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弱者的隱私一文不值

第2章 弱者的隱私一文不值

面對白朗的質問,杜婉約從容回應,「從你出生開始,就一直在被監控,只是你一直沒有覺察而已。若不是今天突然接到了老爺的命令,我也不會出現。」

她沒顧忌白朗的感受,繼續說道,「弱者的隱私一文不值,三天內無法完成任務,你將失去少主資格,只能繼續留在社會底層掙扎,將永無出頭之日。」

句句誅心,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響起,白朗從褲兜里掏出手機見是張靜打來,下意識按了接聽鍵。

「啪!」

先抽了自己一個耳光,懲罰自己差一點就將寶貝兩字叫出口。

張靜醉熏熏的喝問,「你死哪去了,差點咬下王猛一塊肉。要不是我攔著,他非得找人打死你,趕緊回來給他磕頭道歉。」

白朗眼中冒出凶光,咬牙切齒回應,「你怎麼不問問我怎麼樣了,他睡了你,還得讓我給他磕頭道歉,就沒見過你這樣的賤貨。」

「你敢罵我,信不信把你東西都扔出去,最後給你個機會,到底回不回來?」

真是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白朗不是沒有脾氣,只不過從小孤苦一人,嘗盡了酸甜苦辣,早就學會了忍耐。

這一次他不打算再忍,冷冷回應,「你倆等著吧。」

見到這一幕,杜婉約這才露出笑容,「這才有個男人樣,我陪你過去。」

雨不知何時已經停了,看到她開的是輛寶石藍色法拉利敞篷跑車,白朗小心翼翼的坐在上面,就怕弄髒了座椅。

法拉利風馳電掣趕到了小區樓下,站在房門前,聽到裡面倆人還在打情罵俏,白朗掏出鑰匙,開門闖了進去。

一見他突然闖進來,張靜下意識要把王猛推開。

王猛卻用力一摟,「怕什麼,他還能翻了天?」

張靜這才反應過來,臉色一沉,「你不能白咬王猛,把鑰匙交出來,這裡以後歸我們了。」

房租還有半年,竟然要鳩佔鵲巢,簡直無恥至極!

見他憤怒的表情,張靜越發得寸進尺,「談談我的青春損失費吧,我陪了你五十八天,每天一千不算多,一共五萬六千。你也給我花了一些錢,我就大方點,給五萬就行了。」

一指茶几上的紙筆,「知道你沒錢,趕緊把欠條寫了,還不上每月五分的利息兩千五。」

王猛拿起水果刀威脅,「這只是正常放貸的利息,識相點,免得受皮肉之苦。」

見白朗有些笨拙的擺好格鬥姿勢,他譏諷的笑了,「呦呵,真是癩蛤蟆上高速,你特么冒充什麼小吉普。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老子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狠人。」

縱身衝上,水果刀直接捅向白朗的胳膊,想讓他見見紅。

下一刻卻發出凄厲慘叫,被白朗一個撩陰腳正中目標。

水果刀掉落,王猛雙手捂襠倒在沙發上破口大罵。

「我次哦,你個垃圾玩陰的,老子饒不了你。」

白朗卻怒喝著沖了上去,對著王猛瘋狂輸出。

他雖然沒打過架,可常年的體力勞動讓他身體素質極好,重拳不斷砸在王猛的臉上。

張靜嚇壞了,從沒見過白朗如此兇狠過,這才意識到老實人被欺負急了是什麼下場!

「別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她伸手拉扯白朗,可白朗不管不顧,瘋了似得要把所有的委屈全都發泄出去。

直到后腰一疼這才停下,扭頭一看更憤怒。

竟然是張靜劃了他一刀,鮮血流淌而出,好在傷口不深。

他凄慘的笑了,「我瞎了眼才看上你這賤人。」

揮拳砸向張靜的腦袋,嚇得她尖叫閉上了眼睛,可拳頭最終還是沒砸下去。

「以後別在惹我!」

白朗霸氣說完扭身開門,杜婉約邁步走了進來。

看看已經被打成豬頭,嘴角淌血的王猛,又看看完好無損的張靜。

隨手關門后低語道,「繼續,這種程度獎勵不高,頂格獎勵是殺了他們。」

白朗嚇一跳,竟然在挑唆自己殺人,這也太狠了!

趕緊搖頭,「算了,就這樣吧。」

可杜婉約沒有罷休,「你想過這種程度的後果嗎?」

「臭婊子,你特么挑撥什麼,我撕了你的臭嘴。」

張靜竟然不知死活的沖了過來,杜婉約一個乾脆利落的神龍擺尾,直接把她踹翻在地。

王猛還在發狠,「老子跟你沒完,還有你這臭婊子,等著老子玩死你吧。」

杜婉約看向白朗,「你還不動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弱者的隱私一文不值

0.23%
目錄
共8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