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我都是你的,還想要什麼房租

第662章 我都是你的,還想要什麼房租

白朗又來到了天尚香居住的跨院,她並沒有睡,而是在一棵松樹下的石桌旁泡茶,大冷的天穿着白紗裙,明月高懸空中,美景如畫。

見他坐到對面,天尚香遞來一杯茶,卻沒有說話。

白朗仔細打量着她,這就是個氣質多變的妖精,時而空幽冷艷,時而可愛調皮,時而高貴端莊,讓人琢磨不定。

喝了口茶后打開話匣子,「你的仇家很厲害嗎?」

這是他的猜測,如果沒有強大仇家,也不會躲在這個城市二十多年,還會名義上嫁給自己這個小男人。

天尚香淡淡低語,「不該你操心的事別問,安心當個富家翁,時機成熟時我自會離開。」

白朗吧唧下嘴,「那你總得給房租吧?」

天尚香嫵媚的笑了,「我都是你的,還想要什麼房租。」

白朗真想給她比劃下中指,強忍着說道,「只能看,不能碰,有屁用。」

「那是你沒本事,連自己妻子都碰不到,還有臉說?」

額……

好吧,你說得對!

「咳咳……」

白朗咳嗽一聲,「那啥,你既然是我老婆,就得給家裏做貢獻,就當是幫個忙總行吧。」

「讓我幫忙激活那些廢物的血脈能量?」

這話說的白朗有些惱怒,緊跟着她如同變戲法一樣,手裏出現個玉瓶,放在了石桌上。

「拿去吧。不是誰都能激活血脈能量,得看資質和機緣,而且血脈能量有好有壞,命里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白朗拿起玉瓶打開瓶塞,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夾雜這葯香撲鼻而來,裏面是好多顆綠豆大小的紅色藥丸。

感嘆道,「這不夠啊!」

天尚香瞪了他一眼,「貪心,不知道物以稀為貴,不賞無功之臣的道理嗎?」

得,又被教訓了!

白朗把藥丸傾倒出來數了下,一共三十六顆,又小心的收起。

心裏琢磨一下,倒是足夠天罡組成員服用,可不能都給她們,地煞組也不能虧待了,還真的賞賜給有功之人才行。

天尚香又說道,「我只有這些血脈丹了,想要更多,去找父親大人討要。」

白朗眉毛一挑,「你爹?」

「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天家已經把我這個麻煩甩掉了,當人是找你爹要。」

「呵呵!」

白朗冷笑一聲起身就走,自己好不容易擺脫了外公的控制,可不想再被那個爹控制住,哪怕是有天大的好處也不行。

直接來到尹紗衣的房間,她戴着頸托已經睡着,輕輕掰開她誘人的紅唇,將一顆血脈丹塞了進去。

尹紗衣呢喃一聲並沒有醒,白朗坐在床邊靜靜的看着這個妖媚的光頭妞。

沒多久她全身發紅,身體開始不自然的扭動,讓白朗擔心的是,她的骨頭還在發出嘎巴嘎巴的響聲。

尹紗衣直接被疼醒,嘴裏發出凄厲慘叫聲,身體更是擺出各種誇張又恐怖的姿勢。

白朗嚇了一大跳,趕緊按住她,嘴裏大喊,「快去叫天尚香。」

外屋的女傭被驚醒,披上衣服往外跑,沒多久匆匆跑了回來。

「夫人說沒大事,開啟血脈需要代價,她倦了要休息。」

「胡扯,我特么當初怎麼沒事啊!」

白朗罵完想到了,當初自己被催眠,就算是疼痛也感受不到。

只能是安撫,「忍着點,很快就過去了。」

「疼……疼死我了……」

尹紗衣凄厲慘叫,家庭醫生匆匆趕來,也只能是給她打了止痛針,可效果根本不大。

杜影也跑了過來,直接將尹紗衣打暈,可沒多久她就疼醒了。

「殺了我吧,我受不了啦……」

尹紗衣哭嚎震天,白朗讓其他人把她按住,匆匆跑去找天尚香。

天尚香還在喝茶,似笑非笑的詢問,「以後乖嗎?」

白朗一臉無奈,「乖!」

「怎麼個乖法?」

「你讓我幹啥我就幹啥,家裏以後你說了算成吧?」

「這還差不多,帶路吧。」

天尚香抬起一隻手,白朗跟奴才一樣捧着她的手肘,引領到了尹紗衣的房間里。

一看她來,尹紗衣雙眼都要噴火,可對視后沒多久,陷入了迷茫狀態,終於安靜下來,可身體還在抽動。

「好了,睡一覺就沒事。」

天尚香扭身要走,白朗卻攔住了,「你就好人做到底,把……」

「施展秘術很耗費精神的,明天吧。」

白朗只能是無奈讓路,杜影這才詢問,「這是怎麼了?」

「跟杜阿哭一樣激活了血脈能量,不知道會有什麼後遺症,等天亮你和巧兒也試試。」

杜影雖然看到了尹紗衣的慘樣,可她心智堅定,渴望強大的力量,眼睛立刻發亮。

不光是她倆,身邊親近之人都打算第一批開啟血脈能量,其他人再斟酌一下。

杜影一臉堅毅的說道,「我不用被催眠,能承受這種痛苦。」

「沒必要承受痛苦。」

可她淡笑的說道,「我也不想你去求夫人。」

見她執意如此,白朗只好給了她一顆血脈丹,杜影心滿意足的扭身就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2章 我都是你的,還想要什麼房租

75.48%
目錄
共878章
倒序