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什麼善終

第377章 什麼善終

蘇媚娘起身到了白朗後面,將他的頭靠在自己懷裡,抬手幫他按壓太陽穴。

她也精明的很,很快想到了其中的關鍵,「看來咱們也得早做準備,一旦東方閥也出事,那就表示上面要徹底剷除八閥,擺脫閥門對經濟命脈的控制。」

白朗感嘆,「太有錢了也不是好事,總會被一些人惦記上。錢美麗既然沒把產業賣給咱們,那就表示她知道什麼,卻又不方便說的太深、」

轉瞬又笑了,「白閥被除名,反而幫了咱們,暫時不會成為重點打擊對象。」

心裡卻明白,想要不被打擊,只能是讓那些人心有忌憚才可以。如今的自己還是不夠強大,在國內的盡量低調,別引起上面那些人的太過關注。

北堂闊海還是很識趣,得知白朗不想買北堂閥在國內的產業,為了不讓他搗亂,主動獻出了一個造船廠。

這傢伙也是太著急了,接下來的幾天簡直是賤價大甩賣,一個個公司和地產被賣掉,眾多豪門和大公司參與的瓜分的盛宴中。

轉眼到了正月十五,白朗已經回到了津城白府,睡了個午覺后正吃元宵時,田雯走了進來。

她直言不諱的詢問,「你是不是有北堂闊海的把柄?」

白朗一臉茫然,「沒啊,咋滴啦?」

「少裝蒜,沒把柄他會白送你一個造船廠?有線索表明,北堂闊海毒死了他父親和兄弟,根本不是管家乾的,而且那天你的白狼衛出現過。」

「有證據你就抓他啊,關我屁事!」

湯圓也不吃了,起身就往外走,田雯伸手抓住他的胳膊。

「誰讓你走了,我還沒說完呢。」

白朗一甩胳膊,「別動手動腳,我沒什麼跟你可說的。」

「你這臭小子!」

田雯伸手要打,卻看到了白朗眼神中的冷漠,心裡一顫,趕緊語調放緩。

「我又沒別的意思,北堂闊海明顯想要攜款潛逃,沒有證據的話根本無法抓捕,真要等他把錢轉移到海外……」

「跟我有關係嗎,我欠你的?」

面對白朗的質問,田雯臉色不斷變幻,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語氣也變得冷漠。

「你不欠我的,是我欠你人情,會還清的。」

她邁步往外走,卻被白朗攔住,「你現在就還吧,放過錢美麗。」

田雯忍不住高呼,「錢美麗罪孽深重,怎麼能輕易繞過。」

「那你就讓她襲擊西門閥?」

「她那是將功贖罪……」

話說一半田雯止住話頭,踢了白朗一腳,「你個混蛋套我話!」

白朗一直就懷疑這點,最近也聯繫不上錢美麗,這才故意套話。

「你把她關哪了?」

見白朗一臉兇惡,田雯想要比她還要強硬,卻忍不住氣勢弱了下來。

「沒關著,讓她養傷呢,只有協助我們才是唯一出路。」

「你們還真是不擇手段啊!」

白朗感嘆一聲坐了回去繼續吃元宵,田雯氣呼呼走出去,卻又扭頭走了回來,坐在一邊搶過碗開吃。

可元宵有點燙,進嘴後用力一咬直接爆漿,燙的她張大嘴,卻又不好意思吐出來,一個勁兒吸氣。

艱難吃完捶了白朗一下,「這麼燙你也不早說,怎麼那些美人沒陪你?」

知道她是沒話找話,白朗沒好氣嘀咕,「都有一堆事,就我一個大閑人。」

說完起身又弄了一碗湯圓,兩人有點沉默的各自吃著。

還是田雯忍不住了,「你是不是開始討厭我了?」

「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喜歡你能怎麼樣,能我生孩子?」

田雯的臉色好了很多,「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知道之前是自己語氣太沖引起了白朗的反感,他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窮學生,而是掌控著眾多人員的命運甚至生死。

語調變得溫柔說道,「錢美麗的事,不是我能做主的,不過只要將功贖罪,會得善終的。」

什麼善終,牢底坐穿老死那種?

白朗撇嘴,「就怕有人卸磨殺驢,我能見她嗎?」

「真不行,都說做不了主了……」

她趕緊改變話題,「你這次跟南宮閥豪賭,有把握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7章 什麼善終

42.45%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