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不懂什麼年少輕狂

第43章 我不懂什麼年少輕狂

醫院搶救室門外,朱大昌一個勁兒在抽煙,他沒想到白朗報復的如此快,又如此狠辣,根本就沒辦法跟喬家交代。

當白朗帶着浩浩蕩蕩的人群出現,他愣住了,氣急敗壞一扔煙頭。

「小王八蛋,你還敢來,知道惹下多大的禍嗎,你這次死定了。」

白朗呲牙笑了,「以後記得,大晚上出門多帶點人。」

朱大昌臉色一變,這才意識到來者不善,自己身邊只帶着兩個跟班!

「你想幹什麼?」「我怕喬浩然太寂寞,送你去陪他!」

白朗拎着棒球棍就沖了上去,對着朱大昌劈頭蓋臉一頓狂砸,根本就沒讓其他人動手。

朱大昌被打的慘叫哀嚎,胳膊腿生生全都被打斷,白朗又踹了他幾腳。

「你算什麼東西!」

扭身帶人走,要出醫院時迎面走了一群人,為首之人身材不高,卻散發出久居上位的氣質。

一個保鏢低語,「他就是王立橋!」

白朗點點頭邁步前走,王立橋的保鏢低喝一聲,「讓開!」

可沒人讓路,依舊徑直往前走,王立橋露出惱怒之色。

「年輕人,你是誰家的公子?」

白朗呲牙笑了,「窮學生一個,比不了王老闆。」

有帶十幾個保鏢的窮學生?

見他依舊帶人往前走,王立橋騎虎難下,「小子,你這麼囂張,你家裏人知道嗎?天狂有雨,人狂有禍,別因為年少輕狂就惹下滔天大禍。」

「我不懂什麼年少輕狂,只知道勝者為王。百億資產算個屁,上兩個跟本少主裝逼的,還在裏面搶救呢!」

說話間白朗已經到了近前,王立橋臉色巨變,「你是哪家的少主?」

「好狗不擋路!」

在保城,王立橋從未跟任何人讓過路,可此時卻不得不讓開。

擦肩而過時白朗笑了,「你老了,就安享晚年吧,別什麼事都參與,小心傾家蕩產,死無葬身之地。」

王立橋看着一眾人上了車,一個保鏢惱怒道,「老闆,我這就去查他的身份。」

「不用了,他肯定就是白朗,咱們回去。」

原本是來慰問喬浩然,再跟喬博人商議下對策,現在卻不想參與兩方的紛爭,先置身事外看看情況再說。

上車后的肖凌嬌一臉崇拜,「你真霸氣!」

白朗卻擦擦額頭冷汗,低聲感嘆,「差點裝逼過頭。」

車裏人全都嘴角抽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白朗原本想着再回去情挑誘人郝老師,可帶着這麼多人沒辦法安置,只好回了悠然海閣。

一個多小時的市醫院裏,又來了浩浩蕩蕩一大群人,這次為首的是喬博人。

他已經了解前因後果,知道是兒子先讓朱大昌派人幹掉白朗,可看到兒子凄慘的樣子,還是無法接受。

喬浩然雖然被救回來一條命,可徹底被打廢了,不但沒辦法傳宗接代,頭蓋骨都被打碎,還得繼續做手術。

他扭頭低語,「把朱大昌埋了。」

朱老二站在一側渾身哆嗦,卻不敢吭聲。

喬博人又看向他,「不論你用什麼辦法,明早我要看到白朗的屍體。」

朱老二趕緊點頭哈腰,「您放心,我一定坐到。」

他轉身欲走,可喬博人又補了句,「你親自把朱大昌埋了。」

朱老二渾身一顫,可還是咬了咬牙點頭答應,直奔朱大昌的病房。

清晨時分,白朗剛從卧室出來,就看到田雯一臉笑意正跟杜婉約聊天。

「你怎麼來了?」

田雯白了他一眼,「當然是來保護你,你這麼一鬧還挺有效果。昨晚朱老二被抓了,他竟然要活埋自己的親哥哥!朱大昌也轉為了污點證人,已經被保護起來。」

杜婉約緊跟着說道,「喬博人住在了咱們這,見不見?」

白朗撇嘴,「等他想見我再說吧。」

洗漱後走進餐廳,無語的看到肖凌嬌正在胡吃海塞,這哪是養保鏢,簡直是養了一頭豬!

乘坐依維柯來到學校不遠處,兩人步行進入校園,見兩人竟然走在一起,看到這一幕的學生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冰山雪蓮宋雅欣和傲雪紅梅尹紗衣兩女爭夫的事情已經鬧得沸沸揚揚,這暴力玫瑰也橫叉一腳,這白朗哪來的魅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 我不懂什麼年少輕狂

4.84%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