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開放了

第184章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開放了

來到了悠然海閣,敲響了壹號總統套房的門,讓人意外的是,開門的是個美婦人。

她一臉驚訝,「少主,你怎麼還帶來了兩個女人,這不太好吧?」

白朗一臉無所謂,「有什麼不好的,蔣玉婷呢?」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開放了!她在卧室,我跟她交代兩句。」

美婦人感嘆著扭身進了卧室,白朗跟在了後面,看到蔣玉婷一臉悲憤的躺在床上,眼淚在流淌。

「乖女兒,一定要服侍好少主,媽先出去了。」

蔣玉婷也不吭聲,看樣子是被灌了葯,雖然保持神志,可身體卻無法動彈。

美婦人扭頭看向白朗,「這孩子脾氣倔,我只還出此下策,就不打擾少主就寢了。」

這當媽的,跟蘇媚娘有一拼!

白朗感嘆一聲也來到外面客廳,從冰箱里取出一瓶飲料慢慢喝著。

卧室里傳來肖凌嬌和馮玲玲的壞笑,兩人早就看蔣玉婷不順眼了,這次她總算是落到了手裡。

這一夜成了蔣玉婷這輩子揮之不去的噩夢,她寧願白朗碰了自己身子,也不願意被兩個女惡魔折磨。

況且她們還拍攝了眾多讓人羞恥的照片,算是拿足了把柄,以後見到她們,再也傲慢不起來。

更讓她震驚的是白朗的身份,而自己的父親是被白閥一手扶持起來,以後自己見了他也得低下頭尊稱一聲少主!

自己都無法反抗,任人宰割,白朗竟然碰都不碰,反而激起她的心中憤怒。

早上能動時憤怒的砸爛了房間里很多東西,不得不高價賠償,把這筆賬都算在了白朗頭上。

早上八點,錢多餘被放了出來,三輛豪車停在路邊,有人恭敬打開勞特萊斯的車門。

「還想把我判刑,做夢去吧!」

他冷笑著坐進車裡,掏出手機打給方珠,接通后低語,「賤人,查不出害我兒子的兇手,你就等死吧。」

讓他很無奈的是,肇事司機畏罪自殺,還是個癌症患者,家人早已不知所蹤,線索徹底斷了。

整晚面對審訊,他根本就沒睡好,閉上眼睛開始養神。

當車停下后等了會兒,見沒人開門立刻不滿,伸手想開車門,卻發現打不開,外面還傳來轟鳴聲。

「搞什麼!」

打開跟駕駛室之間的擋板,卻看到司機沒了,副駕駛坐著保鏢,伸手一推保鏢立刻歪斜倒下,早已斷氣多時。

更讓他驚恐的是,透過擋風玻璃,他看到車竟然是在一個大坑裡,數台水泥攪拌車正傾瀉混凝土。

錢有財快要嚇瘋了,拚命想打開車門卻打不開,用力敲打車窗也沒用,第一次恨自己為何買了輛防彈車。

他只能絕望的看著混凝土慢慢沒過車窗下方,還看到了大坑邊緣的方珠正依偎在白朗懷裡。

「原來是你這個賤人!」

他終於明白兒子是誰害死的了,現在又輪到自己。

可惜知道的太晚了,只能絕望的看著混凝土逐漸淹沒車窗,車裡陷入永恆的黑暗中。

而這一次,主導者卻不是方珠,而是白朗,動手的是趙大眾人,開車去接錢有財的就是他們。

在一輛車裡,馮玲玲也在看著這一幕,已經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從今天起,她就是白朗安插在方珠身邊的助手,也是白朗的傳聲筒,相信兩個同病相憐的女人,會有很多共同語言。

白朗卻在那感嘆,我的二十億咋辦哦!

而此時的天瀾海運碼頭,一批貨正在裝船,在一個集裝箱里有個鐵籠子,籠子里關著宋哲那個倒霉蛋,這次要被扔到一個貧困小國當礦奴。

對於四個宋閥死士來說,他是幸運的,隨著貨船出港進入公海,四個夾雜重物的麻袋直接丟進了大海里。

宋哲已經交代,這四個死士參加了襲擊蘇家的慘案,還交代了一些死士隱藏身份的地點,趙大他們已經分頭行動。

今天是周六,白朗回家補覺,睡到中午才醒,打著哈切下樓找吃的。

路過客廳是看到宋雅欣竟然回來了,正優哉游哉的喝著咖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4章 現在的年輕人也太開放了

20.72%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