。

「啪!」

白朗突然在她腰下肉厚的地方用力一拍,做個鬼臉快速跑進教室。

田雯氣笑了,「你個臭小子!」

有了新的罪證,她趕緊返回單位,在車上給白朗發了條簡訊。

看到簡訊的白朗皺起眉頭,田雯高告知宋鎮南派人來了保城,意圖不明。

白朗撥出了杜婉約的手機號碼,接通后詢問,「媽,宋鎮南又派人來了,你知道嗎?」

「派誰來了,沒人通知我哦。」

「你找齊秀問問,咱們好有心裡準備。」

總感覺這次宋鎮南派人來不簡單,既然答應為蘇家報仇,當然要做到。

再一次感覺人手不足,好在趙大他們已經上了飛機,晚上就能回來,琢磨著是不是先下手為強。

中午放學,白朗照例在食堂吃飯,天知道肖凌嬌跑去了哪,只有田蕊陪著他。

在人們的注視下,馮玲玲端著餐盤扭動腰肢走了過去,直接坐到了對面。

張嘴問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是你做的嗎?」

白朗也看起來答非所問,「吃你的飯,以後自由了。」

馮玲玲笑了,「可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他爹來了,讓我繼續勾引你,查出是不是你乾的。那個女人差點被他打死,卻什麼也沒說,已經送去了醫院。」

白朗只是輕輕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錢多餘的死肯定會引起波瀾,這一點他很清楚。

要不趁機幹掉錢有財?

很快又否定了這個想法,錢有財肯定有所防備,還是交給方珠自己處理吧。

馮麗麗卻又冒出一句,「吃完飯去開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9章 最後一次幫你,以後別煩我

20.98%
目錄
共8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