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你們非逼着我原形畢露嗎

第627章 你們非逼着我原形畢露嗎

雞蛋碎裂的聲音傳來,黑衣人慘叫一聲癱倒在地,竄回來的杜秀敏伸手一抓他的胳膊用力一扭。

「咯嘣!」

右臂的骨頭斷裂,黑衣人慘哼一聲,左手揮拳反擊,可白朗已經竄下床死死抱住他的左胳膊。

黑衣人只能是雙腳用力一蹬床,身子在地上滑行想要甩掉兩人,可白朗用膝蓋狠狠又在他襠部一頂。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可這開沒完,白朗連續頂了好幾下,知道他襠部鮮血浸染,雙眼無神,嘴裏吐出的白沫濕透了口罩這才停手。

見到他的慘樣,杜秀敏都惡寒,起身拔下窗戶上的匕首,竟然還不罷休,又把他手筋腳筋給挑了。

白朗摘下他的口罩,是個留着花白漂亮鬍鬚的老帥哥,根本沒見過。

杜秀敏開始搜身,沒發現任何兇器,只發現了手機。赤手空拳就敢來暗殺,看樣子是充滿了自信。

白朗給杜影打了個電話,沒多久她就帶着兩個白狼衛到了,直接把人拖走。

外面還在颳風,颳得卻是熱浪,把窗戶關好,白朗和杜秀敏竟然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繼續睡了。

洪天祥徹夜無眠,一直在等消息,清晨時分煙灰缸里滿是煙頭,他眼中都是血絲,忍不住開車前往藥茶店。

藥茶店照例開門很早,洪天祥的車路過時,還看到白朗跟杜秀敏有說有笑再吃早飯。

「狗屎的高手,就是垃圾……垃圾!」

他憤怒砸著前面的座椅,趕緊給父親打電話商量對策。

他父親接到電話後有點懵,那個老朋友的身手他可見過,尋常十幾個大漢都近不了身,還開着一家武館。要不是年輕時欠自己人情,根本請不動他出手。

如今已經不光是能不能完成田浩哲交代的任務,一旦那人被抓,交代出是幕後指使,洪家也得吃不了兜著走。

父子倆焦頭爛額,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如何解決這件事,而是轉移資產跑路。

臨近八點,白朗正打算去上學,一個身高超過一米九,身體壯碩的年輕人,陪着一個身高將近一米八,有着超模身材的漂亮女人來到店裏。

女子打量白朗一番,用略微沙啞的御姐嗓音詢問道,「請問……」

壯碩男子瓮聲瓮氣打斷,「姐,跟他廢什麼話,父親失蹤肯定跟他有關,車就在馬路對面呢,連鑰匙都沒拔。」

女子瞪了他一眼,「閉嘴!」

又很客氣的詢問白朗,「不知道昨晚你見沒見過我父親,留着很短的絡腮鬍。」

白朗一臉茫然,「昨晚我倆睡的很早,沒看到什麼人哦。」

壯碩男子立刻怒了,「你特么要不說實話,信不信我一拳捶死你。」

白朗畏懼的一縮脖子,「你們想幹嘛,在這樣我報警了。」

女子趕緊安撫,掏出一張名片遞來,「抱歉打擾了,如果你見到他請聯繫我,必有重謝。」

白朗接過名片看了眼,上面寫着鎮山武館總教頭周鳶。

她拉着壯碩男子又去胳膊詢問,白朗將名片交給了杜秀敏,「抓活的。」

說完去上學,根本沒太當回事。

至於昨晚抓的那傢伙,生命力還挺頑強,如今還活着,不過已經送給杜閑竹當試驗品。

嘴倒是很硬,一直不交代被誰指使,只是在感嘆自己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老了老了,在陰溝里翻了船!

對於敵人,他從來不手軟,既然他的子女找上門了,不介意送去團聚,杜閑竹最喜歡身體強壯的試驗材料。

到了教室門口簡直無語,走廊里鋪滿花瓣,上次往店裏扔垃圾桶的洋帥哥又再向杜閑竹求婚,不過卻鼻青臉腫倒在地上,被打的可不輕。

幾個保安正抬着他往外走,這傢伙嘴裏還叫喊着什麼,看熱鬧的人圍了不少,七嘴八舌議論著。

杜閑竹在教室里俏臉寒霜,尤其是見到白朗進來后臉色更是不好。

沒想到錢都還了,那個傢伙還是死纏爛打,逼着她動粗,淑女形象蕩然無存。

白朗沒好氣的坐下,旁邊一男生扭頭低語,「聽說沒,陳大秦家裏把學校給告了,他失蹤了這麼多天,肯定凶多吉少。」

話音剛落,一個肌肉爆鼓,穿着綠色背心的光頭出現在教室門口,摘下墨鏡露出眼角長長疤痕,掃視一下教室裏面低沉詢問。

「誰是田伯光?」

杜閑竹扭頭呵斥,「這裏是學校,有什麼事放學再說。」

男子被懟的愣了下,轉瞬笑道,「美女別生氣,放學我請你喝咖啡,我是陳大秦的舅舅……」

「請你媽喝去!」

杜閑竹罵完伸手用力關上教室的門,男子快速後退,差一點砸中鼻子。

白朗在那撓頭,貌似自己易容后麻煩也不少,這根本就不是身份問題造成的。

小爺只是想那個高學歷,完成兒時夢想,你們非特么逼着我原形畢露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7章 你們非逼着我原形畢露嗎

70.61%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