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這是什麼惡趣味

第547章 這是什麼惡趣味

杜幽谷和菊池千黛在車裏,為了不引人注意沒下車迎接。

白朗開口詢問,「謝長生的傷勢如何了?」

「沒什麼大礙,只是氣色不太好,要是知道你冒險來看他,絕對感動死。」

「他活着比死了有用,希望他吸取教訓吧,別沒事往國外跑。」

杜幽谷幽怨的白了他一眼,「你才不應該亂跑才是,如今詐死的事情曝光,暗網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白朗一臉無辜,「關我啥事,是他們自己不調查清楚,要追殺也是先去追殺騙錢的丹尼爾。」

要是丹尼爾在這,非得掐死他,簡直是交友不慎!

見杜幽谷噴笑,杜小劍張嘴埋怨,「你還有臉笑,黑龍組都搞不定,太廢了!」

杜幽谷臉一沉,「你個小賤賤,別站着說話不要疼,有本事你去把黑龍組滅了,我跪下唱征服。」

杜小劍一臉賤兮兮的樣子,「我也沒那個本事,把阿哭放出來不就行了。」

「你真是腦子進水了,凈出餿主意,唯恐天下不亂是吧。她要是放出來,傷害到主子怎麼辦?」

白朗很是詫異,「什麼情況,誰是阿苦?」

杜幽谷嘆息回應,「是杜阿哭,哭泣的哭,排名第三十五的天哭星。她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就是雙重人格,一直被關着。」

白朗眨眨眼,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去年在大海上有次集體行動,也就見到了二十多個天罡組成員,好多個都沒見過,一點不了解。

「她很厲害?」

「是最瘋狂,一旦放出來,我們恐怕都有危險。」

杜小劍卻說道,「她好可憐的,被關了好幾年,變成這樣還不是某個庸醫害的。」

杜幽谷更是惱怒,「能怨我嗎,她本來就不正常好不好。」

「別吵了,煩!」

聽到白朗的話語,兩人才停止爭吵,白朗又問。

「她病的那麼厲害,為何還在天罡組裏?」

杜幽谷苦笑,「當然是因為很厲害,尤其擅長突襲,不過她從不留活口,手段很殘忍,能不用還是別用的好。」

白朗咧嘴,都是人才,可用好了可以,用不好反受其害。

車行駛到一個民居的院子裏,看起來沒什麼,可裏面卻戒備森嚴。

在一個房間,白朗看到了謝長生,他臉頰消瘦,兩眼無神的看着屋頂,就跟行屍走肉一般,一個護理人員正在給他換藥。

身上傷口很多,被人削掉好幾斤肉,就算被治好,以後也會留下恐怖疤痕。

見到白朗進來,他也沒什麼反應,直到白朗摘下人皮面具,這才露出震驚表情,詐屍般的坐起身。

「你……你是人是鬼,嘶……」

傷口傳來劇痛,醫護人員趕緊讓他躺下,白朗坐到身邊笑道。

「想我死的人多了,我就喜歡看到他們想我死,卻發現我活着,那種鬱悶的表情。」

謝長生也露出笑意,「活着就好,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對了,我打算在這邊開分廠,就不回國了。」

白朗有點疑惑,見他握住那個醫護人員的手,這才明白,這傢伙是對人家小姑娘心動了。

「不管蔣玉婷了?」

謝長生猶豫了下,「夫妻一場當然要管,就讓她榮華富貴過完這一生吧。」

白朗撇嘴,「你開心就好!」

其實長生藥茶公司已經正常運轉,離開他也沒什麼影響,白朗是真的把他當朋友,這才親自過來慰問。

見面后卻發現沒什麼好說的,主要是階層已經不同,根本就沒有共同話題。

安撫了一番后,見他有些疲倦,白朗去了另外一個房間。

菊池千黛跪坐在地上給他捶腿,雪白的脖子上帶着著一個黑色頸環,上面還有個栓鎖鏈的圓圈。

只是伸手觸碰了一下,她立刻跟小狗一樣用頭蹭白朗的腿,眼裏卻都是想被寵愛的渴望,白朗揉了揉肉她的頭,立刻舒服的眯起眼睛,嘴裏還發出很舒爽的嗚鳴聲。

這是什麼惡趣味!

白朗不由得看向杜幽谷,這娘們兒心也是黑的,這是把人當寵物訓啊。

杜幽谷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彙報起在大韓的進展。

都不是什麼大事,白朗默默聽着,突然問了句,「這邊的感恩教會怎麼樣了?」

「薛敏和金仙兒已經滲透進去,我打算以她倆為誘餌,吸引感恩教會重要成員過來。」

白朗吧唧下嘴,「金鶴羽騙取資金的事情很難複製,確保她倆的安全。」

杜幽谷一臉鄭重保證,「放心吧,這次不要錢,要人,只要我能控制感恩教會一位大主教,後續計劃就能順利實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7章 這是什麼惡趣味

62.37%
目錄
共8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