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墓地見家長

第63章 墓地見家長

白朗看看時間,已經是上午七點多了,昨晚離開的傭人也返回,詫異的看著三人。

上學的路上,宋雅欣突然問出一句,「昨晚我小姨沒對你做什麼吧?」

心虛的白朗趕忙搖頭,「沒,什麼都沒幹。」

「那你身上怎麼會有她的氣味兒?」

白朗趕緊抬胳膊聞了聞,「沒啊,我也納悶她這在搞什麼!」

心裡其實已經隱隱猜測到了,蘇妲妃這是不甘心財產被搶,由於兒子和老公都出了意外,就只能用借種的辦法。

一旦她懷了自己的孩子,白閥就有了新的繼承人,自己可就危險了!

可這件事對於白朗來說是無解的,他甚至不敢說出去,昨晚的經歷實在丟人,只能期盼蘇妲妃沒懷上。

宋雅欣有些狐疑的看著他,湊近后又聞了聞,皺眉低語,「確實有她身上的氣味兒。」

我都沖洗過了,你是狗鼻子嗎?

白朗一腦門黑線,只能是霸道的將她壓在座椅上吃豆腐,弄得宋雅欣嗔怒不已忘記了其他。

上課時他都在走神發獃,第一節課後被叫去了保衛處,五個在他車上噴漆塗鴉的家長已經來了。

一見面就充滿火藥味兒,一個家長惱怒呵斥,「什麼破車的漆能有一百多萬,你這是訛人,我要告你敲詐勒索。」

白朗扭身就走,一個女家長伸手阻攔,「你把話說清楚,竟然誣陷我兒子,不說清楚你今天走不了。」

有父母撐腰就是好啊,都把那五個傢伙慣成傻波一了!

白朗冷冷低喝,「好狗不擋路,有什麼事,你們去跟警察說吧,真是有什麼樣的家長就有什麼樣的孩子。」

「老子撕了你的嘴!」

一個家長沖了過來,卻沒動手,是想引誘白朗先打人。

可白朗沒上當,看起來很大度的說道,「算了,你們不用賠錢了。」

幾個家長立刻欣喜,最先鬧的傢伙大聲嚷嚷,「你要說話算數,要不然全家死光光,你也不得好死。」

白朗氣笑了,「你放心,我絕對一毛錢不要,你們就是求著給我錢,我也不要了。」

他邁步就走,家長看向調解的警察,「你也作證,他可說不要錢了。」

對方沒好氣回應,「一直開著攝像頭呢。」

五個家長立刻興高采烈,警察卻又說道,「你們高興太早了,他若是不出諒解書,你們又不賠償損失,就等著孩子坐牢吧,這輩子算是毀了。」

他們這才反應過來白朗為何不要錢,這是要拒絕和解,要把他們的孩子送進大牢里。

趕緊慌亂的追出去,可哪還有白朗的影子,追到教室才知道,他請假走了。

今天上學開的是悠然海閣的商務車,白朗正要去叫肖凌嬌,卻接到了田雯的電話,得知她在校門口,直接趕了過去。

開門上車,田雯丟給他一包香煙,「我不會抽,便宜你了。」

白朗扔了回去,「我也不會抽。」

「大男人哪有不抽煙的道理,不會就學。」

她打開香煙包裝抽出一根,點燃后塞進白朗嘴裡。

「咳咳咳……」

白朗嘗試抽了一口,嗆得夠嗆,卻立刻有點愛上了那個味道。

「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有什麼事說吧。」

田雯又把五張紙遞來,「是那五個學生的悔過書,他們已經認識到錯誤,你又不缺那點錢,就大人有大量放過他們吧。一旦被判刑,這輩子可就毀了。」

白朗卻隨手將悔過書撕了,「原諒他們是老天爺的事,剛才被他們的家長罵成狗,我可沒那麼大的度量。」

「這些混蛋填什麼亂啊!」

田雯咒罵一聲開車就走,竟然把白朗拉到了陵園裡,弄得他詫異無比。

她拿著一束鮮花引領白朗來到一個墓碑前,悲傷說道,「這是我爸!」

白朗趕緊鞠躬,「叔叔好!」

又看向她,「你把我領來見家長?」

田雯放下鮮花捶了他一拳,「想什麼呢,我比你大好幾歲,根本不合適。你有那麼多女人,別撩我,我要當真你就完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章 墓地見家長

7.39%
目錄
共85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